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调虎离山,生死一线
    “不是说自从剑圣山庄被灭门之后,湛卢剑一起消失了,难道是剑圣之子真的没死。”

    旁边另一个男子凑了过来,“真的,真的,他现在就在城南的一个驿馆里,手执湛卢剑,我亲眼看见他之间劈开巨石,还有好多人看见了。他聚集了英雄豪士,说是要为剑圣山庄讨个公道。”

    柳潇潇戳戳楚飞廉,用手捂住嘴,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哎,那把剑不是被你藏在无殇谷的一个山洞里吗?怎么还会重出江湖,应该没人可以随便从无殇谷偷到东西吧。”

    “是真是假,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我倒是想看看他们假冒剑圣之子到底是想做什么。”楚飞廉目光冷然。

    “好吧,这既然是你的事情,我就不插手了,你自己小心点。看见不对你就跑,千万别把自己整成了几年前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的样子了。”柳潇潇不免有些担忧。

    有人假冒他,一定是有什么目的,这种江湖之事她又帮不上什么忙,她去了说不定还会拖累他。不过她也相信楚飞廉的能力,没几个人伤的了他。

    “我的武功你还能不知道吗,这当今能有几人是我的对手。”楚飞廉看向城南方向,“你照顾好自己就好,我去看看。”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懂不懂。”柳潇潇大度的挥手,“我还有元霜在我身边,再说能有什么事情,哪来那么多危险。”柳潇潇眼神示意在一旁站在不说话的元霜。

    楚飞廉看了柳潇潇一眼就飞身前往城南方向飞去。柳潇潇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一眼,转身对着元霜说道,“元霜我们走吧。不如我去玉器店看看,说是玉能辟邪挡灾,也不知道真假,玉能养人倒也不错。”

    元霜沉默跟随。柳潇潇摇摇头,元霜的什么都能做的很好,就是不爱说话。

    玉器店。

    玉器店的老板摆出很多和玉相关的饰物,柳潇潇纠结的挑选着。柳潇潇看着立在一旁的元霜沉默了,楚飞廉不在,连个给意见的都没有了。

    柳潇潇拿着饰物比划着,一个男子手,拿过柳潇潇前面的一根玉簪,柳潇潇抬头看他。

    慕容安笑着将玉簪插入柳潇潇的发间。“何必这么纠结,都买下便是,你又不缺这个钱。”

    柳潇潇拿下玉簪,“安安,你怎么来了?”

    “我路过,正好看见你在这里纠结,就进来看看了。”慕容安看着柳潇潇拿下玉簪,心下一沉,笑容也淡了几分。

    “那你来的正好,你帮我挑挑,选什么好?我都快愁死了。”柳潇潇摆弄着那些饰物。

    “我不都说了,都买下就好。穷人才要挑,我们这种有钱人是都要的。”慕容安得意的说道,旁边的玉器店老板一副看财神的表情看着慕容安,笑容都快咧到耳后跟了。

    “你懂什么,送人礼物是看心意,又不是看价值。东西可以用钱买到,心意是买不到的。”柳潇潇认真的挑选着。

    “你要送谁礼物?九叔?”慕容安的看着如此认真的柳潇潇,眼神微闪。

    “不是,他的礼物我才不会这么费钱呢。给他煮碗面就打发好了。”柳潇潇专注的比划着。

    “你还会做饭?这还倒真是看不出来。”慕容安心中那种不舒服之感又冒了出来。他开始嫉妒慕容烨了。

    柳潇潇兴奋的将一个鱼的图案的玉拿到慕容安的眼前,“安安,你看这个怎么样,你说蜜儿会不会喜欢?这是我打算送她的满月礼,百玉治百病多有意义。”

    “她只是一个孩子,能懂什么喜不喜欢。”慕容安看着柳潇潇手中的玉,她满月了吗,这么快。

    “那也不能敷衍啊。”柳潇潇将玉递给老板,“老板就它了,帮我包好。”

    “你到时候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好歹你也是见过她出生的人啊。虽然她刚出生的时候是真丑,梁大哥说的没错,现在可是越长越好看。”柳潇潇看着元霜付过钱,接过盒子,立在一旁。

    “安安,你还要看吗?我们买完了,要走了。”柳潇潇询问着。

    “我没什么好看的,走吧。”慕容安摇头。

    出了玉器店,柳潇潇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一时也还没想好去哪,要不要去寻仙楼溜溜?

