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收起你的坚强(5)
    “我让你做的这场手术和当年那台一模一样,我希望你可以重新开始。”任子安说着。

    “当年我去学医可完全都是你的引导,现在我已经被迫放弃了,我不希望你在因为一场意外耽误了你,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为危在旦夕的病人着想……”

    任子安还没有唠叨完,苏暖年冰冷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好,我考虑考虑!”

    虽然只是说考虑考虑,但任子安仍然很开心,因为他知道苏暖年已经动摇了,现在成功的希望很大了。

    两人接下来是一阵良久的沉默,方莫寒还一声不响地趴在梯子上,她终于明白苏暖年身上的故事,怪不得那个如阳光般的男人一提到手术就变成一座冰山,原来是有这么大的误会在里面。

    苏暖年扭脸看看任子安随心问道:“今天的那个方小姐不仅仅是病人家属吧,说实话,你是不是对人家有点意思!”任子安从来没有带女人来自己这,今天他不小心把那个女孩推到了任子安那么紧张,他和任子安这么多年的挚友还从来没有他那般关心过一个人。

    苏暖年的八卦任子安脸上瞬间露出笑靥,平静的回应着:“是啊,她的确很傻,我……”

    那句“我很喜欢”还没来得及脱口而出,两个人就被身后“啊”的一声惊得从屋顶站了起来,向下面看下去,看到躺在地上的方莫寒狼狈的样子。

    幸好花厅不是很高,否则掉下去一定小命不保,任子安又在口里喃喃的一句“这个笨蛋。”

    苏暖年倒是开着小玩笑:“看来今天我们是窃听了,你还不赶紧下去看看凶犯是不是摔残啦!”任子安二话不说便顺着梯子下去,黑暗中方莫寒正想站起身子,他把她抱了起来,不容她辩解的就是一阵数落,边说便把她送进了房间。

    方莫寒像一只犯错的小猫咪,而任子安就是严厉的主人,把她制服的服服帖帖,不敢再找理由挣脱他温暖的怀抱。

    早晨的庄园清新一片,方莫寒闻着浓浓的花香醒来的,她打开房门,在阳光下伸伸懒腰,看到门外正在浇花的苏暖年,她想起昨天晚上任子安苦口婆心的话,心想自己也要帮他劝劝苏暖年才是,于是鼓足勇气走近他,微笑着拿起桌子上的浇花水壶,“我来帮你吧!”

    苏暖年看了她一眼,没有拒绝,方莫寒在一旁认真的喷洒着那一丛栀子花,苏暖年清脆的话响在耳畔,“方小姐很喜欢栀子花吗?”

    方莫寒楞了一下,“是啊,它很纯洁,很真实。”

    苏暖年接着又随口透露“子安也最喜欢栀子花呢!”她手里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他喜欢栀子花不过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不是因为她。

    “苏医生,你很热爱医生这个职业吗?”方莫寒犹豫的开口说道。

    苏暖年忧郁的眼底闪出一丝惊喜,五年了,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叫自己一声苏医生,听起来是多么熟悉有多么陌生,至于热不热爱医生这个职业,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现在的感受。

    方莫寒见他不说话,勇敢的说下去:“我想你一定是热爱的,就和任先生一样你们都是执着的人,我不知道你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但如果你重新开始为更多人治病的话,我一定是崇拜你的,毕竟救死扶伤是一件令人敬仰的事情。”

    方莫寒语重心长的一席话倒是说进了他的心里,可是他人就没有回应一句,只是继续摆弄着手里的花,又听到方莫寒说着:“我有一位朋友,她也是医生,她很敬业,从来不会因为个人的我原因耽误任何一个病人,我有时候劝过她不要太拼,她只是告诉我能够治病救人就是让她最开心的事情。”

    苏暖年真是为眼前这个女孩感到可笑,他以为随便举一个同行的例子就能打动自己吗,思想也过于简单了吧

    “对了,我的朋友也是这次的主刀医生,她听说这次要尝试一种新的手术可是很紧张呢,不过她从没有怕过。”方莫寒继续说道,苏暖年心里一惊,也是一个新手,说不定会遭遇和当年自己一样的意外。

    他突然很想见见那个主刀医生,有种想要帮助他的冲动,“我们几点走啊?”

