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宫宴
    “哦,他是谁?朕一定会论功行赏,自是一个都不能漏。”慕容凛思考着柳潇潇说的究竟是谁?难道是老九,要谢他带她去祭天大典?她难不成还想假公济私不成。

    “自然是安王殿下了。”柳潇潇抬头直视慕容凛。

    “安儿?”慕容凛看向坐在那边慕容安,一时间场上的人都看着慕容安。慕容安讶异的盯着柳潇潇。

    柳潇潇接着说道,“对,就是安王殿下。安王殿下救了民女一命。所以,民女才有机会,活着去救太子殿下。皇上,究其根源,他难道不是更应该得到赏赐。”

    慕容凛收回视线,表情也是很冷淡。“是该赏赐。但是祭天大典如此重要场合,他竟然会偷偷溜出去,如此目无礼法。功过相抵,朕就不追究他的过错了。”

    对于这个儿子,一直流连花丛,整日游手好闲,没个正行。身为皇家子弟,文不成武不就,慕容凛并不是很喜欢他。

    “谢父皇。”慕容安挣扎着站起来,在侍从的帮助下跪下,慕容安低着头,没人看见他此刻脸上阴郁的表情。

    整个过程,慕容凛并未多言,事实上就从他开始受伤,慕容凛都没有过问一句。

    “安儿,赶紧起来吧,伤成这样。皇上还是免了安儿的礼节吧。”皇后娘娘不忍心的说道,毕竟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她还是很心疼的。

    “免礼吧。”慕容凛冷淡的说道。

    “还是母后心疼儿臣。”慕容安抬头的一瞬间就换上了平常那样的嬉皮笑脸。

    柳潇潇看着眼前的一幕,算是明白了那句,最是无情帝王家。自家儿子受了这么大的伤,却是这样的态度,还真是叫人心寒。皇室的复杂,这其中的事情又岂是她可以随意插手的。

    柳潇潇想着要不是因为她背后有个楚慕然,她想就算她救了慕容珏,也就只是救了慕容珏吧。慕容凛此刻肯定不会这样特意示好。

    柳潇潇并不知晓,还有一层关系,就是因为她是无殇谷的下一任谷主。背后还有一整个灵枢阁。最会权衡利弊的皇帝,自然很清楚他该怎么做。

    “皇后要是真的心疼他,就早点给他选个王妃,好好的管管他,让他收敛收敛。一点规矩都不懂。”慕容凛脸色有些不好。

    “皇上教训的是,这是臣妾的失职。等年后,臣妾一定好好为他挑一个王妃,等成亲了,安儿也就长大了。就不会在随便惹皇上生气了。”

    “母后,儿臣要找长得好看,她必须要比儿臣好看。否则儿臣不娶。”慕容安根本就不想随便就娶一个陌生女子。

    “放肆。”慕容凛一拍桌子,“婚姻大事岂可儿戏。”

    “皇上息怒,安儿只是开个玩笑。”皇后娘娘向慕容安使着眼色,“安儿,还不向父皇道歉。”

    “父皇,儿臣知错了,还望父皇恕罪。”慕容安跪下,“父皇,这小皇叔也还尚未娶亲,不如父皇让母后一起给他也选一个吧。”

    “十一也不小了,也该成亲了,皇后你多辛苦一下,为他选一个王妃吧。”慕容凛看着坐在那里一脸的幸灾乐祸的表情。

    慕容澈本来是看戏的心态,忽然扯到自己的身上,让自己变成了戏中人,这种感觉可不好。

    “这个就不用麻烦皇嫂了。臣弟自己会挑的。”慕容澈急忙的回答,生怕被定了下来。

    “那你倒是说说,你看中了哪家的姑娘?你说出来,朕就给你赐婚。”慕容凛又岂是看不出慕容澈的那点心思。

    “臣弟,臣弟,”慕容澈看向慕容安,瞪了他一眼,心中把他是骂了一百遍。

    “皇上,既然是喜事。臣妾看那柳姑娘不也尚未婚配,不如看看她可有中意的男子,皇上也可以为她做主。”慕容凛旁边一个妃子捂着嘴,开口笑道。可这笑容怎么看着都有点笑里藏刀。她向旁边一个妃子使了一个眼色。

    那个妃子了然的点头,她朝慕容凛说道,“皇上,依臣妾看,这柳姑娘与安王倒是很相配。自古以来,英雄救美倒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柳潇潇也是一头雾水,他们这讨论选妃之事,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扯到了她的身上。她和安王哪里配了,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而且,她的婚事还轮不到他们来指手画脚吧。

    “各位娘娘的好意,潇潇心领了。潇潇的婚事,我听哥哥的。”柳潇潇抬头笑道,“而,我哥哥听我的。”意思就是她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事。其他人没有资格插手。

