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情窦初开恋上她(8)
    “不错啊你,手艺这么好,深藏不露啊!”林衍一边吃一边竖起了大拇指。

    吴梓桐得意的笑笑,那是,也不看看她是谁,虽然是从小丰衣足食地大小姐,到女孩子家家怎么能不会做饭呢!

    听吴梓桐这样吹嘘,林衍不停发笑,他突然感觉眼前大大咧咧的吴梓桐不一样了,他以为她只是一个凭着漂亮脸蛋到处沾花惹草的富家小姐,却没曾料到原来她还有这么一手。

    “好吃吗?”吴梓桐闪亮着蠢萌的大眼睛问道。

    林衍看到她期待的小眼神,当然如实回答:“好吃好吃。”

    “好吃的话能不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

    林衍立刻听下手下的动作,他就知道没这么简单,不会做自己女朋友这么变态的请求吧!

    “什么请求?!”

    “让我住下来。”

    方莫寒找了很久才从书房的抽屉里翻出一个档案袋,不过好像是很久以前的啦,但是又找不到别的文件,她只记得认定这就是任子安要找的,其实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开会用的文件,任子安只是随口编了个理由,但没想到方莫寒却这么用心的去完成。

    刚想拿着文件出门,电话就进来了,方莫寒带上耳机,一个劲儿的点头,“什么,好好好,我马上到!”

    任子安刚刚约了楼下的餐厅,包场,他比约定时间早到了三十分钟,坐在位子上耐心地等待着。

    正午不太刺眼的阳光透过玻璃窗静静撒到男人的身上,不知不觉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他只是孤身一人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浏览着电子菜单,不出一丝言语但却足以吸引众人惊羡的目光,顺着一群女孩灼热的眼睛,他不停地瞄一眼金色手表上的时间,一颗热情的心渐渐平淡下来。

    表面风平浪静其实他心里已经是排山倒海,焦急如焚,眼看就要到时间了,怎么还不见她来?

    方莫寒是想挑战他的底线吗?他出生这么久,还没有人敢放他的鸽子,从来都是别人等他,现在自己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破坏自己的原则。任子安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自己最近这是怎么了,为了她一次又一次乱了分寸。

    方莫寒驱车赶到电话里所说的养老院时,发现外面听着好多辆警车,瞬间,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她匆忙跑了进去。

    有一位小护士似乎等她很久了,在门口一直张望着,见到她慌慌张张跑来,急忙拦住她,恭敬地问:“你就是方小姐吧!”

    “是,我是,陈阿姨怎么样了?”

    护士告诉她已经送进医院抢救了,她一下子呆住了,怎么会这样,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她听到这个消息,有些腿软差点摔到地上,护士小姐赶忙扶住她,安慰道:“方小姐,您不要慌,陈阿姨一定会脱险的!”

    陈可,方莫寒亲生母亲的好姐妹,从小和唐柔一起抚养小寒长大,原本唐柔死后她要和小寒相依为命的,但小寒迫不得已嫁进了豪门,离开了她,为了她的平安,方莫寒出钱把她安顿到这家养老院准备让她在这里安度晚年,可是没想到昨天晚上有人入室行窃刺伤了她,现在还在急救室里生死不明。

    那可是自己在世界上除了父亲外唯一的亲人,她本就因为不能陪在她身边而自责,现在更加觉得对不起陈阿姨,方莫寒开着车飞速前往医院,她在心里祈祷,陈阿姨一定要平安啊!

    任子安还在焦头烂额地等着,浑然不知方莫寒根本就没有来,他一遍又一遍地催眠自己,要有耐心,可能是路上堵车了,或者,她出发晚了。

    动了爱意的人已经开始包容对方,甚至可以因为她改变自己原有的底线,只是,他还没有意识到,原来他爱她都到了如此境界。

    “总裁,一会儿员工要开会,您要不要回公司?”秘书已经发现他独自一人坐在餐厅里,慌张的通知他。

    任子安神色凝重起来,眉心紧促,他看了看时间,方莫寒已经迟到半了小时了,他叹了口气,跟随秘书起身离开。

    秘书见他整个人眼角耷拉,神情恍惚,似乎是很失望的样子。

    而他还在模糊地揣摩着,是不是她不愿意原谅自己,所以才没来,说到底,还是怪自己伤害了她。

    刚刚到会议室打算进去开始会议口袋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任子安无力地掏出手机,放到耳边“喂”

    “喂,对不起啊,我今天有些事情没有赴约,耽误你的事情了,抱歉!”

