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情窦初开恋上她(5)
    暮色褪去,月亮悄悄爬上树梢,几颗明星似有似无的挂在夜空中,为这夜色横添几丝光彩,公路上车来车往,白城和吴梓桐就站在旁边的柏油路上,白城小心的捂着女孩的眼睛就好像小时候过生日给她准备惊喜时的感觉一样,神秘而又期待。

    “二……”白城还在掐表倒数,吴梓桐好奇的闭着眼睛,她心想白城也搞不出什么名堂来。

    一个“一”字脱口而出,白城轻轻把手拿开,吴梓桐慢慢睁开双眼,耳边首先听到的是“啪啪”的声音,循声望向天空,她随即一声惊叹,白城走到她身边来,静静望着她眉心舒展的侧脸。

    只见随着一声突如其来的响声,打破了久违的不能喘息般的的寂静。一团彩色的光芒快速上升着,留下一线灰色的烟雾。啪!一朵“花儿”在空中盛开了,绽放了。分裂成无数小小的光点,照亮了夜空,定格在了风的心里。紧接着烟花就像银河瀑布一般倾斜天空,将原本黑暗的夜空照耀的绚烂无比,一束束烟火好似流星雨划过夜空,留下一道道美丽而又永恒的影子,将地上人们的脸庞映照成绚丽多彩的颜色。

    看着惊异无比的吴梓桐满脸微笑,白城不觉靠近她一些,“小桐,这是我为你准备的,欢迎你回来!”

    吴梓桐大概是因为烟花声音太大的缘故没太听清楚,大声喊着:“你刚才说什么?”

    白城没有因此气馁,趁着小桐看烟花的时候,突然贴近她的面庞,在她的脸颊上留下一个轻吻,随后伸手将女孩搂在怀里,紧贴她的额头,吴梓桐被突如其来的吻弄得慌乱,灵动的眼睛中闪出彷徨。

    白城就这样离她不足几厘米的距离,深情的说出那句憋在自己心底整整十年的话:“小桐,我爱你。”

    烟花还在空中绽放,“啪啪”响个不停,嘈杂无比,白城的这句话却依旧清晰地响在耳边,吴梓桐彻底慌了,她使劲地推开白城,口里不停喃喃着:“白城,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一边说一边用手捶捶自己的脑袋,好像刚才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子砸在她心头最柔软的地方。

    白城似乎早就会料到这个结果,他暗暗安慰自己,上前想要拉住吴梓桐,吴梓桐却慌张的跑开了,在黑暗中,白城注视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想要追上去却再也没有前进的勇气,只是僵硬在原地,继续看着天空,有两行热泪不自觉流了下来。

    吴梓桐拼命地跑着,她一定要快点逃离,因为她知道再待在哪里恐怕自己真的会动心。

    不可否认,白城真的是一个会让她惊喜的人,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她现在不敢保证,她究竟有没有动心!

    她突然脚下一滑,“啊”地一声摔倒在地上,痛意灌满全身,她听到旁边的路人在惊讶的指着天空说:“哇,真的好浪漫啊!”

    她抬起头再观察天空,不觉惊呆了。

    唯美的黑色银河被烟花遮掩,烟花整整齐齐的排列,组成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字:“我爱你,小桐。”

    女孩静静地坐在地上,顾不得较低的疼痛只是凝望着天空,泪水随着绽放的烟火喷涌而出,原来,这才是今天晚上他为自己准备的惊喜,可是自己竟然没和他亲眼观赏。

    她终于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伤悲,捂着发不出一丁点声音的喉咙跌坐在马路上,一颗颗冰凉的泪珠落到地上,溅出水花,映照出黑暗中她深沉动人的眼睛。

    白城已经再没有兴趣去欣赏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他直接抹干眼角的泪花,转身离开。

    他知道自己无论再怎么努力,在吴梓桐心里顶多算个哥哥,或许连哥哥都称不上。

    天空中的烟花固然美丽,但它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意义,孤独的在空中悄悄绽放,不再像原来一样满是光彩。

