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收起你的坚强(8)
    苏暖年看到任子安拉着方莫寒匆匆忙忙的走掉了,无奈的摇摇头,埋怨着,现在的兄弟,都是重色轻友。

    他拿起沙发上的外套,踱步走进洗手间,刚想进去就发现一个狼狈的身影正瘫坐在地上,对着水池里上吐下泻,难受的,他以为是个喝醉的酒鬼,走近了才发现那是许歆离,她抬头看看他,瞬间惊叫出声音:“啊,走开,流氓!”

    苏暖年看着她惊慌失措的叫着,慢慢蹲下身子告诉她这是男厕所。

    许歆离更是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两人正一个尖叫,一个捂嘴,就有男人进来看到这一幕,一脸惊讶的喊着:“怎么有女人?”,许歆离脑子里还昏昏沉沉的想,自己清白的名声岂不是就这么毁了,误入男厕所,说不是女流氓都没人信。

    苏暖年幸灾乐祸的瞥了她狼狈的模样,“你自己保重,我要走了拜……”他还没有走开,许歆离就一脸愤怒的瞪着他。一双充满杀气的眸子善良无比,正对苏暖年满是无辜的灰瞳。

    好啊,你让我出丑,我就让你也难堪。

    许歆离猛地抱住苏暖年的大腿,放声大喊着:“你这个负心汉,背着我在外面找女人,还被我堵在男厕所,我真是瞎了眼了,看上你这个混蛋!”许歆离一通胡言乱语,弄得苏暖年措手不及,他尴尬的站在原地,想要挪动身子甩开许歆离,没想到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死死的抱住自己,还蹬鼻子上脸,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门口已经聚集一些看热闹的人都在指指点点,“这个男人真不要脸,老婆捉奸都捉到男厕所了!”

    “对啊对啊,这个女人也怪可怜的”

    “诶,现在的男人啊……”

    苏暖年是莫名其妙的被一堆人围在中间,被一个讨厌的女人牵制住,背着黑锅,他低头看看坐在地上的许歆离,她还在偷着笑,真是倒霉,怎么摊上这种难缠的女人。

    他无奈的抱起一直跪在地上的许歆离,挨着众人鄙夷的目光煎熬地快步走出酒吧,酒吧外车来车往,苏暖年赶到怀中的女孩子一直在撒酒疯,死死的勾着他的脖子,肋出一道红印。

    许歆离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苏暖年美丽的下脸,“我告诉你别以为你做了一场牛掰的手术,老娘就会崇拜你,我的偶像可是医学界的天才,说出他的大名吓死你,他可是五年前卷起医学风暴的苏暖年!他可是英雄!”

    苏暖年听到自己的名字,露出惊愕的表情,这个女人崇拜自己,他本以为离开这么多年早就不会有人记住自己的!

    “他不是什么英雄,他只是一个胆小鬼!”苏暖年说道。

    许歆离听了突然激动起来,伸出手使劲锤着他的肩头,苏暖年感到一阵疼痛,“我不许你这么说他!”

    苏暖年还想问些什么,可是一低头发现许歆离已经歪着头睡了过去,他叹了口气,拦了辆出租车,把她放了进去,出租车司机礼貌的问去哪,他思考了一会儿,“平安医院。”

    他饶有兴趣地凝视着旁边熟睡的许歆离,女孩娇好的面容令人神往。

    她是谁,怎么有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五年前的事情又和她有什么关系!?

    城市里突如其来下了一场清新的小雨,泥土里散发着爱的气息,像是要洗刷掉某人心上快要落满的灰尘,只是再怎么冲洗,都洗不掉心中她的痕迹。

    、一阵冗长的敲门声,徐吟一身白色睡衣缓缓打开房门,看到满身湿透的白城一脸冷淡的靠在门边,她慌张扯好自己身上单薄的睡衣,轻声问了句:“你怎么来了?”

    白城凌厉的一双眼睛略过她紧张的神情,直接走了进去:“怎么,不欢迎,这是我家!”

