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我有什么不敢的
    “三哥,你从来都没有打过我,之前你为了那个女人凶我,现在为了外人打我。我根本就没错。”齐语蓉眼含泪花。

    慕容澈也没想到齐思鸿会动手,他心中也是微微震惊,他觉得柳潇潇离开他就是对的。他哪有自己九哥好,也不知道柳潇潇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的还喜欢过他。

    “语蓉,道歉。”齐思鸿也不愿这么做,但是为了大局他必须这么做。

    “我就不,这件事我没错,”齐语蓉闭上眼睛,“你打死我吧,反正我是死都不会向他道歉的。”

    “你,”齐思鸿正准备动手时,慕容澈一把握住他的手,“算了,这件事就这么过去吧。”

    齐语蓉睁开眼睛看见齐思鸿竟然还想打她,她的心里更加难过了,“三哥,你竟然真的还想打我。”她哭着跑了出去,她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你还不出去追?”慕容澈好心出言提醒着。齐思鸿并没有想追的意思。

    “小皇叔,我去看看公主。”慕容辰说完,也不等别人的回答,他就赶紧去追赶着齐语蓉的脚步。

    齐思鸿弯腰作揖道,“是本宫管教无方,从小将她宠坏了,本宫代为赔罪,还请各位不要追究她的责任了。回去,本宫一定多加教诲。”

    那群女子纷纷看向慕容安,慕容安无所谓的说道,“我没事的,谢谢各位美女们的关心。不要为本王气坏了身子才好,狗咬了我一口,我们也不能咬回去对吧。”慕容安吊儿郎当的笑着。齐思鸿忍着怒气,强颜欢笑。

    “对啊,既然安王殿下都这么说了,我们就不追究了。姐妹们,我们撤吧。”一个领头的女子说完,那群女子顿时散开。

    “安安,你人缘真好。”柳潇潇看着四散的人群说道。

    “我这是靠脸吃饭的。”慕容安凑近柳潇潇说道,“云儿,你是吃醋了吗?你要是不喜欢,我就再也不理会她们了。”

    “别,安安,有些话是不可以乱说的。”柳潇潇冷漠的脸,推开他,“你要调戏找别人去,你不是我的喜欢的类型,脸再好看也与我没有什么关系。”

    “潇儿,”慕容烨踏步进屋,柳潇潇开心的走进他,笑道,“阿烨你怎么来了?”

    慕容安的笑容落寞了,齐思鸿停下了正准备走进柳潇潇的步伐。

    慕容澈看着慕容安的眼神仿佛明白了什么。同样都是男人,他懂慕容安的眼神的含义,就算他隐藏的再好,有些东西是藏不住的。

    “白幕和我说,布庄这边出事了,我来看看。”慕容烨说道。

    “原来不是来看我的啊。不过很可惜你来晚了,事情都已经解决了,下次请早。”柳潇潇失望的语气。

    慕容烨摸摸柳潇潇的头,笑道,“饿不饿,马上就到吃午饭的时候了。”

    “不饿,你真当喂猪啊,一天五、六顿的喂,我现在都比之前胖了好多,我决定要少吃点,重新瘦回来。”柳潇潇抱怨着。可是听在别人的耳中就像是在撒娇。

    慕容烨捏捏她的脸,“还好啊,那里胖了。我觉得这样挺可爱的。”

    “不要捏我的脸,会被捏大的。”柳潇潇不满的挥开他的手。

    “烨王爷,”齐思鸿看不下了,他们的每一个互动都在提醒着他,这一切本该属于他的,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冲过去拉过柳潇潇宣誓主权。他内心不停的告诫着自己现在时机不对。

    “太子殿下,”慕容烨冷淡的打着招呼。

    “本宫之前的提议您考虑的怎么样了?与您而言可是百利无一害的事情,想来烨王爷也是聪明人,王爷该是知道怎么选择才是最好的。”齐思鸿故意说道。

    “根本就不用考虑,本王还是那句话,本王拒绝。”慕容烨说道。

    “拒绝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甚至还会可能有不好的影响,何必呢?”齐思鸿说道。

    “答应,对本王来说也毫无意义,这又是何必。本王不想再和太子殿下讨论这毫无意义的事情了。”慕容烨拉起柳潇潇的一只手,“抱歉,失陪了,潇儿到了吃午饭时间,本王不想饿着她了。”说完拉着柳潇潇离开。

    “我还不饿。”

    “不饿也要吃。”

    “我已经好了,我不要再吃清淡的了,我要吃红烧肉。”清淡的东西实在是让人没有什么食欲。

    “不许多吃。”

    “慕容烨,我要跟你翻脸了。”少女的娇嗔。

    “那也不许多吃。”

