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拜师
    “他首先是一位皇帝,其次才是一个父亲。”乐平垂下眼眸。更何况慕容凛子女众多,又怎么会一一过问,他要的只是不容辩驳。

    柳潇潇拍拍她的肩膀,“别太悲观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与其为了还未发生的事情自己暗自苦恼,还不如把握好当下。”

    乐平勉强一笑,“是啊,好好把握当下。”可是想是一回事,真的要做到又是另一回事了。

    柳潇潇见此,也不在多言,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对未来的想法,她有什么资格对别人的人生指手画脚。

    很快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他们一行人下了马车,准备进去,就被门口的门童拦住。“站在,你们是什么人?这安王府,没有王爷的吩咐你们是不能随便进去的。”

    门童眼神在乐平和柳潇潇身上扫了扫,有看了看清嘉和楚葵,以为又是来找慕容安的那些花痴女子,只是他们比较奇怪为什么还会带着孩子?难不成是自家主子遗落在外的孩子,所以孩子的母亲带着孩子找上门来了。

    “大胆,”乐平公主身边的侍女喝道,“这是乐平公主,你们竟敢如此无礼。”

    门童慌忙跪下,不停的磕头。“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小的有眼不泰山,冒犯了公主。”

    “算了,不知者无罪。”乐平一抬手,浑身散发着皇家贵气。“本宫是来看看四哥,你们快点带路。”

    “是是是,小的马上带公主前去。”门童忙不迭的磕了几个头才站起来,“公主请随小的来。”

    慕容安此时坐在凉亭中独自喝着酒,冬日的景象,本就荒凉。慕容安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酒,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

    一个侍卫走到他的身边,抱拳弯腰行礼道,“王爷,乐平公主和烨王府的小王爷、安平郡主来了。”

    慕容安把玩着酒杯,“本王知道了,下去吧。”他们来做什么?慕容安心中问道。

    “等等,”侍卫停下离开的步伐,等着慕容安下一步的指示,“除了她们,还有谁一起来?”

    侍卫想了片刻,“跟着一起还有柳姑娘。”

    “知道了,退下吧。”侍卫摸不清自家王爷倒底是怎么想的,但是又不敢问只能带着疑惑离开了。

    慕容安看着自己的酒杯出神,果然是有她。慕容安听见还有柳潇潇一起来的时候,心中竟然有了一丝喜悦。

    柳潇潇他们跟随着门童一路穿行,这一路上和她想的完全不太一样。安王府下人比较少,也很安静。这让柳潇潇觉得整个安王府少了一丝人气。

    很快就来到慕容安所在的凉亭,柳潇潇在不远处看到就是慕容安独自在凉亭中吹着冷风,看着酒杯出神。

    柳潇潇看到这一幕,生气的抛下乐平,快步走到慕容安的身边,夺过慕容安手中的酒杯。

    门童看着这一幕,不停的用袖子擦着额头冒出来的冷汗。自家王爷其实脾气不太好的。这个姑娘是不是要倒霉了。门童也在为柳潇潇捏着一把冷汗。

    慕容安正想着出神,忽觉手中的酒杯被夺,身上闪过一丝杀气,他抬头看见柳潇潇拿着酒杯怒气冲冲的看着他。他很快就换上了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你怎么有空来我这里,莫不是几天不见,就想我了?”

    柳潇潇哼了一声,将杯子里的酒往外一倒,在拿起桌上的酒,就直接倒到了池塘里。

    “哎,柳潇潇你干嘛?那可是三十年的女儿红,你怎么就倒了。”慕容安大声的在柳潇潇身后嚷嚷着。“你来就是为了气我的吗?有你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你这是恩将仇报。”

    乐平他们也是一头雾水,互相对视一眼也没有什么收获。乐平走到亭中,和慕容安打着招呼。“四哥好,不知近来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乐平你来就来,怎么把她也带来了。本来快好了,她一来,我看我是好不了。”慕容安摸着胸口,自己给自己顺着气。

    “四哥哥,你别生气,柳姐姐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清嘉上前解释着。

    柳潇潇把酒倒完,拿着空酒壶,重重的往桌上一放。“我看你根本就不想好。”

    “胡说。”慕容安大声叫道。

    “你知不知道自己是个病人,吹着冷风,喝着酒。大夫没和你说要注意身体吗?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不听话的病人,你不知道你现在不能喝酒。谨遵医嘱,你难道做不到吗?你还是小孩子吗,这种事情还要人教。”柳潇潇怒道。