    听到电话那头清脆的声音,任子安一下子如释重负,心里莫名其妙舒服了很多,他还没认真听清方莫寒接下来的话就激动的打断了她“你现在在哪里?”

    半天未见,竟然有些想她,任子安笑笑。

    听到方莫寒支支吾吾地说在医院,他立刻神经紧张起来,难道是她生病了!

    “你不是还有会议吗,那个资料我已经派人给你送去了!”方莫寒诚恳的说。

    任子安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他没想到自己为了找个台阶下随口打的一个幌子竟然让方莫寒如此用心,心里就有些自责,他沉寂了一会儿,冷冷的回了句“我马上到!”

    方莫寒想要开口拒绝,就听到对方传来“嘟嘟”的声音,她也没有在在意,拿手机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一滴滴眼泪慢慢滑落到手机屏幕上,她的眼睛变得一片朦胧,模糊成一潭镜湖,充满忧伤。

    急救室终于灭了灯,她第一个冲了上去,医生摘下口罩,简单说了几句话,让她一个踉跄直接晕了过去。

    她晕倒的最后一秒,还在想着“植物人,植物人,植物人。”

    徐吟迷迷糊糊地醒来时,已经到了傍晚时分,林衍正陪在她身边,看到她睁眼了,惊喜的说“你醒啦!”

    徐吟坐起来,看看旁边的他,虚弱的“嗯”了一声。

    “我睡了多久?”她无力地问道。林衍递给她一杯温水,亲切的说:“几个小时吧!”

    才几个小时,她长呼一口气,可她怎么感觉自己像是睡了一辈子那么久,她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是她第一次见到白城。

    “你饿不饿,我去给你拿饭菜!”林衍转身想走开。

    徐吟却突然拉住他的手,抬起下巴望向他,一字一顿地开口问道:“林衍,你今天早上说的话算数吗?”

    林衍呆滞住了,哪句话?

    徐吟看到他木然的脸庞,慢慢松开了手,眼眉低垂,长长的睫毛开始晃动,平静的自言自语道“算了,你肯定不会接受一个像我这样肮脏的女人。”

    整个房间里静悄悄的,鸦雀无声,只有她的话犹如雷声一般震耳欲聋,林衍惊奇地看着她,她脆弱的把头埋的低低的,这本来就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

    林衍终于明白她的脸色为什么突然这么苍白无力,今天早上那么询问自己,离开酒店时他发现她的衣服好几处都是撕裂的,就跟好奇,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

    他心里瞬间燃起了一把熊熊大火,灼热难耐,像是要把他吞噬掉。

    他看着她悲痛欲绝的样子,心里就是一阵疼,“告诉我,谁干的!”

    徐吟坐在床上,环抱着自己瘦弱的身躯,没有说话。

    林衍见她不说话,生气的一脚踢开放在一旁的凳子,狂吼着“那个王八蛋,我帮你杀了他!”

    她看到林衍疯狂的样子,完全失去了理智,害怕出什么事,嘴里吐出三个字,“是白城。”

    林衍怔在原地,“啪”地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两个人一起看向门口,吴梓桐像是一只被吓到的小鸟,惊慌失措,手忙脚乱的蹲着身子捡拾杯子碎片。

    刚才的话,她全听到了,白城睡了徐吟,她心里除了惊讶还是惊讶,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用手里地动作假装镇定,可是突然“啊”地一声,她看到鲜血从她的食指流出,不停的冒着,她口口声声不知道在跟谁说对不起。

    还没反应过来林衍就跑到她身边,突然抓住她的手指,责怪着“怎么这么不小心!”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的吹着。

    徐吟看到一幕,心里凉飕飕的,她心里明白,自从那天晚上后,林衍就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只是没想到他爱上的竟然是她!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不管眼前的这个男人爱不爱自己,她都真心希望他能够幸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