    “阿烨,你就让我多吃点呗,我已经好久没有吃红烧肉了。”

    “不行,撒娇也不行。”

    他们的声音渐远,这对齐思鸿来说就是当头棒喝,打破了他最后的幻想。无数的现实在告诉他,她是真的不爱他了,她说的不是戏言。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傻傻的说要嫁给他的人了,一切真的回不去了。

    慕容澈搭上慕容安的肩膀,“走,我们出去喝几杯。”

    慕容安看了他一眼,“好。”

    酒肆中,慕容安死命的灌着自己酒。慕容澈心疼那些酒,拉住他,“小四,你有什么心事,就和小皇叔说说呗,怎么说我们也有过命的交情。”

    “我没什么好说的。”慕容安拿起酒坛,又灌了自己一大口酒。

    “还说没什么,你的心事都写在脸上了。”慕容澈往嘴里丢了一颗花生,“你老实和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了柳潇潇。”不是疑问是肯定。

    慕容安顿了顿,承认了。“是,我就是喜欢她。”

    “可是她和九哥的感情很好,你这样是不对的。”慕容澈听见他就这么大方的承认了,内心还是很震惊的。

    “我要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感情,我不会这么痛苦了。我想过让她从我的世界消失,但是我后悔了。”慕容安醉了,他的眼睛红红的。

    “小四,你喝醉了。”慕容澈冷静的说道。

    “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看不到她,我满脑子都是她。看见她笑容,我会很满足。”

    “可是她已经和九哥在一起了,你这样随便插入他们的感情生活,对谁都不好,只会造成你们三个人的痛苦。”慕容澈也是吓了一跳,感情越深越难自拔,更何况是这种单恋。

    慕容澈说着残忍而又现实的话,“最重要的事情是她不喜欢你。”

    “为什么,明明是我们先相遇的,为什么她不记得我了,为什么她不喜欢我。她说过不会忘了我的。”慕容安拉着慕容澈的手问道。

    这个问题慕容澈根本无法回答,而且他也很好奇,“你们什么时候遇到过?”

    “为什么她会忘记。”慕容安狂喝酒,像是以此来缓解自己的内心的难受。“小二,拿酒。”慕容安扔了自己手中的空酒坛。

    “小四,你不能再喝了。”感情的事情,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其他人真的很难劝慰的。

    “放开,”慕容安推开慕容澈的手。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方知情深。

    三更天的时候,店小二一脸为难的说道,“客官,不好意思,我们要打烊了。”他们也真能喝,从下午喝到现在。

    “不好意思,我们马上走。”慕容澈将银子放在桌上。

    慕容澈看见烂醉如泥的慕容安,很后悔为什么要和他出来喝酒,一定是自己脑子不好。

    慕容澈认命的扶起慕容安,一时不慎差点跌倒。

    “客官慢点。”店小二连忙上前帮忙扶着。

    慕容澈将慕容安的手臂穿过自己的后劲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慕容安的全部重量全部都放在了慕容澈的身上。慕容澈一直骂骂咧咧。

    “算我倒霉,我这是完全就是自作自受,小四,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你的。这辈子光来还你的债的。哎哎,你等会,别吐我身上了。”

    慕容澈将烂醉的慕容安送回安王府,在马不停蹄的赶回澈王府。慕容澈悄悄的溜进王府,鬼鬼祟祟的看着王府四周。

    一道鞭子的声音从他耳边呼啸而过。“啪”的一声,狠狠落在地面上。

    “一身酒气,去哪喝花酒了?你竟然还敢回来。”夏千山怒道。

    “千千,我冤枉啊。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去喝花酒。我是和小四在一起的,他心情不好要我陪他喝酒,我怕他想不开,所以就舍命陪君子。酒肆的店小二可以作证的。”慕容澈严肃认真的说道。

    “两个大男人喝酒会不去找姑娘喝花酒。”夏千山又是一鞭子,那鞭子落地的声音,听得他是心肝直颤。

    “千千,我对你的心,日月可鉴。自从认识你之后,其他的女子在我眼里都是浮云,都比不上你的一根头发丝。小四他是为情所困,我作为你一个爱情、生活都圆满的长辈,自然要去安慰一番。”

    “我看是一起在背后骂我吧。”夏千山抱臂看着慕容澈。

    “胡说八道,谁敢骂你,我第一个站出来揍他,我媳妇我都舍不得骂,怎么能让别人欺负到了。”

    “算了,下不为例,你下次要是再一身酒气的回来,就别想上我的床。”夏千山越过他,走向房间。

    “下次不可以,那是不是今天就可以。”慕容澈嬉皮笑脸的跟上夏千山。

    “滚,洗澡去,不洗干净,别想靠近我。”

