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内心深处的痛楚(11)
    任子安仿佛是看了一场闹剧,等到大家静下来,他终于站起来,把手插在口袋里,霸道的开了口“好,既然令千金都已经把我们的协议撕毁,我想大家也都知晓方氏的情况,那么请方家立马返还我们接触的贷款,一共两千万。”

    方莫寒一直盯着任子安,听到两千万这个数字,她想起那个悲伤的夜晚,任子安就是拿着两千万来威胁自己,把自己丢在雨里,害自己整整发了一夜的烧。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方莫寒面对任子安步步相逼,竟然放出承诺,在两个月之内还请所有钱,而且方氏也会在两个月内摆脱危机。

    任子安听到她的话,心想口气倒不小,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他没想到方莫寒会有这样的魄力,可惜他坚信她不会做到。

    “好,那我们各位就两个月后见分晓吧。”任子安似笑非笑的绕过方莫寒,没有给她一丝表情。

    方莫寒其实紧张的手心已经满是汗意,但还是假装镇定的做出了会议室,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和自己的丈夫当中对峙,立下赌约,恐怕他对自己更恨了吧。

    任子安从会场出来,对林衍就是一阵痛骂,要不是他放她进来,今天事就成了,林衍不知道受了他多少次骂,早已习惯,他心里也为方莫寒的做法感到吃惊,但是看到今天宴会上任子安阴沉的脸,不禁得意起来,他从未见过竟有人如此大胆敢打脸任子安,不过他更是担忧,方莫寒大话都放出去了,两个月后做不到岂不是死路一条。

    正当林衍想得入神时,无意中发现不远处正靠着路灯呕吐的方莫寒,他叫了一声“夫人”,惊醒了正在后座闭目养神的任子安,任子安睁开眼,车上已经是漆黑一片,林衍的车灯将前方的方莫寒照亮,微弱的灯光下,方莫寒纤弱的身影出现在两人面前,她今天晚上应该是多喝了一些酒,脸上泛起红晕,醉意满满,凉风习习她只穿了一件粉嫩的抹胸晚礼服,显得美丽无比,只是……

    “总裁,夫人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林衍担心道。

    任子安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也跟着担心起来,大晚上的,一个女孩子确实很危险,他本想下车把方莫寒拉上来,但回头想想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明明是他说让她离自己远一点的,明明是他想要把她逼上死路的,可是现在自己竟然想要从她回家,任子安最终还是没有下车,他让林衍下车给方莫寒披上外套,把她打好车回家,林衍觉得莫名其妙,为什不自己去。

    “夫人,你没事吧。”林衍绅士的为方莫寒披上自己的外套,方莫寒冲林衍笑笑,“嗯?林衍,我没事。”

    方莫寒不断挣脱林衍的搀扶,林衍本想扶住走路跌跌撞撞的方莫寒,谁曾想方莫寒猛地倒在他的怀里,林衍全身像触电一样向后退了几步,方莫寒的头埋在他的怀里,放声痛哭。

    “为什么,为什么”方莫寒哭诉着,她心里太苦了,她太需要依靠了,林衍看到方莫寒这般痛苦,心里也跟着疼起来。

    而不远处一直坐在车里的任子安正一支一支的抽着烟,车里很黑,但没有他的心情更黑暗。

    任子安静悄悄地坐在车上,他听着方莫寒微弱的声音,她在质问为什么自己要这么折磨她,传到他的耳朵里,仿佛一把刀刻在心上,留下血痕。

    方莫寒还在抱着林衍痛哭,任子安莫名的恼火起来,移到驾驶座上,驱车而去,林衍看到任子安开走了车子,本能的叫出声,任子安不予理睬,反而加速。

    在爱情面前,他们都像小孩子,既顽皮又脆弱,既勇敢又胆小,害怕什么呢,害怕被对方看穿自己的心意从而无地自容,只是,方莫寒这样做是因为太爱,任子安是因为,不爱。

    渐渐喜欢上夜晚,因为黑漆漆的环境正趁灰色的心情,任子安来到外滩,吹着来自大海的风,他时常想要是当初自己不跟母亲赌气,不娶方莫寒,要是顾南栀还活着,现在的他也不至于变成这样流落街头,表面锦衣玉食,光鲜亮丽,实则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孤单的人,他除了利益,除了金钱,还有什么,还剩什么……

    ——————

    林衍打车把方莫寒送到南苑时,吴梓桐尚未睡下,两个人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怎么是你。”

    林衍不屑的看了吴梓桐一眼,把方莫寒轻轻放了下来,听到吴梓桐大惊小叫道“你对我们家小天使做了什么?”

    林衍瞥了她一脸滑稽的模样,走的时候只留下一句“记得周末晚上的约。”

    要不是林衍走远了,吴梓桐的拖鞋应该可以落到他的头上,“你个死变态,老娘又没答应你。”

    林衍回过头做了个鬼脸,“别忘了,我可以告你故意伤人罪的。”

    “你……”

    吴梓桐端详沙发上正熟睡的方莫寒正在说梦话,眼角隐约好像有泪花,她心里一惊,发生了什么?

    林衍想到任子安开车离去的背影,再想想吴梓桐刚才无心的话语,越想越觉得可笑,总裁刚才是吃醋了吗,那么生气干嘛,还把脸拉得那么长。

    接下来的几天,方莫寒只得到处借钱,她几乎把圈里所有的朋友的电话都打烂了,但是筹到的钱数寥寥无几,那些原来与方家关系很好的公司也找了各种各样的借口推众脱,现在大家谁都知道方莫寒当众和任子安较量,大多数人在谈论她嚣张同时,也都不看好她,更何况借了他钱,不就是和任家做对吗?

    任子安倒也是等着,等着两个月后方莫寒哭着求自己,可是越是这样,方莫寒就越是不想放弃。

    “廖总,您再考虑一下,这个项目提升空间还是很大的,您再看看。”方莫寒一直堵人到停车场,对方却一点面子也不给,“我说方小姐,你还是另择高就吧,我恐怕不能……”说着直接开车离去,险些撞到方莫寒,方莫寒手里紧紧握着快被自己汗水湿透的方案,叹了口气。

    皇家会所。

    方莫寒一进门一股烟味酒味就扑鼻而来,不禁咳嗽起来,环顾四周终于找到坐在美女堆里的里男人,男人正和几个女人亲热暧昧,几个穿着性感的女人正投怀送抱,方莫寒清了清嗓,男人才注意到她,抬头看了她一眼,不屑的开口,“方小姐,我说你就别执着了,我是不可能投资的。”

    方莫寒一脸诚恳地把文件从包里拿出来,想要递过去,“王总,我想您要是看了我的方案,会感兴趣的,毕竟左岸和方氏这么多年的合作。”

    王总瞥了一眼桌子上的文件,根本就没有去翻一页,他打量打量方莫寒,方莫寒一身工作装,虽不像这些女人一样妩媚妖艳,但也是前凸后翘,秀色可餐,方莫寒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有些不自在的往后退了几步。

    “王总,王总,您考虑好了吗?”

    王总终于收起垂涎的目光,“好,我签也可以,但有个条件。”

    方莫寒眉宇间闪过一丝喜意,急忙问:“是什么。”

    “你陪我一晚。”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