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公主的代价
    正月里,京城的街上车水马龙,四处洋溢着喜悦。四处鞭炮不断,不巧的是一串鞭炮恰好落在了停在一旁的马匹的脚下。马儿受惊了。开始不受控制的四处狂奔。人群四散逃离。

    受惊的马儿没有目的的奔跑。一位看见向她奔来的马儿,整个人都吓呆住了。慌忙逃窜的人群冲散了,少女与侍从。

    这时一个男子从天而降,也降在了少女的心中。男子揽住少女的腰,脚步轻移,一个旋身,将女子带到一旁。等到安,男子松开女子,足尖一点,飞身上马,紧紧的拉住马绳,很快的就制住了狂躁的马儿。

    人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纷纷感谢男子。男子从马上下来,将马儿交还给马的主人,准备离开。

    少女急急的叫住了他,“公子请留步。”

    男子停下脚步,疑惑的回头看着少女,“有事?”

    少女通红的脸,鼓足勇气,“敢问公子尊姓大名,我也好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

    “顺手而已,不必言谢。”男子转身就走。

    少女失望的盯着男子远去的背影。少女身边的丫鬟围了上来,“主子,您没事吧?可把奴婢们吓坏了。”

    “没事,我们走吧,这拜年问候,迟到了可不好。”少女收回自己的视线。

    “是,主子还是做马车吧,这在下面走着太危险了。”丫鬟后怕的说道。

    “好。”

    烨王府内,来了一个故人,柳潇潇格外开心。

    “飞廉,我想你啊,你终于来了。”柳潇潇飞奔向楚飞廉。柳潇潇转着楚飞廉的身体,左看看,右看看。

    “笨蛋,你看什么呢?莫非是多日不见对我是格外思念,想要一次看个够。”楚飞廉抱着剑,配合着柳潇潇。

    “我的新年礼物呢?师兄肯定给我准备了,你把他藏哪去了?”柳潇潇朝楚飞廉伸手。

    “原来你不是因为看见我才开心的吗?搞了半天是在想礼物,真是叫人失望。”楚飞廉摇头,可是脸上的表情哪有半分失望。

    “小丫头,你看看你,啧啧啧。没有我的保护,你都把自己弄得死里逃生,刺不刺激?你看看你的脸,都毁容。小心嫁不出去。”楚飞廉戳着柳潇潇的脑袋。

    “切,我就是毁容了,也有人愿意娶我。”柳潇潇得意的说道。

    楚飞廉捏着柳潇潇的脸,“没想到两个多月不见,你的脸皮变得越发的厚了啊。”

    “松手,松手,疼。”柳潇潇拍打着楚飞廉的手,楚飞廉见好就收,他松开手。

    柳潇潇双手揉揉自己的脸,“楚飞廉,你是越来越喜欢欺负人了。我的脸都要被你捏大了。”

    “我就算不捏,你的脸也不小。”

    “你老实说,是不是忘带了?”柳潇潇指着楚飞廉。楚飞廉笑而不语。

    “笑什么笑。”柳潇潇推着楚飞廉往外走,“快走,快走,快回去拿。”

    “哎,你这也太没良心了吧,我千里迢迢的赶来,连口水都没喝上就撵我走。难道我能来不就是最好的礼物。”

    “也对,喝了水,你就走吧。”柳潇潇停下动作。“免得你说我没有良心。”

    “行了,给你吧。”楚飞廉走到院中的石桌旁,放下包袱。他从包袱里拿出一个小福袋,“这是韩芷云让我带给你的,里面有她为你求的平安符,希望保佑你平安的。”

    柳潇潇开心的拿过福袋,“果然还是芷云姐姐有心了。”柳潇潇期待的看着楚飞廉,“那师兄的礼物呢?”

    “给你。”楚飞廉将一盒胭脂放在柳潇潇的手中。

    柳潇潇打开盖子,闻了闻,仔细看了看。“胭脂?”

    “当然。”

    “师兄送我胭脂干嘛?我又不喜欢抹这些玩意。”柳潇潇疑惑的看着楚飞廉,“该不是你把师兄的礼物弄丢了,所以在街边随便买的吧。”

    “你还真是不识货,蠢得很。这可是宫廷御用的胭脂,京中多少女子为之追捧。”

    “那也只是胭脂,在我眼里没啥分别。”柳潇潇无所谓的说道。

    “女为悦己者容,你难道不懂吗?还以为你会有些变化,结果这样。你就不怕他跟人跑了。”

    “他喜欢的是我的内涵,又不是我的脸。”

    楚飞廉将一盒药膏拿了出来,放在桌上。

    “这又是什么?”柳潇潇拿起来看看闻闻,“遮瑕膏?你送我的礼物?”

