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你的爱,我的伤(4)
    管家放到手上仔细抚摸着,赞不绝口,“太太,您的手还是这么巧,织的真是好啊。”

    唐茹细心地将毛衣收起来,对着管家说道:“再过半个月就是老太太的生日了,我就是想自己做一样东西,也算尽尽孝心。”管家点点头,她在任家这么多年,也看得出来唐如是真的希望这个家好。

    “对了,老太太最近身体怎么样,还在继续吃药吗?”

    管家回答:“老太太最近身体很不错,只是经常……”

    “经常什么?”

    “经常吵着要孙子,说什么有生之年唯一的医院就是报个重孙子。”

    唐茹并未感到奇怪,人家就任子安一根独苗,好不容易算尽心思让他回国成了家,他却一心只想着那个女演员,老太太虽然生病常年卧病在床,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清楚,她老了老了跟平常家里一样,也就想着儿孙满堂,颐养天年。她又何尝不着急,只是任子安一直恨自己比他娶了方莫寒一直不肯回家,现在两个人都搬出了任家,她也不知如何是好。

    管家似是看出她的愁色,说是为她想出一个主意。

    方莫寒激动地一夜都没怎么睡着,她早早的起床做早餐,卧室那边传来吴梓桐“呼呼”的声音,她没打算去吵醒吴梓桐,就在桌上留了个纸条,匆匆忙忙出了门。

    方莫寒看看表,这还不到七点,自己果然还是这么痴心,永远不想错过他,哪怕一分一秒。

    她想任子安独自一人住在北环的别墅,一定是没吃早饭,于是又折返打包了一份早餐继续站在路旁等待,清晨南苑小花园里的花儿开得正盛,散发出迷人的香气,芳沁人心。

    方莫寒手里拎着袋子,耐心的等待着,她今天穿了一件牛仔裙,只化了淡妆,散下的头发被蓝色的发宽别在脑后,虽是简单的素颜和普通的打扮,但是依然是美的动人。

    方莫寒一直等,不停看一眼手表,已经七点半了,任子安却一直没有出现,街道上空无一人,阳光渐渐出现,照亮她有些失望的面庞,她心里有些急了,他怎么还没来,应该是路上堵车了吧,或者出发晚了,她想各种各样的理由不断安慰着自己,她选择相信任子安,毕竟昨天是任子安亲自约的自己。

    “小天使,你还没走。”吴梓桐看到一直在路口等待的方莫寒,叫了她一声,方莫寒没说话,吴梓桐叮嘱了一句不要迟到,就匆匆忙忙离开了。

    方莫寒看着袋子里的早餐已经变凉,手表上的分针时针不停的转动,她探望远方,任子安还是没有来赴约,她失望的将早餐放到旁边的桌子上,眼眉低垂,再也掩饰不住心里的悲伤。

    她猛然想起前些天,他一样是将她约到咖啡店,自己冒雨等了他一个下午,结果被他放了五个小时的鸽子,她还是太傻,太天真,每次都相信他,可能他真的就是在耍自己,好了,现在他成功了,他又一次成功耍了她。

    早晨九点,方莫寒赶上了通往市中心的第三辆公交车,她坐在坚硬的座位上,看着晨曦曼洒整个城市,再也打不起精神来。

    南苑街道旁边的小休息桌上,只剩下一份凉了的早餐,在无人注意的角落慢慢发霉……

    糟了,任子安双手捂脸,自己和那个女人约定的是七点,现在都超了两个小时了,她肯定是失望地走掉了。

    林衍从后视镜看到任子安懊恼的神情,多嘴的问:“怎么了,总裁是约了人吗?”

    任子安的回答可谓是牛唇不对马嘴,“如果你和一个人约好,你毁约了,那个人还会等你吗?”

    林衍长“嗯”了一下,接着来了一大串分析,任子安静默的聆听着。

    “这就要看赴约的是什么人了,要是很在乎的话当然会等下去……”

    任子安整颗心提起来,重要的人,自己算吗?

    “不过,要是被放鸽子久了,谁也受不了。”林衍口不遮掩的分享着往日约会的经验。

    林衍头一次听到任子安问自己这种问题,虽然没有点明是谁,但林衍还是好奇的八卦道:“总裁是放了女孩鸽子吗?”

    任子安听他这么一说,回绝了几句难听的话,让林衍一边去,林衍看着任子安脸上从未有过的微笑,心里打了鼓,肯定是被自己戳破了心思不好意思了。

    车子刚到公司,林衍刚想让任总下车,没想到任子安直接麻利的做到驾驶座上,林衍扒着车窗,冲任子安喊着:“总裁您去哪,上面还等着您回去开会呢!”

    任子安凌厉的眼睛直接落到林衍身上,弄得林衍浑身哆嗦,不寒而粟,“你给我起来,刚才没把你踹下来就不错了。”

    听了任子安霸气的话语,林衍还想阻拦,他就不信任子安会开车把他撞死,可是事实告诉他,他错了,任子安失去理智时,什么都做得出来。

    任子安直接开着车子扬长而去,溅了林衍一身浑水。

    任子安将车速直接飙到80迈,急速驶向南苑,他心里想,万一他是那个重要的人呢?

    可是当他的车子停在南苑街道口时,方莫寒已经率先离开了,任子安进了南苑别墅也没有发现有人在,他呆坐在街道旁的休息椅上,心里无比难受,那个女人终究还是没有等自己,他看看手机上的时钟,十点多,三个多小时,那个女人都没等下去。

    原来在她心中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重要的人,终究不是那个值得她等待的人,但任子安却浑然不知,方莫寒已经等待了整整十年光阴,十载春秋到底抵不过这三个小时的疼痛。

    明明是自己来晚了,他心中竟然在愤怒方莫寒不等自己,任子安回过神来时,笑出声音,那是自嘲,他嘲笑自己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做了难么多失去理智的事情,放着公司上百万的单子不谈,来着等一个不在乎自己的人。他越想越生气。

    “真是疯了。”任子安自言自语了一句,开车缓缓离开了,他不会想到刚才的桌子上放的就是方莫寒精心为他准备的早餐,褐色的袋子静止在原地,在太阳的照射下格外平凡,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记起它,再拿起它。

    两个人也不算错过,因为错过的前提是彼此爱着,因为爱,错过不算过错,但是不爱,错过也就成了不可原谅的过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