    方莫寒坐在车里被“啪啪”的声音吵醒,她迷离的望向窗外,长大了嘴巴,真的好美啊,任子安在一边打开天窗,这样方莫寒可以更清晰的观赏头顶的美景。

    “怎么,你喜欢?”任子安的话同样被吵闹的烟花声掩埋,方莫寒突然叫道:“快看。”任子安闻声抬头,看到天空中出现的几个字,心里暗笑,原来这就是白城所说的惊喜。

    他听到方莫寒说:“这应该是白城给小桐准备的吧,好漂亮,小桐好幸福。”他看着方莫寒一副沉醉的样子,像是给篮球队鼓气加油的啦啦队就差喊出来了。

    眼前这个女人这么容易满足,明明不是她的,她还这么高兴。他暗自在心里承诺有一天也要给方莫寒一个惊喜,一定比这个还要精彩。

    ————

    吴梓桐直接脱掉高跟鞋赤脚在公路上奔跑着,她洗今生最快的速度跑向刚才和白城在一起的位置,她想告诉他她看到了,看到了他的心意,她要和他在一起。

    沿途的风景不停的倒退着,虽然脚下踩的是坚硬无比的公路,但是她却浑然感觉不到疼痛,只因为路的尽头是爱的方

    可是当她大汗淋漓地达到原地时,四处找寻却不见白城的身影,她冲着整条街无力地喊着“白城”,可他已经伤心的离开了,吴梓桐找了很久,得知他离开后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或许,终究是有缘无分吧!

    白城一个人徒步去了附近的酒吧,此他刻心底的痛应该只有靠酒精来麻痹才能不那么伤害自己吧!

    林衍恰好骑着自行车经过看到一大群围着一个女孩,他慢慢挤进去才看清人群中央正在恸哭的吴梓桐,他绕过人群,疾步跑到她身边抱起她:“你这是怎么了?”

    吴梓桐脆弱的像一颗小草,一触就要枯萎,见到是林衍,她双手圈住林衍的脖子,将头埋在他的肩头,痛哭的说道:“林衍,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林衍直接把她抱走逃离熙熙攘攘的人群,为她披上自己的外套,将她放在后座上,骑上车子,吴梓桐双手紧紧地搂着林衍的腰,林衍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看到她被围在人群中间,哭得撕心裂肺,看到她这么柔弱,他心里就是一阵疼。

    白城在酒吧喝个烂醉,身上没有带钱老板以为他是无赖就将他扔在了大街上,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有了些醉意,整个人显得颓废无比,他在心里骂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明明说好这次被拒就放弃,怎么还是放不下?

    他浑浑噩噩的走在大街上,烟花早已消失,他的惊喜,恐怕小桐也没有看到吧,没看到更好,省得自己再有念想,回想起再伤心。

    有时候有些人明明是那样的相配,可是各种机缘巧合只能让他们擦肩而过,从此,乖乖做路人。

    醉酒的他迈着狂乱的步子上了办公楼,发现自己的办公室竟然还亮着灯,他好奇的爬上楼,发现一个身影正在办公桌旁忙碌,他刚进去就将外套整个摔在沙发上,“你是谁?”

    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凭空传来白城的声音,着实将正在整理文件的女孩吓了一大跳,她看到白城一脸醉态的站在门口,怯怯地回了句:“总裁,是我。”

    白城眯着眼睛,走进一看才认清那是徐吟,他坐到沙发上,揉着眉心问道:“你怎么在这?”

    徐吟将最后一沓文件摆放好,随口回了一句:“我今晚加班,见您桌子有些乱就整理一下。”

    徐吟闻到白城身上浓浓的酒味,马上担心的走近他,见他有些难受的靠在沙发上,整张脸泛着红晕,依旧精巧绝伦。徐吟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拉起白城,白城本就有些重,徐吟一个细弱的那些人费了好大力气才扶着他进了电梯,白城整个人都倚在徐吟身上,她双手抱着他,心里一阵悸动,不禁多看了白城两眼,男人俊俏突出的五官,极致完美的脸型让人忍不住沉沦。她不禁呆住了,心里默念:白城啊白城,你还记得我吗?

    徐吟隐约记得白城在公司附近有一套公寓,她上次送文件是去过,根据模糊的记忆她将白城带到别墅,她从白城口袋里摸索出来钥匙,“咔”地打开门,一片漆黑,回头看看白城还靠在自己肩上,嘴里说了一路:“小桐,小桐,不要离开我。”

    她扶着白城走进去,原本想就此走掉,可是看到白城一个人昏昏沉沉的,她就大胆的尝试着帮忙脱掉他的衬衫,可是刚刚靠近就一下子被白城圈到怀里紧紧地搂住,动弹不得。

    白城整个人陷进徐吟的身体里,二话不说就开始靠近徐吟绝美的脸蛋,轻轻吻上徐吟的脸颊,徐吟马上像触电一般想要躲闪,可是整个人牢牢的被眼前的男人锁住,男人嘴里开始狂叫:“你为什么要躲,我等了你那么多年难道还不及一个小助理吗?我可以给你一切的,我爱你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