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你的爱,我的伤(5)
    林衍一个人单枪匹马应对着要谈判的公司,终于盼着任子安回来了,刚见到救星,没想到任子安冷着一张脸进到办公室直接浇大家冷水,宣布会议结束。

    林衍胆战心惊地站在任子安旁边,很明显,任子安心情不是一般的坏,他烦躁的翻着桌子上的文件,看不下去的样子,嘴里一直口出狂言,一上午只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把公司上上下下的部门都骂了个够。

    林衍听到茶水间几个小员工嚼舌头,还问到他:“林哥,你说今天任总是吃了枪药了吧,那么生气,一生气就拿我们开涮。”

    林衍听了,轻抿一口绿茶,耸耸肩说道:“谁让公司是人家开的呢,有本事你也这么拽。”不过总裁也真是奇怪,刚才还好好地,一回来就大发雷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林衍收起心思,在平板上开始浏览网店,既然老板都出了钱,他这次也要买个拿得出手的手机不是。

    吴梓桐整天泡在酒吧和女装店里,刚做完指甲,她看了几眼手机,嘴里骂起来“死林衍,敢不接我电话。”方莫寒忙碌了一天,面对着方氏近几天的项目,她整个人忙的已经是焦头烂额,一个人站在公交车上,凝望窗外,城市已经在夜幕时闭上明亮的眼睛,所有的人都忙着走上回家的归途,街上人行道人来人往,却没有人肯为她提供一个肩膀让她靠一靠。

    方莫寒还记得小时候,每次她坐车回家母亲总是早早的在家门口等待,那时候社区的居民都诋毁母亲,经常当着母亲的面说一些难听的话,母亲虽是一个刚烈的女人却也不会生气,每次都不去理会,从小母亲便教育她凡事都要为别人找想,自己受点委屈不算什么,只要身边的人好就是最幸福的事。脑海里回响着母亲曾经的话,方莫寒眼角有泪珠弹落,这么大的世界,谁又知道她心里的苦痛。

    ————

    方莫寒回南苑时,远远的看到一辆蓝色奔驰停在黑夜中,她走进去,发现唐茹正在屋里四处走动,她愣着站在玄关处,管家见她回来了,急忙亲切的招呼道:“少奶奶,您回来了!”

    方莫寒笑脸相迎,唐茹闻声从卧室出来看到她一直抓着她的胳膊不放问东问西的,说什么吃的喝的好不好,最近有没有出什么事,方莫寒客气的倒了几杯茶,唐茹很明显是带着目的来的,方莫寒不用猜就知道是来催生的,嫁进任家的第一天唐茹就明确的告诉她,她来任家什么都不用做,乖乖给任家延续香火是最重要的。

    方莫寒趁着去洗手间的功夫,赶紧给吴梓桐发了个微信,这要是让太太知道这些天她一直没有和任子安住在一起就彻底完了。

    唐茹坐了好大一会儿,婆婆妈妈的说了好多,最后问道:“子安怎么还没有回来?”

    方莫寒假装知晓地“嗯”了一声,唐茹显然有些不悦,“这小子也真是的,他每天都回来的那么晚吗?”

    “也不是……他……最近……加班,公司比较忙。”方莫寒没敢去看唐茹的眼睛,她根本就没有和任子安睡在一个房间过,更别妄想任子安会碰她。

    唐茹翘着二郎腿,一直盯着方莫寒看,她听到方莫寒语无伦次,说:“奥,是吗,我怎么听说子安昨天是在警察局过的夜,今天一大早才被保释出来。”

    唐茹的话划过耳际,方莫寒心里怔了一下,警察局?任子安昨天晚上进了警察局?这是怎么回事啊?

    唐茹见方莫寒还是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轻蔑的笑着,方莫寒那点小心思她还不知道,她没等方莫寒开口解释就从沙发上站起来,整理整理衣襟,凑到方莫寒耳边嗫嚅了几句便离开了。

    “你是聪明人,赶紧生个孩子,你和方家就都有救了。”

    唐茹都已经走远了,方莫寒依然愣在原地,她没想到唐茹会这么直截了当的直接点破自己,给自己下马威,归根结底,唐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任子安,自己只不过是她的一枚棋子。回过头来看看唐茹送来的大包小包的补品,都燕窝海参一些大补的东西,方莫寒一看到就倒胃口。

    方莫寒猛然想起刚才唐茹说的话,脑海里浮想联翩,怪不得任子安今天早上没来,原来他昨天被关进了警察局,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故,不知道有事没事,他有没有受伤啊!

    明明心里很担心某人,她依然拿着手机犹豫了好久,打还是不打,可是打过去说什么呢,他那么讨厌自己,恐怕不会打理自己吧,可是……万一他真的出事了怎么办,就这样一直念叨了好久,她在客厅走来走去,不停地自言自语。

    任子安正在办公室里阅览文件,林衍刚刚下班,他一个人也懒得开灯,天渐渐昏暗下来,他却面临着如山如海的文件,奋笔疾书,手机震动时,他还以为是刚才惹他生气的员工,接过后直接劈头盖脸的骂着:“我不是说了吗,重做报告给我。”

    电话那头的方莫寒听到任子安愤怒的声音,“噗呲”笑出了声,还能骂人,看来是没什么事,任子安听到她的声音,才明白自己在她面前失了态。

    任子安放下手里的笔,无厘头有些欣喜,明明被这个女人惹得一整天都高兴不起来,现在接到她的电话,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他竟然是这种心情,很奇怪但是又不受控制。

    “是我,方莫寒,听人说……你出事了……没事吧!”

    任子安听着方莫寒结结巴巴的,咧开嘴,她这是在关心自己吗?但是要是知道自己被关进警察局过了一夜岂不是要被笑话死啊!

    “没事没事没事。”任子安紧张的连说了三遍没事,方莫寒又被逗笑了,任子安听到她清脆的笑声,皱起眉心,自己是说错什么了吗,有这么可笑吗?

    他刚想为早上的事情抱歉,就听到她说道:“那个……太太说过两天奶奶生日让我们准备准备过去参加宴会。”

    任子安有些失望,原来她打电话不过是为了传达母亲的话,并不是专门关心自己……

    方莫寒感觉到他沉默,尴尬的气氛蔓延,她以为是自己打的这个幌子不够好,刚想说要挂掉,任子安就来了一句“你现在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