    “街上看见的,随手买的。女孩子该好看的时候还是要好看的,天天脸上顶着一道疤,多难看。我怕吓到我自己。”

    “谢谢啦。”柳潇潇笑道。

    “姑娘,”元霜捧着一个盒子,后面还跟着一个小丫鬟捧着盒子,前来请示。

    “什么事?”

    “乐平公主给姑娘送了一些礼物,还请姑娘过目。”

    “乐平公主?我不认识她啊。”柳潇潇走到元霜的面前打开箱子,是一些一看就很名贵的珠宝首饰。“这个乐平公主还真是大方啊。”

    柳潇潇赶紧打开另一个箱子,是一些名贵的药材。“啧啧啧,真是有钱人。”

    柳潇潇看完之后盖上了盒子,“拿走吧,我又不认识她,岂可平白无故收人礼物。”

    “是。”元霜带着丫鬟退出院外。

    “为什么不收?有便宜还不占。”楚飞廉问道。

    “不义而富且贵,富贵与我如浮云。”柳潇潇凑到楚飞廉的耳边,“你也知道我对公主没什么好感,总觉得她们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过这个公主应该还不错吧,不然嘉儿和楚楚一听说她要来,都早早的去等候了。”

    “你这是吃醋了吗?”楚飞廉笑道。

    “胡说。我是那样的人吗。”柳潇潇一本正经的样子,都把楚飞廉逗乐了。

    “这是你的信。长宁公主在哪?这封信是给她的。”楚飞廉拿出两封信。

    “你就不能一次拿出来吗?非要大喘气,也不知道跟谁学的。小兮的信也给我吧,她现在正在屋里练字。”柳潇潇拆着信,仔细读了一遍。不过是楚慕然对柳潇潇的一些问候。

    “姑娘,乐平公主求见。”

    “她想干嘛?莫不是因为我不收她的礼物,所以她来找我麻烦了。”柳潇潇看着院门口发问。

    “看来他们已经来了。”楚飞廉听见嘈杂的脚步声。

    只见清嘉拉着一个少女走了进来。少女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柳潇潇旁边的楚飞廉,眼神满是惊喜。

    柳潇潇顺着她的眼神看向楚飞廉,她悄悄地问道,“你认识她?”

    “不认识。”楚飞廉漠然的看了少女一眼。

    “别骗我了,你看看那眼神,明显是少女怀春的样子。”

    “爱信不信。”楚飞廉拿起桌上的另一封信。“我去把信送给长宁公主。”

    “切,逃避问题。”柳潇潇冲着楚飞廉的背影做着鬼脸。

    “柳姐姐,那是飞廉叔叔回来了?”清嘉问道。

    “对啊,你来找我什么事情?你不是去见你堂姐去了。”柳潇潇坐下。一手托腮,一只手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面。“乐平公主就是来参观院子,看门口的吗?”

    少女慌乱的收回视线。“对不起。”乐平公主诚恳的道着歉。

    “算了,不知乐平公主要见我,究竟是所为何事?”

    “柳姑娘救了皇兄的性命,乐平早就应该登门致谢,拖到今天实在是乐平的失礼,还望姑娘见谅。今天的礼物是乐平和母后特意为柳姑娘准备的,希望柳姑娘会喜欢。”乐平公主语气诚恳,倒让柳潇潇有一丝意外。

    “道谢就不用那么麻烦了。救死扶伤是我们作为大夫的本职,别说他是太子,他就是普通人,我也不会坐视不管的。”柳潇潇看着那两箱礼物,心安理得的说道,“既然是为答谢我的,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元霜将礼物放到我的房里去。”

    “是。”元霜带着丫鬟走进柳潇潇的房中。

    柳潇潇勾唇一笑,冲着乐平公主招手,“你过来,坐这里。”柳潇潇拍拍她身旁的石凳。乐平公主落落大方的在柳潇潇旁边落座,一举手一投足皆显皇家风范。

    “柳姑娘有何指教?”

    “我看着跟你挺投缘的,你也别总柳姑娘的叫我了,叫我的名字吧。”柳潇潇将手搭在乐平公主的肩膀上。

    “那姑娘也可以叫我眠眠。”乐平公主微笑道。

    柳潇潇不满了,“都说了,别总叫我姑娘了。”

    “潇潇?”乐平公主尝试的叫了一声。

    “哎,这才对嘛。”柳潇潇拍拍乐平公主的肩膀。

    旁边的楚葵,嫌弃的皱眉。“她又想干嘛?”

