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剑圣之子陈一凡
    “云舒,你别说了。”冬灵红着脸。

    这时苏子熙从门外踏步进来看见冬灵的脸红红的,皱眉问道,“灵儿,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她身体没有不舒服,她这是害羞了呗。”柳潇潇看戏的眼神看着苏子熙,“苏苏,我们再聊你们什么时候成亲。”

    “云舒,你还说,”冬灵恼羞成怒的拧了柳潇潇的大腿一下。

    “疼,”柳潇潇大叫,“冬灵你怎么下手这么狠。”柳潇潇用手摸摸自己可怜的大腿。

    “活该。”楚飞廉喝着茶。惹来柳潇潇的怒瞪。

    苏子熙很自然的坐在冬灵的身边,笑道,“灵儿,你想什么时候成亲?我觉得下个月初八不错,是个好日子。”

    “啊?”冬灵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弱弱的说道,“是不是太快了。”

    “快吗?我还嫌太慢了。”苏子熙沉思表情。

    “那是,苏苏早就想把你娶进门了。他巴不得你们明天就成亲。”柳潇潇笑嘻嘻的看着他们。

    冬灵低下头。“对不起,子熙,我还不想那么早成亲,星舒那边······”

    苏子熙眼神一黯,随即恢复淡然,“灵儿,我也就开开玩笑罢了。成亲这么大的事情,总该要重视,不能委屈了你。”

    “子熙,我不值得你,”这样,这两个字还未说出,苏子熙就握住了冬灵的手,“灵儿,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要是不愿意的事情,我都不会逼你的。”

    苏子熙害怕听到一些他不想听到的话,他知道冬灵从小就喜欢星舒,他又何尝不是从小就喜欢冬灵。一切的运筹帷幄,唯独在她那里有了太多的不确定。

    柳潇潇看着直摇头,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呗。一个不说,一个故作大度。他们中间有些话不说清楚,可是会隔着一层窗户纸过日子的。

    罢了,罢了,谁让她是长辈呢,就让她这个长辈来加一把柴让这火烧的更旺些。哎,真是不让她省心啊。

    柳潇潇拉过冬灵,“冬灵,你帮我个忙好不好?”

    “什么忙?”冬灵疑惑的看着柳潇潇,柳潇潇在冬灵的耳边一阵耳语。

    “云舒,这样不太好吧?骗人是不对的。”冬灵犹豫着。

    “有什么不好,况且,这样不算骗人啊。”柳潇潇眨着眼睛。

    “我,云舒你知道的,我不会说谎的。”冬灵想要拒绝柳潇潇的请求。

    “没关系的,到时候你看我眼色行事就好,你都不用说话的,我可以代你回答的,你只要负责露面就好。”柳潇潇眼咕噜直转。“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不会有事的,大不了之后,我哄哄他。和他道个歉呗。”

    柳潇潇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她的这个玩笑差点搭上了她自己的性命。

    “阿云,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苏子熙说道。

    “云舒要我假扮她去见一个人。”冬灵纠结的说着。

    “苏苏,我自然是要带她去见青年才俊了。天下间男子那么多,怎么只能光看身边,要去开拓开拓眼界。多认识认识些男子才好,俗话说货比三家不吃亏。”柳潇潇一本正经的说道。

    苏子熙笑的越发温柔,“你这话该和烨王爷说说看,看看他对你这货比三家是什么反应。”

    柳潇潇心虚的缩缩脖子,一想到慕容烨此刻还远在千里之外,胆子瞬间也大了。“当着他的面我也敢说,他还能把我怎么着不成。”

    “你也就现在会吹牛,你还不是早就被他吃的死死的。烨王爷要是在,我看你可还有这么骨气吗?”苏子熙笑着看向柳潇潇。

    “我看她也就背后真君子。”楚飞廉接过话。

    “你,你们两个沆瀣一气。”柳潇潇跺着脚,咬牙切齿的瞪着苏子熙和楚飞廉,“冬灵,我们走,我去给你介绍青年才俊去。”

    冬灵叹着气,对着苏子熙说道,“子熙你就少说几句吧,云舒她不是那个意思的。”

    “我就是那个意思,哼。”说着柳潇潇就拉着冬灵离开房间了。冬灵没想到柳潇潇竟然真的和苏子熙赌气带她去相亲。

    “你不出去追一下,媳妇要被拐跑了。”楚飞廉起身。

    苏子熙敛下笑容,独自喝着茶,没有回应楚飞廉。

    “你还真是自信。”楚飞廉说完就跟随着柳潇潇的脚步。

    苏子熙放下茶杯独自沉思,他不是自信,相反是太不自信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冬灵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位置。他也想不清楚自己究竟该以什么样的姿态对待她才好。