    “好嘞,媳妇你等着我马上就洗的干干净净,不会让你等很久的。”慕容澈立马跑去洗澡。

    “呸,不要脸。”夏千山的脸上微微发烫。

    数日之后,柳潇潇此刻心不甘情不愿的站在御花园内,辣手摧花。旁边的宫女心疼着花儿,一脸的欲言又止。

    “谁又招你了,花儿可没有什么罪过啊,怎么就被你如此摧残。”慕容澈的声音传来。

    “不关你的事。”柳潇潇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

    “怎么了?你和九哥吵架了?说来听听呗,说不定我还能帮帮你,要是九哥不对,我去帮你讨个公道。”慕容澈看看四周凑近柳潇潇小声说道。

    “你打的过他吗?”

    慕容澈一时语塞,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我们可以用道理说服他,这叫以德服人,何必打打杀杀的。”

    “不是他,是你的好皇兄,你那高高在上的皇上,暗示我要同意阿烨娶齐语蓉,还让我帮帮劝劝阿烨。”说着柳潇潇又扯下一朵花。她就说,好好地怎么慕容凛非要让她进宫。

    “你同意了?”慕容澈好半天才收起下巴。

    “我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同意。”柳潇潇鄙视的眼神看着慕容澈。

    “那皇兄不生气?”

    “不生气才怪,他气得脸涨的通红的,恨不得杀了我。”哪会有人敢像柳潇潇那样明目张胆的直接拒绝,还将所有的事情都放到台面上来,直接指责慕容凛。要不是柳潇潇后台够硬,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你竟然真的没死。”一道女声传来。

    柳潇潇抬头看见齐语蓉正在一脸不屑的打量着她,“你才死了。”

    “你,你竟然敢跟本宫如此说话,难道本宫教你的规矩你都忘了。”齐语蓉怒道。

    “公主殿下怕是认错人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柳潇潇皮笑肉不笑。

    “柳柳,你就是化成灰,本宫也不会认错人的。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没有三书六礼就想着倒贴。看来你现在也是一样啊,狗改不了吃屎。”

    “你,”慕容澈都听不下去了,真要说话,被柳潇潇拉住了。他只能憋屈的看着柳潇潇。

    柳潇潇本来就心情不好,现在心情就更不好了,师兄说过她有恣意妄为的本事,何必让自己受委屈。柳潇潇慢慢的走到齐语蓉的身边,扬手就是一巴掌。

    齐语蓉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初那个任她欺负的受气包,竟然会打她,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在那里。柳潇潇毫不客气的反手又是一巴掌。

    齐语蓉捂着脸,“你这贱人竟然敢打本宫。”齐语蓉怒火中烧,扬手就要打她。柳潇潇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我有什么不敢的,就凭我哥哥是楚慕然,我在哪里都能横着走。你敢骂我,你死十次都不够。打你都是轻的,我要是将这件事告诉我哥哥,我看你们齐国是怎么给我道歉的。”柳潇潇目光如同冰刃不同的刺激着齐语蓉。

    柳潇潇甩下齐语蓉的手,“我心情不好,我警告你,不要再来惹我,否则我就叫人把你舌头给割了。”

    齐语蓉惊恐的捂住嘴巴,她看柳潇潇的表情不似作假,难道她真的不是柳柳?不,直觉告诉她,她就是柳柳,只是她变了。不是当初的那个她了。

    宫宴上。

    柳潇潇脸色不佳,就是那些食物也没什么胃口。她百无聊赖的撑着下巴,喝着自己面前的粥。

    “潇儿,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慕容烨皱眉的摸摸柳潇潇的额头,温度正常。

    “身体没事,是心里不舒服。”柳潇潇恹恹的回答。

    “谁惹你不舒服了?”

    “还能有谁,你呗。你可是一个抢手的香饽饽,谁都想要。”柳潇潇抬眼看着慕容烨。

    “皇兄和你谈什么?他为难你了。”慕容烨握住柳潇潇的一只手。

    “看来这十有**是齐思鸿给了他什么更大的好处,不然他也不会要我劝你,让你答应娶齐语蓉了。得罪你和楚慕然及秦艽。你说究竟是什么样的好处呢?”柳潇潇思索着。

    一阵歌舞寒暄之后,这场宴会的重头戏终于来了。

    慕容凛笑道,“不知端慧公主可有心仪之人,说来听听,说不定朕能为你做主。”这其实也就是一句象征性的问问,就是为了引出和亲的事情。

    ------题外话------

    古代把晚上分为五更:戌时作为一更,亥时作为二更,子时作为三更,丑时为四更,寅时为五更。

    23时至次日1时为“子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