    “姐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清嘉并不觉得有什么异常。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句话你难道没听过?”楚葵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柳潇潇搭上乐平公主的肩膀。凑近她。“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说来听听。”

    “这,”乐平一阵脸红,“我们还谈不上认识,只是有过一面之缘。刚刚在街上,马惊了四处乱窜。我差点被马踩伤,幸的公子相救。”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英雄救美,芳心暗许。”柳潇潇恍然大悟的表情。

    乐平连连否认,“潇潇说笑了,我们只是萍水相逢。”

    “哈哈,话本子里都是这么说的。才子佳人,英雄美女。都是标配。”柳潇潇八卦的看着乐平,“难道你真的不喜欢我们家飞廉?”

    “飞廉?”

    “难道他没和你说?按照话本子上的套路,你们应该互相交换姓名才对。之后才会很好的发展下去啊。”

    “没有,公子施恩不望报,不愿意告知我他的姓名。”乐平失落的说道。

    “啧啧,哎,”柳潇潇摇着头,叹着气。

    “怎么了?”乐平公主疑惑着问道。

    “眠眠,我劝你趁着现在还未情根深种的时候,早点死了那条心吧。”柳潇潇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状似无意的说道。

    “潇潇你在说什么,我没有那个意思的。”乐平脸红红的说道。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好。”柳潇潇弯腰凑到乐平的耳边说道,“飞廉是不会喜欢你的,你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乐平下意识的问出口。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下,有些往事他是不愿再提的,我尊重他的意愿。”柳潇潇可不想苏州城的事情在上演一次。

    “嘉儿、楚楚,你们爹呢?”柳潇潇问道。

    “好像在书房,不知道在忙什么。”清嘉抓抓头。

    “我知道,好像是和祭天大典的事情有关,小皇叔也在。”楚葵说道。

    “哦,这样啊,”柳潇潇摸着下巴思考着,楚葵提到了祭天大典,她就想到了慕容安,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救过自己一命的人,这么不闻不问好像有些不厚道。“既然这样那就不管他们了。”

    “楚楚、嘉儿,你们去看过安安没有?今天我们去那里串门好不好?”柳潇潇笑着问道。

    “四哥哥?”清嘉和楚葵对视一眼,他们和慕容安本来的交情也就一般,自然不会主动去看过他。

    “去吧,去吧。”柳潇潇自从那次宫宴之后,那是真的发现慕容安是真的惨,慕容凛对慕容安真的是很冷淡。可是宫宴出了那档子的事情,她就是现在想去看,也不会没脑子的自己跑去。

    “眠眠一起去吧。”柳潇潇期待的看着乐平。

    “好啊,正好我这段时间也一直忙着没有时间去看他,也不知道四哥的伤怎么样了。”乐平几乎没有犹豫的就同意了。

    “你们看眠眠都同意了,那你们俩呢?”柳潇潇眼神带着威胁的目光看着清嘉和楚葵,笑的不怀好意。好像他们俩要是不答应下场就不会好一样。

    “柳姐姐,我当然同意了。”清嘉一本正经的说道,柳潇潇笑的满意的点点头。她将眼神转向楚葵,就等着楚葵的回答。

    “看你的那个样子,我能说不去吗?”楚葵翻了一个白眼。

    “知道就好。”柳潇潇笑着很满意。

    “飞廉,小兮交给你照顾一下啊,我要出门了。”柳潇潇冲着屋子里面喊道。只听见屋内传来楚飞廉的一道回应的声音,“知道了。”

    得到了楚飞廉肯定的回答,柳潇潇看着他们三个说道,“那我们走吧。”柳潇潇还不忘对元霜嘱咐一句,“元霜,你找人和阿烨说一声,就说我们去安王府蹭饭去了。”元霜点头表示知晓。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提吃。”楚葵嫌弃的表情。

    “民以食为天嘛。”柳潇潇毫无愧色的推着楚葵往前走。

    “你别推我,我自己会走,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楚葵抱怨着。

    “是是是,你不是小孩子,我是小孩子。”柳潇潇笑着回应着。

    乐平满怀心事的回头看了一眼屋内,随后失落的跟上柳潇潇他们。

    柳潇潇坐上乐平的马车,她不停地感叹着,“眠眠,你们公主的待遇都这么好吗?我也想当公主了,好羡慕你。”

    “潇潇说笑了,其实我才是很羡慕你。”乐平微笑着说道。

    “羡慕我?我有什么好羡慕的。”柳潇潇看着乐平公主。

    “至少是自由自在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公主就没有你那么自由了。我从出生就注定了我自己的命运,享受着公主带来的奢华生活,自然是要回报的。

    我连自己的婚事都无法做主,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会去联姻,还是会去笼络大臣。无论哪一个都不会是我想要的,这就是公主的代价。”

    “你的婚事,你父皇难道就不会过问一下你们的意见吗?好歹也是你们的父亲,肯定不会把你们往火坑里面推的。”柳潇潇此时对乐平倒是生出了几分同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