    之前他想着只要冬灵愿意留在他身边就好,现在他却越来越贪心,他想要知道自己在她心中究竟如何对待,可是他又不敢去问,他胆怯了。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终于,在柳潇潇带着冬灵见了几天的青年才俊之后,苏子熙开始沉不住气,坐不住了。

    本来柳潇潇也没真想让冬灵去相亲,只是为了气气苏子熙罢了。一般人的人,柳潇潇想着苏子熙肯定不会急。柳潇潇自己是不认识什么京中才俊,但是有人认识。

    柳潇潇找到慕容瑞,把他们认识的人里面年轻一辈,叫出来吃个饭什么的。尽管心中不愿的,大多数还是会卖慕容瑞一个面子。

    柳潇潇这个阵仗,弄得慕容澈都以为柳潇潇趁着慕容烨不在,想要爬墙了。他为了盯着柳潇潇天天跑去盯梢,时不时的明着暗着提醒柳潇潇不能脚踩两只船。柳潇潇忍无可忍,给他下了一包药,可算消停了。

    安王府。

    慕容安独自坐在院中喝着酒,王府是一如既往的冷清。这时一个小厮过来了。

    “奴才给王爷请安。”小厮行礼道。

    “说。”慕容安的声音很是冷清。

    “柳姑娘让人传话,约您在茶楼见面。说是遵守承诺,带您见您最想见的人。这是柳姑娘让人给您的纸条。”小厮恭敬的递过一张纸。

    慕容安接过纸条,打开看见,上面写着。“安安,我带云舒来见你了,申时茗月轩,过时不候。”

    没有落款,就算不说,慕容安也能知道是柳潇潇。一想到柳潇潇,慕容安知道自己的心乱了。他的平静的内心,此刻就有人在他的内心投下了一颗石子,泛起层层涟漪。偏偏打乱他内心的人对此却一无所知。

    “本王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小厮弯腰退出了慕容安的视线。

    慕容安将纸条随手扔在桌上。马上就能见到自己寻觅多年的人,本来应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而慕容安此刻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少开心。他在想,自己一直都在找云舒,可是找到之后呢?

    他开始迷茫了,就好像在大海中航行的船只,被层层大雾包裹着,失去了目标。

    慕容安如约来到茗月轩,柳潇潇他们早早的就已经到了,柳潇潇一看到慕容安就开始兴奋的挥手示意。

    慕容安看见柳潇潇和楚飞廉旁边还有一个与柳潇潇年龄相仿的女子,慕容安看着她,猜想她应该就是柳潇潇所说的云舒吧。

    “安安,你好慢哦。”柳潇潇抱怨的语气。

    “本王这不是还没迟到。”慕容安吊儿郎当的样子,在柳潇潇对面坐下。

    “你不是一直都在找吗?怎么现在反而不积极了。”柳潇潇疑惑的说道。

    “十年前的人,早就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就是现在站在本王面前,本王都不能认出她。何必如此执着。”慕容安看似豁达的喝了一口茶。楚飞廉看破不说破。

    “云······”柳潇潇在桌底下用力的踩了冬灵一脚,让她把那个“舒”字,生生的咽下。冬灵委屈的看着柳潇潇。

    柳潇潇指着冬灵说道,“安安,她就是云舒,你看看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柳潇潇,你是不是真当本王傻?”慕容安扫了柳潇潇一眼,“你真当本王不知道你带着她见京中年轻男子的事情,本王会不知道她叫冬灵。”

    冬灵看着柳潇潇,柳潇潇满脸的气定神闲,一点也没有被拆穿的窘迫。“安安,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行走江湖哪能随便用真名出去。她叫柳云舒,字冬灵而已,云舒这个名字不能随便说出去的,毕竟很值钱的。”

    “是吗?”慕容安挑眉看了她一眼。柳潇潇真诚的点头。

    慕容安盯着她,“你们两个中,如果说,你说你是云舒,我会更容易相信一些。”

    “你的感觉还真”冬灵微微惊讶的说道,只是那个“准”字还没有说完,就又被柳潇潇踩了一下脚。冬灵好委屈啊。

    柳潇潇是谁,可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她淡定的笑道,“你的感觉还真是差距大啊。事实就是她就是云舒,而我不是。”

    “你凭什么让我相信她就是云舒。”慕容安盯着柳潇潇,希冀着从她的脸上发现什么,奈何柳潇潇掩饰的很好。慕容安只顾着看柳潇潇,想从柳潇潇那里看出破绽,却忽略了冬灵,若是他多看冬灵几眼,就能发现一丝不寻常。

    “你不就是要证据。我就让你看看。”柳潇潇拉起冬灵的左手手臂,抚起她的手臂上的衣袖,露出手臂上明显的烈火灼烧过后的疤痕。“看到没?这个证据还不够明显吗?”