    “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柳姑娘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莫不是柳姑娘认为安王配不上你?”那个妃子继续说道。

    她只听说柳潇潇是楚慕然的妹妹,娶了她并没有坏事。她并不认为皇上会怪罪于她。可是她一下子都得罪了好几个人。

    柳潇潇正想出言反驳。慕容凛比她更快的开口。“够了,这事容后再说。今日是除夕宫宴,不是相亲宴。”

    外人不知道,慕容凛还能不知道柳潇潇的身份吗,还有她和老九的关系。那个妃子简直是太蠢了。看来她以后注定要止步。

    当众逼婚,只怕会成为下一个魏无极。魏无极回了魏国就因为各种原因被废去了太子之位。谁知道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是楚慕然的功劳。

    柳潇潇很奇怪慕容凛的态度,他为什么会突然帮她,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她救了慕容珏,所以开始对她改观了?柳潇潇可不那么天真,她的直觉告诉她,着慕容凛肯定还有另外的原因。

    慕容凛也不愧是皇帝,这一幕真的就被他很快就带过去了,现在又到了各家千金,各种卖力的表演。

    柳潇潇咬着鸡腿,无聊的扫视着会场。她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独自喝着杯中酒的慕容轩,好像这外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真像一个误落凡尘的谪仙般的人物。

    柳潇潇盯着他看了许久,他仿佛感觉到了有人在盯着他,他抬头看见柳潇潇。柳潇潇倒是心虚的低下头,毕竟这么盯着别人是很不礼貌的。柳潇潇抬头偷偷的看看他,却看见他对她笑的温润。柳潇潇赶紧低头,这个笑容太引人犯罪。

    柳潇潇悄悄戳了慕容烨几下,慕容烨转头看向她。柳潇潇悄声问道,“阿烨,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嗯,就是那个慕容轩。”

    慕容烨看了慕容轩一眼,“他是先皇后之子,本是嫡长子,本来太子之位是他的。后来先皇后的兄长意图谋反,被判满门抄斩。先皇后也因此事而自尽而亡,他也就失去了成为太子的资格。

    当时大臣一致认为不能留下他,皇兄顾念旧情,力排众议放过了,只是给他一块封地,让他非有诏不得回京。”

    “原来是这样啊。可是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柳潇潇想不通。慕容烨眼神示意柳潇潇接着说下去。

    “一个人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不但没有变得颓废,或是仇恨,还能如此的仙风道骨。

    依我看一般就两种可能。要么他是真的看透一切,一切都不在乎,放下俗世种种,那他也可以去出家了;要么他是装的,那我还真要佩服他的演技精湛了。”

    柳潇潇撑着下巴,看着慕容烨,“你觉得他是哪一种?”

    “是哪一种对你来说重要吗?”

    “当然重要了。如果是第一种,我就去和交他朋友,有一个仙风道骨的朋友还是很有面子的。如果是第二种,我就离他远一点,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

    慕容烨眸光深沉,“离他远一点。”

    “嘿嘿,听你的。”柳潇潇嫣然一笑。

    他们的声音不大,坐在他们两个中间的秦婉兮也只是铺捉到几个词,听的是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俩在说什么,“姐姐,你们在说什么第一种,第二种,我怎么都听不懂。”

    “听不懂就对了,因为我也不懂。来来来,小兮多吃点鱼肉就会变得聪明了。”柳潇潇给秦婉兮夹着菜。

    “那姐姐也多吃点。”秦婉兮给柳潇潇也夹了一块鱼肉。柳潇潇失笑,这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是应该多吃点。”慕容烨赞同的,也给柳潇潇夹了一块鱼肉。

    “虽然我笨,但是有人聪明就好了,我只要跟着聪明人走就好了。”柳潇潇夹着了一块鱼肉给慕容烨,“你也应该多吃点,聪明点,不要带错路了。”

    一旁的清嘉看见他们三个互夹着鱼肉,有些吃味了,“柳姐姐,我也变得聪明,我也要吃鱼肉。”

    柳潇潇笑道,“好好好,我给你夹,我们家嘉儿也要变得聪明。”清嘉瞬间就开心了。

    “来来来,楚楚也要变得聪明。”

    “我才不要呢,幼稚。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笨吗?”楚葵傲娇的别过头。

    “是是是,我们家楚楚最聪明了。但是还可以更聪明啊。”柳潇潇笑道。

    整个宫宴,相比别人的严谨小心,柳潇潇这边可算是欢乐多多,温馨多多。

    但是也有让柳潇潇不开心的人出现。柳潇潇咬着筷子看着在中间跳舞的纪水芸,时不时的向慕容烨暗送秋波。

    柳潇潇气鼓鼓的说道,“她当我死了吗?这么大的一个大活人坐在这里她看不见。”

