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内心深处的痛楚(10)
    任子安站在旁边,心想这个女人是有多好骗,别人说什么都信,难不成真给他三万块钱。

    正想着,就听到方莫寒对男孩说“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今天我会给你钱,以后有什么事不要再去偷东西了,来找我。”男孩还没有接受,任子安一把方莫寒递过去的名片夺过来,攥在手里,方莫寒向他投来迟疑的目光,任子安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呐,给你。”

    、方莫寒嘴角轻轻上扬,把任子安的卡递给身边的男孩,男孩拿到卡,点头哈腰的,不停地说着“谢谢”

    方莫寒想任子安表面上那么的冷血,但其实还是有温暖的一面。

    正当方莫寒感到自己做了一件好事而感到高兴时,任子安无奈地摇摇头,低头猛然看到方莫寒的脚被高跟鞋磨得红了一大片,好像都起泡了,心里抽动起来。

    方莫寒正想谢谢他,却看到他向自己露出了后背。

    回医院的路上,方莫寒一直伏在任子安的背上,双手环着任子安的脖子,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言语,但方莫寒分明感到自己小鹿乱撞起来。如果不知道两人的过节,就会真的以为两个人是相恋已久的爱人。

    另一边,林衍看到任子安走远了才倒吸一口气,躲过一劫,刚才要不是夫人在这,恐怕自己小命都难保了!

    刚想下床就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他以为是任子安折返,立马乖乖的躺到了床上。

    进来的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女孩,手里拎着一大袋水果,风风火火的。林衍慢慢睁开眼等到看清来人是谁是才叫出声音“是你!”

    吴梓桐朝他眨眨眼睛,“你醒啦。”边说边走近病床,林衍慌忙从床上跳下来,狼狈的叫出声音“你别过来”见他这般紧张吴梓桐尴尬的笑笑,摆摆手说“你别激动,我不会害你的。”

    林衍一想那晚的情形,身上就冒了一身冷汗,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疯子,说不定又是心怀鬼胎。

    “你看,我是来看望你的。”吴梓桐指指手中的水果,林衍这才放下戒备,吴梓桐像只小野猫一样直接把他按在床上,露出天真的笑容,林衍措手不及,“你要干嘛”

    “乖,快躺下。”吴梓桐用手拍拍他的肩膀,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笑。

    林衍被她强行按到了床上,还以为她又要干什么出格的事时,吴梓桐软绵绵的拳头便落在了他的背上,稍带节奏的锤着。

    林衍得意地笑笑,想不到这个女人还会这样对待自己,此刻的他就像征服一只小野猫一样,别提有多开心了。

    吴梓桐像是哀求似的打探道“林叔叔,您看,我都给您捶背了,您就饶过我吧,就别向法院起诉我了。”

    林衍的脸瞬间黑下来,“吴小姐,敢问你今年芳龄几何?”

    吴梓桐被问的不明不白,说:“二十二。”

    林衍爆列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就比我小两岁,你叫什么叔叔?”

    吴梓桐不好意思的看着抓狂的林衍,心里嘀咕道,谁让他长得这么老的,这么成熟的。

    “想要我不告你可以,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林衍让吴梓桐靠近,贴着她的耳朵轻轻开口“我要出院。”

    ————

    任子安一直背着方莫寒到了医院,方莫寒本想下来但任子安仿佛没有这个意思,他背着她去了外伤科,直到看到医生为方莫寒上好药才有离开的意思。

    方莫寒在门口叫住了他,喊了一句:“谢谢你,钱我今天就会打给你的。”

    任子安倒也是停下脚步,径直走到她跟前,把她逼到墙边。

    方莫寒整个人紧张起来,直到任子安紧紧抓住她的手腕,她才叫出声音“你干什么!”

    任子安打量打量她娇弱的样子,他现在有些搞不懂眼前这个女人,他本以为上流社会的女人本该是一个样子,拜金贪婪,见到他会千方百计的巴结,但是她却那么天真的去帮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方莫寒灼热的呼吸撒在任子安脸上,任子安这才发现自己和她靠得这样近,他松开她的手,说:“那天酒吧的事,我们扯平了,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方莫寒呆滞在原地,原来他只不过是想尽快和自己脱离关系。

    任子安回头看看她,像是调侃地说:“至于钱,你不用还,因为那张卡里根本就没有钱。”

    方莫寒听了,心里一怔,叫住正要走远的任子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妈妈怎么办。”

    任子安“呵呵”地冷笑着,到了现在这个女人还是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也真是傻的可爱。

    看到她疑惑的神情,任子安最后看了她一眼,只说了一句话,“因为他是骗子。”

    方莫寒心里跟针扎了一样痛,她没有想到任子安会这样做,那可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怎么可以这样冷血,亏她以为任子安会有善良的一面。

    北海墓园。

    一个一身西装笔挺的在一个墓碑前,将一大束栀子花放到墓前,他满脸深沉,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可以看透红尘的眼睛,精致的面孔足可以让人为之沉沦,他对着墓碑,发呆了好久好久,似乎不能接受亲人离去的事实。

    直到保镖走过来和他说时间不早了,他才不舍地把眼神从墓碑死者的照片上离开,他慢慢说了一句话“南栀,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伤害你的人付出代价。”

    夜无声无息的吞噬黄昏,方莫寒一身素衣,坐在床边看着远方渐行渐远的光芒,心里还在想着白天的事情,她不理解为什么任子安耍自己还不够还要去戏弄别人,他在自己面前永远都是一缕烟令人捉摸不透,但是自己对于他却是白纸黑字,清清楚楚。

    或许,她也甘愿做一个傻瓜,做一个他的傻瓜。

    或许这么多年来,她所爱的的就是这么一个不可一世的任子安,他像是她心里的王,是她花了十年光阴来追寻的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