    说着柳潇潇撸起自己的手臂上的衣袖,露出光洁无暇的手臂,“我真的不是云舒,我的手上是没有伤疤的。这下你相信她是云舒了吧。”

    慕容安看着她们俩的手臂陷入了沉默。

    “子熙你怎么来了?”冬灵看着明显不悦的苏子熙迈步过来。柳潇潇抬头看着苏子熙的神色,心中暗笑,终于忍不住了吗。

    “苏苏,你来啊,坐坐,待会还有一个什么兵部侍郎的公子要过来,一块看看呗。听说长得是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就立下了不少战功。”

    “你自己慢慢看吧。”苏子熙看看也没看柳潇潇,目光直直的盯着冬灵,走进她的身边站立着,“灵儿,跟我走,我有话和你说。”

    “有什么事情不能在这说,还要悄悄说。”柳潇潇充满八卦的眼神看着他们。苏子熙压根就不理会柳潇潇,只是看着冬灵等着她的回复。

    冬灵看看苏子熙,再看看柳潇潇,再看看苏子熙,犹豫着。

    柳潇潇看着都着急了,心里暗暗激动着,笨蛋苏苏,直接把人拉出去啊,找个四下无人的角落,直接就吻上去,大声的表明自己心意。这样真是要把人急死。

    “那,我们就先走了。”冬灵抱歉的看着柳潇潇,她也实在是不想再见那些大家公子了,好累啊。

    “走吧,走吧。”柳潇潇很大方的放人。

    柳潇潇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走出自己的视线,才低头看见慕容安还在那里沉思。她顺手将一旁桂花糕推到他的面前。

    “之前你请过我吃桂花糕,现在就当还你了。”柳潇潇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哎,不要苦着一张脸了。吃点桂花糕,吃点甜的,就不会那么苦了。”

    “安安,你慢慢吃,我们先回去了。”柳潇潇站起来,“飞廉,我们走了。”

    “你不是还有一个兵部侍郎的儿子没见吗?”楚飞廉笑道。

    “当然是假的了,这话我说给苏苏听得你也信。”柳潇潇切了一声,“你真当我那么无聊,一天约见好几个啊。不找一些优秀的男子,苏苏是不会着急的。”

    慕容安拿起一块桂花糕,听着柳潇潇和楚飞廉说话声渐远。耳边似回想起一个稚嫩的女童的声音。“桂花糕很甜的,心里苦的时候多吃点甜食,心里会好受一些。”

    慕容安看着桂花糕发了一会呆,最终也没有吃一口的将桂花糕放回,冷笑一声。“自欺欺人。”然后起身没有一丝留念的离开。

    ——幕间——

    七杀负手而立站在院中,一个身影在他身后闪现,单膝跪下。

    “门主。有人花万两黄金买柳潇潇性命,我们要不要接?”离楼此刻摸不清主子此刻对待柳潇潇的态度。

    “离楼你觉的呢?”七杀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

    “属下斗胆,门主您曾经说过一个杀手是不能有情的,一旦有了感情就相当于有了软肋,这对于杀手来说是致命的威胁,必须亲手除之。”离楼抬头看着七杀的背影。

    “送上门的钱怎么能往外推。柳潇潇既然不是云舒,那她就必须死。”七杀将最后三个字咬的特别重,像是给自己一个肯定的信念。因为柳潇潇乱了他的心,为了不想自己有弱点,所以柳潇潇注定不能留。

    “你去准备一下,支开楚飞廉。”七杀冷笑一声,“楚飞廉不要以为只有你知道本座的事情,本座难道就不知道你的过去。”

    “是,属下一定办妥此事,确保此事没有丝毫的意外。”离楼消失在夜幕中,此时院中就只剩七杀一人站在院中沉思。

    ——幕间结束——

    数日后,柳潇潇带着楚飞廉走在大街上,柳潇潇皱眉头,“飞廉,你说满月礼究竟送点什么礼物比较好呢?”

    “随便挑个什么礼物,包点钱不就好了,想那么多。”楚飞廉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她。

    “飞廉你好敷衍,”柳潇潇本想再说几句,却听见几个人的谈论就停住了。

    “你们知道吗?原来剑圣山庄的剑圣之子陈一凡竟然没死。”一个男子说道。

    “真的假的,不是说被灭门了。”另一个男子说道。

    柳潇潇扫了楚飞廉一眼,楚飞廉沉默着。

    “真的,湛卢剑都重出江湖了,我们都知道它一把无坚不摧而又不带丝毫杀气的兵器。所谓仁者无敌。湛卢剑它就是是一把仁道之剑。这湛卢剑锋利无比,就连巨石都能劈开。”

    ------题外话------

    申时15:00—16:59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