    门童看见有人对自家王爷如此无礼,开始准备忠心护主。“放肆,”还没等到门童表现,就被慕容安喝住。

    “退下。”慕容安冷语道。吓得门童心惊胆战的退下,前辈们说的没错,自己王爷果然是喜怒无常的。他以后再也不要和王爷接触了。

    “你对自己的人,还真是无情。”柳潇潇抱胸居高临下的看着慕容安。

    “那你倒是教教我怎么样才能不算无情?”慕容安笑着问道。

    “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发他们月钱,你的人你说了算。”柳潇潇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你怎么倒是是来做什么的?”慕容安看着他们。

    “四哥哥,是柳姐姐提议我们来看你的,柳姐姐也是担心四哥哥的身体。”清嘉认真的说道。

    “哦,是吗?”慕容安似笑非笑的看着柳潇潇。

    “嘉儿,她说不定真的就是想来蹭个饭。”楚葵撇撇嘴说道。慕容安眼神戏谑的看着柳潇潇。

    “咳咳,”柳潇潇手背抵着唇,掩饰着尴尬,“当然看你是主要的,吃饭只是顺便。”

    “那你可要失望了,本王这里的伙食可不一定会让你满意的。”慕容安笑道。

    “好歹也是一个王府,伙食能差到哪里。”柳潇潇看着慕容安,“安安,该不是你那么扣,连顿饭都舍不得给吧。”

    “怎么可能,本王是那样小气的人吗?”慕容安傲娇的抬起头。当他看见柳潇潇点点头,气得想那桌上的酒壶砸她。

    “要吃饭,你自己动手,本王已经让厨子放假回家一个月,现在还没回来。”

    柳潇潇惊讶的张大嘴巴,好半天才缓过来,“真没想到你是如此体恤下人的好主子。”柳潇潇看着空荡荡的院子,“你该不是让大部分的下人都回家了?你这王府和我想的真的很不一样。”

    “差不多,本王嫌人多碍眼,就干脆给他们放假。”慕容安不以为然的说道,“你倒是说说,你想的样子应该是怎么样的?”慕容安好奇的看向柳潇潇。

    “我以为我会看见一帮美女环绕,四处莺莺燕燕。至少也是会很热闹吧。可能这里太安静了,走了许久都不能碰到一个下人,院子也荒凉的不像是有人居住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里是刚刚废弃的宅子。

    尤其和外面热闹非凡的声音一对比,那是更加显得寂寥。”

    柳潇潇摸着下巴思考着,“莫不是你喝花酒喝多了,你爹给你的月钱你都花完了,没钱过年了?所以,你才会让府里的下人都回家,以减少开支。”

    “柳潇潇!你,你。”慕容安微笑着磨牙,“你从哪里看见本王穷了?本王只是喜欢安静。安静,你懂吗?”

    “可你这里也未免太安静了吧。一点都没有过年的感觉。你的内心不孤寂吗?你没有感觉到落寞吗?”柳潇潇弯腰,双手撑着膝盖与慕容安对视着。

    慕容安被她看的眼神有些慌乱的收回了视线,“多管闲事。”慕容安觉得他心中的感觉越来越不受控制了,完全偏离了他的掌控。

    柳潇潇直起身来,“好吧,就算我多管闲事吧。”

    柳潇潇看着乐平公主准备的礼物,还有出门前周管家得知他们要来安王府,让他们带上的礼物。柳潇潇双手合十,“既然他们都准备了礼物,那我也不能不送。嗯,安安,我有好消息送给你,就当是我的新年礼物好不好?”

    “你这未免也太敷衍了吧?”慕容安白了她一眼。

    “云舒给我写信了,”柳潇潇笑着观察着慕容安的表情。

    只见慕容安的眼神微闪,“哦,这和本王有何干系。”

    语气这么冷淡?不应该啊。柳潇潇接着说道,“她很快就会来京城看我了,你不是很想见她吗?你很快就可以见到她了,你不开心吗。”

    不知为何,慕容安听见很快就要见到自己寻找的多年的人,心中本该是惊喜的,可是此刻却没有半分欢喜。难道只是因为她不是她心中所期待的那个人,所以她才会很失望吗?