    “你要不要去城外转转,郊外挑花开始开了。”慕容安提议道。

    柳潇潇想了想,“好啊。”

    郊外。

    柳潇潇从马车下来,看着郊外的含苞待放的桃花。“安安,你说到时候桃花节的时候,这里是不是会很漂亮?一定会非常热闹吧。”

    “应该吧。”

    柳潇潇疑惑的看着慕容安,“安安,你有心事?我怎么觉得从崖底回来你就变了,都不活泼了。”

    “可能是因为历经过生死吧。”慕容安随口的说着。

    “嗯,有道理。”柳潇潇表示理解的点点头。

    “柳潇潇,你有什么心愿吗?”慕容安突然问道。

    “心愿,”柳潇潇歪头想了一会,“我现在的心愿就是阿烨能够陪我一起参加桃花节。”柳潇潇拿出一个同心结,放在自己的眼前,自言自语的说着,“虽然他说他会回来陪我参加桃花节的,但是我知道肯定不会那么容易的。”

    “安安,你有没有什么中意的女子?我可以帮你哦,”柳潇潇想了想,“云舒除外,她可是有心上人了。破坏别人感情的事情千万不要做,会被驴踢的。”

    “说跟你说,本王喜欢她了,你会喜欢一个十年前只见过一面的人吗?顶多就是感激罢了,感激她在危难之中帮过我罢了。”慕容安一见到冬灵确实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就算知道她是云舒,他的内心反应也没有什么波动。

    “不喜欢那就好,那就好。”柳潇潇总算是放心了,毕竟桃花债也是令人头疼的。

    “那安安,你可以参加桃花节啊,说不定还能遇到一个心仪的女子。”柳潇潇兴奋的提议着。

    “你觉得本王缺女人吗?本王只要勾勾手指,就会有一大帮女子向本王投怀送抱。”慕容安不屑的说道。

    “安安,你有没有真心的爱过一个女子?你这样根本就不是喜欢,你只是觉得有意思,才会随意。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会小心翼翼的,她的一颦一笑、一个皱眉都会牵动你的心。”柳潇潇认真的说着。

    “你会为她忧而忧,为她喜而喜。你可能会因为她的随意的一句话而辗转难眠,你可能会因为她的随意的一句夸赞而心中比吃了蜜还甜。你会因为她看你时崇拜的眼神而内心窃喜。”

    “哼,本王才不会那般傻。”慕容安一脸的嫌弃。

    柳潇潇笑道,“那是因为你现在还没有遇到你喜欢的女子罢了。等你以后遇到心仪的女子你就会知道了。”

    “本王可不信九皇叔也这样傻。”

    “他,”柳潇潇提起慕容烨眼中的甜蜜都藏不住,“他啊,比较会装。他藏得可深了,别说什么女人心海底针了,男人心也很深的。”

    慕容安觉得柳潇潇此刻的笑容有些刺眼,让人生出了一丝毁灭的感觉。长期处在黑暗中的人,看见美好阳光的东西,要么会拼命的抓住那一丝阳光;要么会毫不留情的毁灭,让其一起沉沦黑暗。

    一个暗器朝柳潇潇飞去,元霜机警的挡去。“姑娘没事吧?”柳潇潇傻愣愣的摇头。

    “怎么又有人要杀我,我招谁惹谁了啊。”柳潇潇欲哭无泪的看着从四面八方围过来的黑衣人。

    “谁让你树大招风。”慕容安说着风凉话。

    “这种时候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你还真是我的克星,怎么每次和你呆一起都没好事。”柳潇潇埋怨了几句。

    “这能怪我吗?”慕容安斜眼看着柳潇潇。

    那边黑衣人冲了过来,元霜一挑三吃力的抵挡着。“姑娘快走,这里由奴婢顶着。”

    “那你怎么办,不能因为我而连累你的。”柳潇潇焦急了。

    “奴婢的使命就是为了保护姑娘的安危。只要姑娘平安了,奴婢就是拼了这条性命也是应该的。”

    慕容安那边一脚踹飞一个黑衣人。“你还是听她的吧,毕竟是冲着你来的人。”

    元霜身手再不错也敌不过寡不敌众,身上已经受了不少的伤,慕容安和一个黑衣人过招,被黑衣人一掌打飞撞到树上晕了过去。

    “安安,你没事吧?”柳潇潇急的要死。元霜被一把贯穿胸膛,一个黑衣人抽出剑,剑上带着血,元霜眼神看着柳潇潇,唇无声的动着,看口型就是“快走”。

    “元霜,”柳潇潇不停的流泪。她想去救她,可他们开始逼近柳潇潇。柳潇潇站在慕容安身前,冲着黑衣人大喊着,“你们是冲着我来的,要杀就杀我好了,为什么要伤害无辜的人。”

    “这么多人来杀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你们的主子还真是看得起我。”柳潇潇拔下头上的簪子,紧握着,还没来的及用毒,背后有人一掌打向柳潇潇,柳潇潇吐出一口血,闭眼倒地。

