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内心深处的痛楚(7)
    饭后方莫寒去厨房帮忙,只留下任子安和唐茹在客厅里,唐茹像是早就知道任子安的用意,一副势在必得的姿态,坐在沙发上喝着茶。

    “是不是你去找了南栀?”任子安依旧是一脸默然的质问道。

    唐茹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吃惊的回复:“我?我去找她干嘛?”

    任子安的拳头渐渐握紧,眉间展露出愁意,当初他提出要娶南栀时,唐茹是死也不答应,说娶一个娱乐圈的女人是会伤了任家的脸面,坚决不允许自己和南栀交往,后来自己应允她的承诺,娶了方莫寒,可她依旧不放过南栀,现在顾南栀自杀,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自己的母亲——任家大太太。

    任子安看到母亲这般态度,狠狠地丢下几句话,随后摔门而去。

    “如果让我知道是你害死了她,别怪我不留情!”

    唐茹松了一口气,疲惫的躺在沙发上,睡起了午觉。等到方莫寒收拾好后走进客厅时,看到她睡着了,随手为她盖上一个毯子,跟管家打个招呼也离开了任家。

    回到南苑别墅,天已经黯淡下来,她叫了半天才发现紫桐不在家,想必有事出去疯玩了,她换下衣服,只穿了一件露背的深绿睡衣,大概是昨天晚上在车上睡了一夜的缘故,她一躺到床上就呼呼入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方莫寒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她朦胧的睁开睡眼,以为是紫桐回来了,也便没太在意,直到发觉有一双手正在床上乱摸,她才慌忙坐起来,叫出了声音“是谁?”

    周围黑漆漆的一片,没有任何回应,方莫寒摸索着打开了卧室的灯,才发现一个高大的身躯不知什么时候躺在了地板上,不省人事。

    方莫寒见状,从床上跳下来,将狼狈的任子安扶到了床上,任子安又是满身酒味,晕晕沉沉的,整个人显得颓废无比。

    感觉到有人正抓着自己,他迷惘的睁开双眸,一把将方莫寒压制在床上,用宽大的胳膊狠狠地牵制住瘦小的方莫寒。方莫寒被他压得生疼,用力的试图挣脱,可自己越是想逃离,越是被硬生生的搂到怀里。

    任子安疯狂着扒着方莫寒的睡衣,深绿色的睡衣瞬间被扒了下来,方莫寒雪白的肌肤暴露在任子安面前,方莫寒用尽所有力气反抗着,任子安灼热的吻袭来,她的唇被他紧紧地锁住,双手也被他牢牢攥着,她瞬间像是被夺走了呼吸一般令人窒息,任子安疯狂的想要吻上她的脖颈,方莫寒痛苦的叫出声音“任子安,不要。”

    任子安仿佛听到了,停止了动作,晃了晃脑袋随即倒在了床上。

    方莫寒松了口气,摸起被扔在床边的睡衣重新穿上,刚才着实被吓了一大跳,她飞速进了浴室,哗哗的水声不久便传了出来。

    任子安醒来的时候才凌晨五点钟,他艰难的拍拍脑袋,却什么也记不起来了,环顾四周,自己怎么来了南苑,真是奇怪!

    踱步走到客厅,才看到沙发上的方莫寒正在熟睡。任子安心里咯噔了一下,昨晚自己又去了酒吧,喝的不省人事,迷迷糊糊的开车到了这里,但是她怎么在这?

    任子安看着方莫寒身上只是简单的裹着一件薄纱睡衣,安详的躺在沙发上,双手依着头,似乎还在做梦。

    任子安心里糟糕极了,看来昨晚没有发生什么,他有些庆幸,只想快点逃离,趁那个女人还没醒来之前赶紧溜之大吉,他蹑手蹑脚地从衣柜里翻找着能换洗的衣物,可是因为长期不在南苑居住,衣柜里大多都是最初结婚时准备的几套正装,如今已经落满灰尘,任子安叹了口气,脸上有了些许愁意。

    浑然不觉方莫寒已经站在了卧室门口,微弱的声音响起“你在找什么?”

    任子安闻声转头看到方莫寒靠在门边,深绿色睡衣简单的包裹着她曼妙的身姿,一张未经任何浓妆淡抹的脸依旧清纯无比,过肩的长发遮住了半张脸,她看任子安将衣柜弄得已是一片狼藉,才大胆开口问道。

    任子安转过脸去,清了清嗓子,简单的突出三个字,“找衣服。”

    方莫寒蹲下身子,简单的翻了两下,就拿起一件深灰色西服外套,递给愣在一旁的任子安,说:“好久没穿了,你看还合身吗?”

    任子安依旧是露出一副冷艳的面容,猛地将衣服夺了过来,帅气的披在身上,还别说,还是很合身的。

    任子安似乎是毫无感谢的意思,直接了当的质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住?”

    方莫寒顿时觉得有些可笑,明明是两个人的婚房,自己的丈夫却在质问自己为什么住在这里,心里有些难受。

    “奥……那个……”吞吞吐吐还没有把话说完,任子安就直接打断她的话,“我不管你住进这里居心何在,以后只要这里有你,我就不会踏进这里半步。”任子安目光里充满决然,方莫寒怔在原地,看着任子安离开的背影,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似的,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疼。

    自己痴心妄想顾南栀就可以有接近他的权利,却没想到在任子安心中无论多么的空,都始终不会有自己的位置。

    在任子安心中,她方莫寒只是一个低任何人一等的罪人,一个骗子。

    “你以后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只要你在,我就不会踏进这里半步。”

    “有多远滚多远!”

    任子安每一次只要一开口就可以让方莫寒跌进十八层地狱,生无可恋。

    ————

    郊外,一辆黑色奥迪上,任子安正在抽烟,烟雾缭绕,遮掩了他绝美的脸,轻轻吐出一个烟圈,他随手将烟头熄灭。

    坐在他身边的方正启正在像一只哈巴狗一样,巴结着任子安,“任总,我求求你看在方家和小寒的份儿上,就饶过我这一次吧,我也是迫不得已的,你也知道这一段时间方氏资金很是紧张,但我保证半年之内公司一有所好转我就把钱还给任氏……”

    任子安一直未说话,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还,你拿什么还,两千万的漏洞你倒是给我补啊!”听到任子安大发雷霆,方正启低着头不停哀求着,任子安没脾气的将一个档案袋扔给他,“想我不告你可以,把这个签了。”

    方正启战战兢兢的打开,“什么,你要收购方氏?”

    方正启万万没想到任子安会做的如此绝情,那可是自己半辈子打下的江山,怎么能说收购就收购呢?

    任子安看着方正启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屑的开口:“你只有这两条路,一是让我收购方氏,二是……”

    “坐——牢”

    任子安字字珠玑,方正启用颤抖的手拿出里面的文件,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刚刚涉入商业圈里的年轻人是名副其实的心狠手辣。: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