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8章 北漠清茶楼
    十几日前突然得到消息,北漠有个清茶楼,里面的十七娘号称无所不知,他便赶来了,这里的气候不太好,风沙纵横,好在他能坚持。

    谨睿慢步走入一家茶楼,名字就叫清茶楼,都这里是北漠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谨睿径直走到掌柜面前,开口道:“我要见十七娘。”

    坐在清茶楼里的人纷纷看过来。

    掌柜闻言,想抬头讥讽,看清谨睿时却是一愣,好生俊朗的公子,如此气度,必然不凡,“公子可知清茶楼的规矩?”

    “什么规矩?”

    “来清茶楼竟然不知道规矩,有没有诚意的。”坐在大堂里的人哄笑一声,露出鄙夷的神色。

    谨睿微垂眼帘,“掌柜可能告知?”

    掌柜点点头,“清茶楼十七娘,一日只回答一个人的问题,谁能被选中全凭十七娘的心情,收多少银两也看十七娘的心情,不过目前收过最低的都是一千两,黄金。”

    一千两白银还好,一千两黄金,他还真没带,转身欲走,大堂里的人突然躁动起来,直勾勾的盯着二楼看。

    谨睿皱眉看去,只见一女子身穿一袭暴露红裙,每走动一步都能隐约看见玉白的大腿,她的五官精致,一双眼睛魅惑至极,一举一动尽是妖娆,“公子且慢。”

    “你是?”

    “奴家十七娘见过医毒公子。”

    医毒公子四字一出,大堂寂静,这个话不多,看起来冷冷的,竟然是医毒公子,此时,谁还敢像刚才那样露出鄙夷的神态?

    “我今日没带银两。”他并不好奇十七娘是怎么认出他的。

    十七娘微眨媚眼,媚惑一笑,“不过一个问题罢了,奴家哪舍得收公子的银两,公子,且随奴家来。”她伸出柔若无骨的玉手冲谨睿勾了勾食指。

    谨睿面色不改的随她上了二楼。

    十七娘坐在椅子上,妖娆的翘起二郎腿,腿直接露了出来,身上的曲线凹凸有致,她似是天生媚骨,一瞥一笑一举一动都令人神往。

    “公子,关门。”

    谨睿转身合上门,“银两我会尽快送上。”

    十七娘见谨睿如此不解风情,微挑眉头,单手倒了两杯茶,“公子快过来坐。”

    谨睿刚刚落座,她便起身,顺势坐到他怀里,“公子问吧,奴家一定……哎!”

    话还没完,便被谨睿一把推开,险些摔倒。

    勉强站稳身子,十七娘不由得娇笑两声。

    那些男人,光是看见她就走不动路了,她若是像这样投怀送抱,他们更是疯狂,谨睿这般油盐不进的,将她一把推开的,倒是头一次见,真的是很有意思呢。

    十七娘的笑容越发魅惑,坐在谨睿对面,撑着下巴细细的打量他,“公子真是奴家见过最俊的男子,若是公子愿意,不如让奴家侍奉公子一晚?”

    “不愿意。”他开始不耐,丝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尽管他有求于人。

    十七娘脸上划过一抹尴尬,但混迹红尘多年的经验让她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既然公子不解风情,那奴家也只能按规矩办事了,奴家今日心情不错,只收三千两黄金。”

    没有在谨睿脸上看到自己期待的表情,十七娘也不恼,紧盯着谨睿的脸,媚眼含笑,“公子想好了,同一个人一年只能问奴家一个问题,若是过了今日,你就得等到明年了。”

    明年,谨睿等不起。

    或许,三千两黄金,他给的起。

    谨睿自怀中拿出一个锦盒放在桌上,“这东西可能抵三千两黄金?”

    十七娘伸手轻轻挑开锦盒,仅是一眼,眼中便是止不住的喜意,“竟然是琳琅珠链?”

    爱不释手的拿在手中把玩,十七娘的笑意添了几分真心,将珠链戴上,左右观赏,“琳琅珠链共有三串,是当年琳琅夫人做来送给三个女儿做嫁妆的,一串被琳琅夫人的大女儿扔入深海,一串则与那苦命的二女儿一起葬身火海,一串与三女儿一起隐匿江湖……每一串背后都是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没想到,世人追求的琳琅珠链竟在公子您手中……”

    “不过……”十七娘眉头一挑,转动珠链上的玛瑙,“琳琅珠链代表的可是爱情,公子原本是打算送予哪家姑娘的?”

