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收起你的坚强(2)
    徐吟甩开他的手,一字一顿的说:“林衍,你听好了,我是自愿的,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那种下贱的女人!”

    她的话彻底扎进了林衍的心窝里,她怎么能这么说自己,难道是为了白城……

    “那个混蛋!”林衍一拳砸在桌子上,把站在一边的吴梓桐吓了一大跳,心里咯噔一下,徐吟果然是一个狐狸精,甩完林衍就立刻去勾引白城,最后被白城伤害了竟然还假惺惺地找林衍帮忙。

    或许所有人听了都会这么想,但只有徐吟自己清楚,她绝对不是那种风流女人,她只是太悲惨,本以为没了白城,林衍会继续爱她,可最后没料到林衍早已经爱上了别人,那自己也就不该打扰他们,所以才出口说出那样的话!

    “林衍,我早就已经不爱你了,我现在只不过是因为无处了可去了才来投靠你!”徐吟对着林衍无情的喊道。

    林衍彻底懵了,她怎么能这么说,怎么能这么做。

    自己那么爱她,她竟然这样耍弄自己,当自己是傻瓜吗?

    徐吟二话不说便走掉了,只剩下被伤透了的林衍还铮铮的站在原地傻傻的愣着,脸上像是被打了一般疼痛。

    吴梓桐没心没肺地在他面前晃荡,有些轻蔑的嘲笑他:“怎么样,被人玩了吧,我就说吧……”她还没说完林衍就一下子搂住她的腰,死死的圈住她瘦弱的身躯,飘忽不定的目光包裹着吴梓桐,吴梓桐开始紧张起来,用力的挣脱他,林衍刚好松手,只简单的说了一句:“不要来打扰我”就转身回了房间,狠狠地锁住了门。

    徐吟从林衍家里出来,已经是很晚了,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街上不禁有些害怕,她硬着头皮继续走着,口袋里空无一文,打车是不可能了,只能走回家了。

    却没想到有几个醉酒的小混混突然跑过来把她团团围住,其中一个领头的男人过来一把把她搂到怀里,让她动弹不得,还用一脸胡碴就蹭着她白皙的脸,“美女,跟我回家吧,和我们几个好好玩玩啊!”

    徐吟整个身子都在打颤,小声哀求着:“求求你,放过我!”

    男人看看她,哈哈大笑,一副奸邪的面容,“小妹妹走可以,你总得报答我什么吧!”

    徐吟想要转身逃走,却被男人紧紧抱住,她使劲反抗着,男人凑进她,充满烟味的嘴一点点的靠近她清纯的脸蛋,她大声喊着“救命”却无济于事,男人开始想要解开她的上衣扣子,两只手不安生地抚摸着她,一切都让她觉得恶心,她感觉不妙,哭了出来“救命救命!”

    男人刚想更进一步侵犯她,就听到远处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放开她!”

    徇声望去,黑暗中一个挺拔的身影站在迎风处,威严的面容让人看不清楚,强大的气场足以折煞众人。男人这才放开她,她蹲到墙角,慌慌张张重新系好两颗扣子。

    “小子,别多管闲事,这是老子认定的女人!”

    “奥?是吗,那要是我想要的呢!”站在不远处的男人轻蔑地说道,明明在黑暗处,却自带光芒。

    徐吟努力睁大双眼,终于看清那人的脸,绝美的五官勾勒出精致的轮廓,行云流水的面容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徐吟蹲在地上,口里轻轻地喃喃了一句:“白城……”

    她没有想到危机关头替她出头的竟然是自己从不敢奢望的挚爱,他不是说让自己走吗,怎么还来救自己?她顾不得再想那么多,一股脑凝视着白城在黑夜中仍旧熠熠生辉的脸庞,不禁陷入遐想之中,十年了,她和他一共相遇三次,或许他早已经把自己忘了,可她无时无刻不再挂念着他,终于,第十年,第三次邂逅,她选择留在他身边,只是,她最后只是发现他脑海里日日夜夜想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

    “小子,口气倒不小,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我们几个难道打不过你一个无名小卒!”男人的话逗的旁边几个混混哈哈大笑。

    白城仍旧黑着一张脸,冷静地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那公平起见,我是不是也要叫一些人过来。”

    领头的男人听了,上前一步,放着大话:“叫,随便叫,我倒要看看你会不会把七大姑八大姨叫过来。”众人哄堂大笑,这明显是挑衅,或者是侮辱!

    白城没露出一丝表情,随便在手机上打了个电话,对着电话那头说道“喂,你赶紧派一百人过来银城街!”