    “既然不想做个聪明人,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柳潇潇静静的看着她跳完那支舞。

    “姐姐,你想做什么?”秦婉兮好奇的问道。

    “自然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双倍奉还。敢和我抢男人,我让尝尝我的厉害。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啊。”

    慕容烨带着笑意,心情很好的喝着酒。

    一舞完毕,场上响起掌声。

    “纪太傅家的女儿,果然各个都是才女,这个舞跳的真是妙啊。赏。”慕容凛心情很好的说道。

    “多谢皇上赏识,臣女才疏学浅,都是班门弄斧。”纪水芸弯腰行礼。“皇上,听说柳姑娘之前殿前比试的表现精彩绝伦,文才武略一定在臣女之上,不知道能否让柳姑娘指教一二。”

    “对啊,听闻柳姑娘的琴音能引百鸟,上次没有机会真是遗憾。不知臣妾今日能否得见。”之前先开口的妃子说话了。从她的衣着打扮上来看,她的身份地位一定是比较高的。

    柳潇潇不知道自己何时得罪了她。她们两个还真是默契,一拍即合吗?也未免太小瞧她了吧。既然想她指教一二,那她就好好“指教一二”。

    “纪小姐既然这么诚心的希望我指教一二,那我就直言不讳了。失礼之处还望海涵。这纪小姐的舞跳的实在一般。我曾经看过梦烟姑娘跳的舞,实在是惊为天人。”

    “谁是梦烟姑娘?她跳的舞真有你说的那么好?”慕容凛问道。

    “鸣凤楼的花魁啊,你们没人敢说没人看过她跳舞,没人听说过她?”柳潇潇疑惑的看着会场众人。她才不信,梦烟如此出名,会有人不知道。

    “你,柳姑娘未免有些过分。”纪水芸怒道,竟拿她和青楼女子相比,还说她连一个青楼女子都比不过。

    “过分?我哪里过分了?是你让我指教,我说了实话,你又说我过分,这又是何道理?莫非纪小姐听不得实话。”柳潇潇无辜的看着纪水芸。不就是装可怜吗,谁不会啊。

    柳潇潇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拍脑门,“哎呀,我怎么忘了,纪小姐身体才刚刚好。退婚之后,身体才有所好转,之前受的打击太大了。这短短的十几天时间就能将舞跳成这样,也是很厉害的。这梦烟姑娘未必比得上你。”

    场上的人哪个不是人精,一听柳潇潇的话就开始窃窃私语起来。纪水芸一看状况不好,必须马上相出办法。

    “我的身体能好的这么快,还多亏了柳姑娘的九花玉露丸,一直没有来得及感谢是水芸的失礼。”

    “哦,你不用谢我,那又不是给你的。”柳潇潇丝毫不给面子。“我是送给你爹娘的,你要谢就谢他们去吧。”

    纪水芸的脸色是白了又白,但是她还是不放弃。“柳姑娘既然说我的舞一般,那不知道今天水芸有没有资格看观赏柳姑娘的舞姿,好学习学习,看看自己究竟是哪里不足。”

    “嗯,我和梦烟姑娘学过一段时间的舞蹈,但奈何我的天资太过愚钝,怎么的也不及她的十分之一。”柳潇潇状似懊恼。“还有啊,我未来夫君不喜欢我当着很多人的面跳舞,纪小姐注定是要失望了。”

    柳潇潇朝慕容烨眨了一下眼睛。“他的气量真的是不大。上次我当着很多人的面弹琴,他就吃醋了。他说我要是再有下次就把关小黑屋里,不让我出来,不让我吃饭。

    你知道的,不吃饭会饿的啊。纪小姐应该会理解的吧。”

    会场众人都默默的将视线移向慕容烨,没想到烨王爷还是那种人。

    慕容烨也是心里无奈的叹气,他何时这样说过的。只是后来他说过,不许让她在当着众人的面弹《凤求凰》。

    慕容烨倒是没有想到,柳潇潇竟然只会弹《凤求凰》。不让她当着众人面弹那首曲子,和不让她在外人面前弹琴没什么区别。

    不过柳潇潇本来就不喜欢弹琴,那首曲子本来就是用来忽悠心上人的。所以她自然也不会在意,夫君都到手,还要什么凤求凰。

    纪水芸的脸色又白了几分。“看来水芸是没有福气看柳姑娘的才艺了。”

    “对啊。”柳潇潇赞同的点点头,神色依旧是那无辜的样子。

    慕容澈要不是顾忌皇室礼仪,现在就拍桌大叫了。干的漂亮,不愧是九哥看中的人。

    后面的宫宴就在一片插科打诨中度过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