    谨睿不悦蹙眉,“不关你的事。”

    “呵呵呵,本以为公子是不喜欢女子呢,如此看来,还是奴家魅力不够啊。”

    “到底够不够三千两。”

    “呵呵,当然够,就是一万两也够,奴家可真是喜欢这琳琅珠链,可惜,可惜……”十七娘摇了摇头,取下珠链放回锦盒,“奴家没有夺人所好的习惯,不如今日奴家再为公子破一次例,这次就当公子欠奴家一个人情,他日奴家若有求于公子的地方,公子不得推辞,如此,可好?”

    谨睿看向十七娘,“不做伤天害理之事。”

    “放心,奴家没那个兴趣。”

    十七娘将锦盒推回谨睿面前,“公子有什么问题,尽管问吧。”

    “七日。”

    十七娘脸上的媚笑突然凝滞,明显有些为难,“公子的问题果然很难啊,奴家这次是做了亏本生意了。”

    谨睿并未话,十七娘也不指望他个木头能多解释什么,依旧妖娆的翘起二郎腿,“七日,是为剧毒,只对孩有效,其实这种毒没什么奇特的,就是会让孩高烧不退,无声无息的死去而已,至今为止,还没有谁能解七日的毒。”

    “这些我知道,我想问的是七日若是压制到成年,可有解毒之法?”

    “奴家从未听过这种状况。”

    谨睿有些失望,“刚刚你这个问题难,为何?”

    十七娘叹了口气,“多年前七日在江湖中就已销声匿迹,因为此毒用来对付孩子,是世人所不容的,此毒出自何处无人知晓,但奴家恰巧听过,只是这背后的家族,江湖中人都得让上三分,奴家今日了,怕是会有麻烦。”

    “我不会宣扬此事。”

    “奴家信得过公子。”十七娘微勾朱唇,“奴家也是几年前偶然得知,七日出自北漠欧阳家,这欧阳家是毒术世家,本就让江湖人闻风丧胆,加之欧阳家的女儿欧阳倩是缔远国的太后,就更没人敢招惹了,他们在北漠盘踞多年,势力太大,公子可千万不能惹急了他们。”

    七日本就为人所不容,谨睿若是冒然去找欧阳家问及七日,让七日出自欧阳家的事情流传出去,被江湖声讨,欧阳家必然会恼羞成怒,到时,恐怕连她也会受到牵连。

    离开了清茶楼,第二日,谨睿便到欧阳家大门观察,很快就转到后门,想着该怎么进去。

    靠着墙思考之时,脚边有什么东西动了动,谨睿低头,只见从狗洞露出来一女子的脑袋,娇的身影在狗洞挣扎了许久,硬生生挤了出来,爬出来后,女子趴在地上喘着气,显然被挤的不轻。

    谨睿见她身着华服,也不像贼,不,贼才不会这么狼狈。

    女子左右看了看,不看还好,这一看才发现旁边站着一个人,而且,是一个长的很好看的男人。

    女子眨了眨眼睛,尴尬的爬起身,拍拍脏兮兮的衣裙,手上带着的铃铛铛铛作响,“见笑,见笑。”

    谨睿别开眼,并未回答。

    这个男人长的,怎么这么好看?

    女子忍不住打量谨睿,引得谨睿不耐的瞥她一眼,虽是不耐的一眼,但她的心弦似被撩拨了一般,久久不能平复。

    “公子可知这是欧阳家的后门?”

    “嗯。”

    “那公子是想进去?”

    “嗯。”

    女子动了动眼珠,狡黠一笑,“公子是想求毒?”

    “算是。”谨睿看了女子一眼,似有所思,身穿华服从狗洞跑出,恐怕这女子与欧阳家有些关系。

    女子脚步欢快的凑近谨睿几分,“公子所求何毒?或许我……”

    “姐,姐,这是跑哪去了啊?”“快找,找不到你们都没好果子吃!”

    隔着墙有很多嘈杂的声音,女子暗道不好,一把拉过谨睿,“帮我躲过这些人,我告诉你想要的毒。”

    “可知七日?”

    女子目光微闪,“当然知道。”

    “什么声音?快把后门打开。”

    紧接着就是开锁的声音,女子有些急躁,“快走啊。”

    “随我来。”

    后门被打开,墙外却是空无一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