    男人听了嘲笑道:“一百人,你逗我呢,别耍什么花样,你要是能叫来十个人,老子今天就放了这个女人!”

    “怎么一百不够吗?”白城见他这样轻视他,对着电话冷冷吐出一句话:“好,那就两百人,速来!”

    男人仍旧是不相信,以为他在编瞎话吓唬自己,招呼站在一旁的兄弟准备动手。

    徐吟见状不禁担心起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白城嘴角慢慢上扬,露出一副深不可测的表情,恐吓着:“小子,今天你的死期到了!”

    语音未落就听到好多辆车响亮的鸣笛声,随着声音渐渐逼近,徐吟被灯光恍惚了一下,只是听到一群人熙熙攘攘地从车上下来,其中一个男人跑到白城身边,“白城少爷,有个吩咐!”

    几个流氓见识到这么大阵势,慌忙低头认罪,“原来是白大少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青您高抬贵手饶了我们吧!”

    白城没去理睬他,直接略过那几个墙头草,朝徐吟走去,当着众人的面为她披上自己的外套,抱着她上了车。

    徐吟被他抱在怀里,深邃的双眸开始闪动,一副小巧可人地模样,一言不发的把头埋在白城胸膛里,心里一阵悸动。

    “那少爷,这几个人怎么办?”那个好像是领头的男人探着身子问道。

    白城冷漠的回应着:“你看着办吧!”

    车子在马路上飞驰,徐吟只听到耳边“嗡嗡”地声音,旁边的男人仍旧是一副冷酷的面孔。

    她不知道他要带她去哪里,也不敢开口提及,她害怕这一切都是梦境,她不要把自己叫醒,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首先开口的是白城,他逐渐放慢了车速,平静的说:“明天回公司上班吧!”

    徐吟惊讶地“啊”了一声,白城见她这般反应,以为她不同意,脸瞬间拉了下来:“怎么,不乐意吗?”

    徐吟赶紧摇摇头:“乐意乐意,当然乐意!”

    白城听到她话语中的激动,不禁开始起疑,这个女人为什么这么开心留在自己身边,一般那种风流女人不是应该直接拿钱走人吗?

    反正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想的,只是这一天来公司里没了她感觉做什么都不顺手,他想的是这段时间先她留下,等找到合适的人担任秘书再做商议。

    “至于昨晚的事你就狠狠的给我吞到肚子里,那套公寓就作为给你的补偿。”

    徐吟听了,不禁觉得心寒,要是原来的她肯定是要拒绝的,但现在她只能接受,因为不这样,她就真的是无路可投了。

    “好,那你现在就把我送到那里吧!”

    白城瞥了她一眼,心里冷笑一声,还以为她会有多清高,到最后还不是接受自己的补偿,只不过不是金钱的形式而已。

    白城以为一套公寓能够弥补得了徐吟身体上的损失,可是精神上的摧残,内心的伤痛,又怎么能弥补得了呢!

    徐吟仍旧穿着昨晚破破烂烂的衣服,下车的时候想要把他的外套脱下来给他,白城皱了一下眉,那个女人脖子上到现在还是殷红的一大片,都一天了,她还没有洗掉,这是要保存证据暗示自己吗?

    “今天很晚了,我和你一起上去。”说完就直接把车停到了地下车库。

    她傻傻的愣在原地,他这是要在这里过夜吗,不是说已经把公寓给她了吗。没来得及多想她随着白城上了楼。

    屋子里还是凌乱无比,床上都是昨晚留下的痕迹,她看到了不禁打了个哆嗦,白城直接说:“这以后就是你的房间!”

    说完走向径直走向隔壁的房间,她松了一口气,轻轻关上门,打算脱掉身上的衣服,却没想到他突然进来正好看到她雪白的身子,她迅速抓起床上的床单随意裹到身上,白城也没料到她在脱衣服,没露出太大反应,直接把一套衣服甩到床上,“你洗完澡先换上这个吧!”说完瞥了徐吟一眼看到她红了脸,口齿不清的说“知道了”就急步离开了房间带上了门,他眉心舒展,心里不知不觉乐了一下,那个女人害哪门子羞,该看到的自己还不都看到了。

    徐吟拿起他给的衣服,这明显是白城的一套休闲装,简单的白衬衫,黑色裤子,洗完澡她穿在身上,太过于宽松,有些不伦不类的感觉,不过很可爱!

    她闻着衣服上还有白城的味道,心里小鹿乱撞,这么说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也就代表自己是第一个住到这里的女人,想到这,她竟没了睡意,抬头看到窗外孤星闪闪,像是给了她一线希望的曙光。

    白城翻来覆去,脑海里全部都是刚才那个女人可爱的样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