    城南。

    楚飞廉很快就来到那个驿馆,一踏进那里就能轻易的察觉里面不同寻常的气息。

    陈一凡在院子中间的位置高谈阔论,手拿的湛卢剑。一番慷慨激昂的控诉当年那些人的丧心病狂。其他人均高声附和。

    “拿着一把破剑,你凭什么说自己是剑圣之子?”楚飞廉抱着剑冷笑着看着他们。

    陈一凡自然是看见楚飞廉,他拔出剑,“是真是假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他执剑冲向楚飞廉。楚飞廉躲避着剑招,陈一凡的剑术招招都是杀机,全是挑人致命的位置下手。只有杀手经过特训才会有如此剑法。

    “不好,阿潇有危险。”楚飞廉忽然明白了什么,这些人就是冲着他来的。

    “现在才发现未免晚了点吧。想走没那么容易。”陈一凡说完,驿馆中人全部拿出兵器,全部朝楚飞廉冲去。

    此刻楚飞廉没有心思和他们周旋了。他拔出剑,杀气大盛,“既然你们想死,我就成全你们。”

    一阵刀光剑影之后,楚飞廉手中的剑上有血沿着剑身滴落到地面,身后是尸横遍野。他没空去管他们背后是谁,他只是担心柳潇潇遭遇不测。他们明显就是因为忌惮他,特意支开他的。一种不好的预感萦绕在他的心头。

    郊外。

    慕容安看着柳潇潇倒在地上了无生息的样子,心中的某一处揪的生疼,像是要撕裂了一般,他捂着胸口的,脚步凌乱的走到柳潇潇身边瘫坐。她死了,再也不会笑了,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有她了。他开始害怕了,心痛到无法呼吸。

    “柳潇潇我后悔了,我错了,你不要死好不好?”

    慕容安扶起柳潇潇,将她抱在怀中,“潇潇,我错了,我不该这么做的。”怀中的人却无法回应他。慕容安伸手探着柳潇潇的鼻息,没有呼吸了。“不会的。”

    慕容安慌乱的探着柳潇潇的脉象,还有微弱的脉象,惊喜道,“我一定会救你的,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

    慕容安抱着柳潇潇运用轻功一路狂奔,来到一家医馆,“潇潇,我带你来找大夫了,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你要撑住。”

    “大夫,快救人,快。”

    医馆的老大夫看着一个男子慌乱的神情抱着怀中毫无生气的女子冲进来,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快,将人放下。”老大夫替柳潇潇仔细检查把脉后,皱眉摇头,“公子还是准备后事吧。”

    慕容安拽起老大夫的衣领,“不会的,你说什么?她还脉搏的,一定还有救的。”

    “经脉俱损,五脏六腑俱伤,脏腑出血严重,还伤及心肺,老朽实在是无能为力。不出半个时辰她就会连脉搏都没了,回天乏术。”老大夫急急的说着。

    慕容安失魂般的松开了大夫,“不会的。”他跪在老大夫的面前磕头,“我求求你,救救她,一定要救救她。只要能救她,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老大夫摇摇头,“不是我不救,实在是老朽医术有限。要不你赶紧去灵枢阁试试吧。说不定能救她一命。”

    “对,灵枢阁。还有灵枢阁。”慕容安抱起柳潇潇风一般的跑出去。

    里面的药童都对他充满了不满,“这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

    老大夫摇摇头,“挚爱之人生死垂危,自然就顾不了许多。希望那位姑娘会能够转危为安吧。”

    当楚飞廉赶到郊外时,看着地上的血迹,和打斗痕迹。他快步跑过去捡起柳潇潇遗落在地的簪子,心中暗道,不好,来晚了。他环顾四周,只看见浑身是血的元霜倒在地上。

    楚飞廉疾步走进她,摇摇她,没有反应,探探鼻息,“还有呼吸。”楚飞廉将她搬到马车上,赶去城中。

    灵枢阁迎来了一场兵荒马乱。慕容安带着毫无生机的柳潇潇出现在灵枢阁时,陆广白看见时,也来不及问发生了什么,救人要紧,直接带着人去找苏文昌。

    冬灵看见了慕容安怀中的柳潇潇,急急的跑过去,担忧的问道,“云舒她怎么了?”

    慕容安脸色更是一变,“你叫她什么?”

    “这个我之后在和你解释,她怎么会这样了?”冬灵咬唇看着柳潇潇。

    苏文昌跑了出来,“有什么话,回头再说,先将人放到药室中去。”苏文昌指挥着药童接过柳潇潇。灵枢阁中所以医术高超的精英全部都集中到药室了。所有天材地宝不要钱往柳潇潇身上砸。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