    方莫寒还呆滞着“啊”了一声,苏暖年差点被她一副傻样子逗笑,怪不得子安说她是笨蛋呢,任子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两人身后,说了一句:“为了保证手术按时进行,我们可能得马上出发。”

    方莫寒听了他的话,惊喜万分,他这是答应了,可是她浑然不知这功劳完全在她身上,任子安微笑着看了她一眼,这个女人果然可以给自己带来一个又一个惊喜。

    任子安深沉的贴到苏暖年耳边告知一句:“还有,这次走了,我不希望你再回到这里。”

    ――――

    另一边,一个白色身影正在急匆匆地赶往手术室,身后跟着几个毛燥的小护士,她听到院长的临时命令,愤怒地喊了起来:“凭什么,这是我的病人让别人替我做手术岂不是在打我的脸!”她的脸涨的通红,一张清秀的脸庞带着怒意,在老院长办公室里撒着野,有为同科室的男医生见状慌忙拦住冲动的她,“我说,许医生,您就别在医院里抱怨了,是病人家属亲自请求的,要我是你巴不得甩开这个烂摊子呢!”一旁的医生一脸诚恳地劝道,她立马推开他,“陈医生,我许歆离跟你可不一样,我是不会畏惧的。”她一副决然的姿态,拍了拍白大褂傲娇地走掉,她为了这场手术昨天晚上都没睡着,要知道这场手术可非同小可,她若是成功了,岂不是又创造了医学界的奇迹,而且又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弥补五年前的错误。

    她走到医院的长廊里,给方莫寒拨了电话,“喂,你什么意思,咱们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你还不相信我还去找别人去做,你几个意思?”

    方莫寒被许歆离的超大嗓门镇住了,她想要去解释但又不知道从何开口,许歆离跟自己从初中就是同学,她了解她倔强的性格,这下子可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

    “小离,你冷静一下,我绝对没有不行你的意思,只是……”方莫寒坐在后座欲言又止。

    坐在前面的任子安和苏暖年听到她的话,转身看向她,她刚想说几句安慰的话,许歆离就直接没好气的放出狠话:“现在离手术还有五分钟,如果那位大神还没有赶到的话,就别怪我直接进去了。”

    这话貌似是气话,但方莫寒心里清楚把许歆离惹急了,她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哎?小离,你别……”她还没有说出劝阻的话,对方就已经挂掉,再打过去对方已经关机了,她紧张起来,任子安扭过头问道:“怎么了?”

    “我们可能得快点了……”

    许歆离还是一肚子恼火,靠在手术室门外脑袋里回响着五年前的事情,姐姐意外去世的情景到现在在脑海里还是历历在目,她闭着眼睛,往事像过电影一样重新涌上心头,手术室外头一阵平静,她的心却静不下来,殊不知,她等着一天已经很久了,很久了。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护士推着病床掠过她进了手术室,她冷静下来,鼓足勇气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了进去,大褂翩飞,发丝飘扬,一张美丽的脸格外平静,她想这场手术,她一定要亲手完成。

    “小廖,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准备开始手术。”她麻利的戴上口罩,正在套上橡胶手套,没想到旁边的护士长却一直没有行动,许歆离疑惑的看着她:“你干什么,还不赶紧准备。”

    “许医生,院长说过不会让你主刀,我们要等指定的人来才能开始。”小护士怯怯地说道,许歆离在医院里也是出了名的烈女子,所以她对面前气势汹汹的许歆离说起话来显得很没有底气。

    “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我才是陈可的主治医生,现在已经到规定的时间了,耽误的病人的医治你承担的起吗?”她大喊道,把娇滴滴的小护士着实吓了一跳。

    “那你就承担的起吗?”一个沉重的声音传来,手术室的门被苏暖年缓缓打开,众人看过去,只见高瘦挺拔的男人正迈着步子朝病床走来,身上披着简单的白大褂,现出浓眉深睫,深黑的眼睛里写满威严。

    “你又是从哪冒出来的?”许歆离讽刺了一句,她盯了那个男人好大一会儿,终于确定他不是医院里的医生,以前从不曾见过,不过看他的走姿,满是那种医生的洒脱范,知道苏暖年踱步走近她,冷冷地说了句:“放下手术刀,你可以出去了。”说着便拿来病人的报告表简单浏览着。

    许歆离觉得一下子被男人强大的气场压住了,不甘心的反驳着:“凭什么,我才是……”正当她还要继续说下去时,苏暖年已经开始戴上手套,吩咐护士开始手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