    徐吟还不明所以的站在原地,她看出男人眼中的不悦。白城来固然是意外,只是她不知道他来着做什么,“没有,当然没有。”徐吟一边说一边关上门,刚转身白城就像饿狼一样扑到她的身上,死死的把她压在地板上不容分说就开始强吻她,徐吟慌乱的躲避,嘴里倔强的喊着:“不要,不要。”

    然而白城丝毫不顾她的请求,一股脑扒下她宽松的睡衣,女人娇艳的身子暴露在他面前,他开始侵占自己想要的东西。

    徐吟被他随意的折磨着,她眼角留下两行热泪,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对待自己,自己又怎么惹到他了,她不想这样,不想这样。

    白城狂肆摆布着她,今天他明明没有喝醉却像耍酒疯一样玩弄着眼前的女人,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来找她,只是由着自己的心看到她站在自己面前,就冲动的亲吻她。

    过了一会儿,他和徐吟都喘息着,好不容易停歇下来,他扯下自己的领带,看到躺在地上的女人正在无助的哭泣,轻声问他:“为什么,为什么?”

    他听清她的话,为什么,这个女人问自己为什么,她不是巴不得爬上自己的床吗,她不是去想吴梓桐装可怜吗,现在自己给她了,她还在这装清高。

    他麻利的脱掉外套,贴近她耳边,冷血的吐出几个字:“不为什么,这不是你求之不得的吗?”

    男人说话时冰冷的眼神让徐吟浑身颤抖,眼前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免得这么可怕,他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像是一个吞噬自己的恶魔。

    她还在伤感,白城就把她抱到床上,继续践踏她,长夜漫漫,她的眼睛泪水不断流出,知道把身下的床单哭湿了一大片。

    她终于想清楚了,白城还是白城,但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在他心里,自己已经是那种为了钱财出卖身体的女人,她无力的在心底嘲笑着自己,到头来,自己竟是这样的结局。

    可是谁又能替她辩解,她对这个男人,是爱,是十年不变的爱。

    “你怎么回事啊,下着雨还到处乱跑!”林衍一边用毛巾擦着吴梓桐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数落着,吴梓桐不停地抽出至今擦拭鼻涕,晕乎乎的头被林衍笨手笨脚的晃个不停,她差点晕过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毛巾说了句:“我自己来。”

    两人四目相对,林衍发出笑容,吴梓桐鼻子红红的,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闪着波光,像一只活灵活现地小猫咪看着自己,这么一接触,林衍突然发现眼前这个冤大头是那么可爱,那么脆弱。

    “喂,笑什么!”吴梓桐的话终于把林衍拉回现实,林衍竟红着脸跑进厨旁为她准备了一碗姜汤,她接过手,虽然身子依然很冰冷,但手里握着暖暖的姜汤,心头竟然浮起一阵感动,望着窗外小雨纷纷,她恬静的露出笑容,是时候真正放下了,真正解脱了。

    白城,你要幸福才好。

    任子安的车子还慢悠悠的行驶在马路上,眼看着外面下起小雨,方莫寒望向窗外,黑漆漆的夜因为这些透明的精灵竟然有了几分童话般的美丽,她享受着眼前的美景,任子安打开车子上的音响,随手播出一首动听的歌,方莫寒回头看看依然在开车的任子安,表情并没有太多的起伏变化,方莫寒轻轻地和着歌声在心里默唱起来,唱着唱着竟然陷入绵长的回忆之中,眼角不经意间荡起了泪花。

    动听的歌声还继续耳边蔓延,“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

    或许是这首歌太催情,任子安似是发现了方莫寒的异样,开口问道:“很喜欢这首歌吗?”

    方莫寒眼前一惊,陈奕迅的《十年》她本不是很喜欢的,但每次听到总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因为这首歌会令自己回想起太多太多的往事,那些埋藏在心灵深处的记忆一经触发就紧紧地缠绕住自己,再也不能逃离。

    十年前,也是这么一个细雨蒙蒙的天气,她一次注意到任子安,第一次鼓起勇气去接近他,他也是第一次牵起她的手,带着她在雨夜里疯狂了好久,也就是那个时候,也她发现自己喜欢的男孩原来也有那么多痛楚,多到她想去替他承担。

    那一夜,她日记里第一次写下:“我爱你”。

    ……

    被回忆拉拉扯扯,终究还是要回到现实,她轻声“嗯”了一声,任子安不清楚为什么她为什么突然伤心起来,明明想去问清楚但却始终张不开口,只得静静听着音乐,看着她,心里一阵微凉。

    汀汀雨声夹杂着甜美的歌声,一切都汇集成一句简单的咒语,那就是“我喜欢你”,只是内心深处长情的独白,他听不到,也不会听到。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