    “是吗?我应该很开心啊。”慕容安勾唇露出笑容。

    可这笑容看着柳潇潇觉得很是怪异,包括慕容安整个都让柳潇潇觉得很怪异,仿佛与她之前所认识的那个人不一样,现在的他仿佛与之前的他有着天差地别。

    场面开始陷入沉寂,清嘉看着都在沉默的大人,也不好开口。最后还是乐平公主开口打破了沉寂。

    “这时候也不早了,既然四哥府中的厨子放假了,那不如我们现在去醉仙楼吧。不然等会可能会人多,没有位置。”

    “去什么醉仙楼,去寻仙楼啊,我可是老板耶,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走走,你们想吃什么,我请客。”柳潇潇豪气万丈的说道。

    “寻仙楼?倒是有所耳闻。”乐平想了想说道。

    “那里的厨子做的饭菜可好吃了,不比醉仙楼差的。你肯定会满意的,相信我。”柳潇潇朝乐平笑道。

    柳潇潇跑到慕容安的身后推着他的轮椅说道,“走咯,我们去吃饭了。”此时的柳潇潇并不知道,寻仙楼有一个“惊喜”正在等着她。

    柳潇潇刚到寻仙楼,还没开口,就有一个男子冲过来跪在柳潇潇的脚边,抱着柳潇潇的腿,这可着实把柳潇潇给吓了一大跳。

    “师父,我可算把你等到了,我日也等夜也等,等的都望眼欲穿了。”

    “你认错人了吧,谁是你师父。你松手,不然我就不客气了。”任谁被这样来一出心情都不会好。

    “师父,师父,你不收我为徒我就不起来。”男子闭着眼睛说道。

    “杨大人?”乐平认出了这个男子就是太医的杨川柏。

    杨川柏抬头看见是乐平,“乐平公主?特殊情况,请恕草民不能行礼了。”

    “眠眠,你认识他?”柳潇潇指指他,“那太好了,你赶紧把他弄走。”

    “杨大人不是应该在太医院吗?何故在此。”乐平问道。

    “我辞官了,不干了。我要拜师。”杨川柏认真的回答。

    “拜师?”乐平看向柳潇潇,“是向柳姑娘吗?可是陈院长的医术也是很精湛的。”

    慕容安很冷漠的看着这一幕,看着杨川柏抱着柳潇潇的腿的那只手,他忽然觉得很不舒服,手指微动。那边杨川柏便传来一声惨叫。

    “疼。”杨川柏捂着发红的手腕。

    “你怎么了?”柳潇潇蹲下来,查看他的手腕,“你怎么受伤了,见鬼了。”柳潇潇看看周围。没发现什么异常。

    “你叫什么名字?”柳潇潇忽然来了兴致。

    “我叫杨川柏。”杨川柏以为自己拜师有了希望,很激动的说着。

    “杨川柏,好熟悉的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柳潇潇盯着杨川柏,撑着下巴思考着,“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杨川柏的表情有些僵硬。元霜上前在柳潇潇的耳边提醒道,“姑娘,他就是来王府向您拜师,您不收徒就长跪不起。您让我们把他打晕送回去的。去了好几次王府,姑娘您都不见他。”

    “哦,原来那个就是你啊。我们又不认识,为什么一定要拜我为师?”柳潇潇恍然大悟,现在的人都这么了解她吗?怎么都来寻仙楼等她。

    “师父不记得了?”杨川柏不确定的问道。

    “我应该记得什么?”柳潇潇疑惑的蹙眉。她是真的想不起来了。

    杨川柏提醒道,“师父,就是上次医治太子,我就在旁边帮忙的。师父的冷静睿智,都让我折服。带病还能有条不紊的治病救人。我自从见了师父的治病救人的过程,我就立志要拜您为师。我觉得他们的医术都比不上师父。”

    “哦,原来是你啊,”柳潇潇总算知道他是谁了。那个时候的她本来就是咬牙给慕容珏诊治的,哪里还会注意其他。救了慕容珏之后就失去意识晕了过去,就更不会知道他是谁了。

    “对啊,对啊。师父你要收我为徒了吗?”杨川柏饱含期待的目光看着柳潇潇。

    “别师父,师父的叫我。我不收徒弟的,想要学医,你去灵枢阁就好了。”柳潇潇拒绝道。

    “师父,我会认真学的。我有一颗治病救人的心,我想学最好的医术,救更多的人。”杨川柏严肃认真的说道。

    “最好的?”柳潇潇轻笑一声。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从来都是只有更好没有最好的。况且这世上比我医术好的人,不在少数。我从来都不敢说我是最好。因为,这世上还有很多让我束手无策。

    救治太子殿下,我也在赌,拿我的命在赌,为了我在意的人赌。只是最后我赌赢了而已。”

    杨川柏失落的低下头。

    “你觉得苏文昌的医术如何?”柳潇潇忽然说道。

    “苏老阁主?”杨川柏不明白柳潇潇的意思,自动忽略柳潇潇对苏文昌的直呼其名。“苏老阁主的医术很高,是我们学医之人难以企及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