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赢了人,输了心(4)
    “你回来吧,那些我都不在乎的!”林衍的话清清楚楚落在耳边,徐吟却只是绝情的推开他的手,有些伤感的回答:“林衍,不要这样,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两人跌跌撞撞,拉拉扯扯地度过五年的时光,五年来,她没有一刻不清楚她不爱林衍,对于他,只是对一个知音的感情,表面上融洽的情侣关系一经触发就会瞬间崩离,或许,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改变自己的心思,也没有对眼前这个男人动过心。

    林衍呆立在原地,徐吟还是在一股脑儿的把一件又一件充满回忆的东西收拾到箱子里,一切有条不紊,似乎这个动作已经准备了好久。

    “为什么不可能,只要我还是爱你的,我什么都不会在乎。”林衍强行阻止她手头里的动作,徐吟猛地抬头看向他的眼睛,来了一句“可是你已经不爱我了。”

    “我爱,我爱!”林衍冲动地把徐吟抱在怀里,想借此证明自己还爱着她,徐吟挣脱他的怀抱,大声喊道“别在自欺欺人了,其实你早就不爱我了,现在你对我不是爱,而是同情。”

    徐吟的话狠狠地把他从刚才的冲动里拽出来,他吃惊地后退几步,心想怎么可能,自己怎么可能不爱她,不爱她为什么每天晚上都会来这里等她,即使见不到她还依然坚持,不爱她为什么还要想来挽留她,他深信自己对徐吟是爱,而不是她所谓的同情。

    徐吟察觉到他在脑海里犹豫,直接点破了他模糊的心思,“难道不是吗,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在一起总是不会太开心,总是那么紧张,而你跟别人在一起时会哈哈大笑,毫无遮掩。”

    林衍低着头仔细想着徐吟的一番话,哈哈大笑,毫无遮掩,他脑海里第一个蹦出来的竟然是……吴梓桐,跟她在一起虽然经常吵吵闹闹,但是自己总是很放松,很开心,难道自己真的爱上她了吗?

    “你不用对我愧疚,因为我自始至终爱的都不是你,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徐吟说。

    林衍脑海里凌乱无比,还是坚信自己不可能爱上别人,他看着徐吟脆弱的样子,“告诉我,你喜欢的那个人,是白城吗?”

    微弱的灯光撒在两人身上,把他们的脸照成黄色,像是旧式老照片的即视感,故意要把两人的画面雕刻成回忆。

    林衍开口以后就有些后悔,他不想去听她的答案,因为他有种直觉,她一定会回答“是”,却没想到她坚定的开口:“不是喜欢,是爱!”

    徐吟的回答彻底刺痛他的心,原来是自己自作多情,她一开始的梦中情人就是白城,只是自己傻乎乎的一次又一次去迎合她,是自己太傻,怪不得别人,毕竟,爱这个东西,总归是不能强求的。

    他本以为听到她的答案后自己会像死了一般疼痛,但他并没有,反而有一种解脱感,这一刻,他终于意识到,不爱了。

    苏暖年接到任子安的电话匆匆从学校赶到他的私人别墅时,一进客厅,刺鼻的酒味袭来,他走进才注意到横躺在地上的白酒瓶歪歪斜斜,他险些踩到,再看过去,任子安和白城正坐在地上晕晕沉沉的对话喝酒。

    “你们在干嘛?”苏暖年望着两人狼狈的醉相,问道。

    任子安看是他来了,艰难起身,递酒杯给他,迷迷糊糊地说:“来来来,就差你了!”

    “疯了吧,喝白酒。”苏暖年看着任子安递过来的白酒瓶,训斥道。

    哪有论瓶喝白酒的,怪不得醉成这样,他想要上前阻止,却被两人狠狠地按到沙发上,白城红着一张脸,“陪我们喝一杯,难得有这样的雅兴!”

    狗屁雅兴,应该是变态,苏暖年就势坐下来,挤在两人中间,“说吧,你们又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我来给你们能解决。”

    听到他这样说,任子安“噗嗤”地笑出声音,“我的事你解决不了!”

    苏暖年冷笑一声,干了一杯,轻蔑地说:“还有什么我不能解决的。”

    “老苏,你说如果一个女人总是躲着你,再别人面前总是假装不认识你,这说明什么?”任子安突然问道。

    苏暖年一脸嫌弃的看着他醉醺醺地说出这些话,简单回答道“还能说明什么,说明人家讨厌你,不想和你有什么瓜葛呗!”

    听起来在理又无心的回答,任子安却在意了,手里一直握着的酒瓶“咣”的掉到了地上,发出声响。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如果对你有意思不应该巴不得和你扯上关系,而不应该躲着你,我说的对不对,白城?”叫一边的白城一直不说话,苏暖年用胳膊碰碰他,白城猛地抬头,一脸醉态地说:“不对!”

    任子安立刻提起神来,不对,那是什么。

    “怎么能说不喜欢呢,应该是……讨厌才对,人家讨厌你才会假装不认识你。”

    任子安的脸变得比刚才还难看,要是真像他们说的,方莫寒所做的不就是说明她讨厌自己吗!

    白城笑出声音:“怎么,还有讨厌任大少爷的女人,不可能吧,谁啊,这么有个性!”

    面对白城的调侃,他再也没有心思去反驳,他现在终于想明白了,方莫寒为什么总是逃避自己,不会让自己透露她的身份,原来只是因为她,讨厌他,所以不想在别人面前承认她是他的妻子。想着想着有些莫名的失落,更是生气。生气那个女人为什么要讨厌他,而不是爱她,生气自己为什么因为会鬼使神差地爱上她,爱上一个努力想要甩掉自己的人。

    他竟然也会有一厢情愿的时候,用力又喝了一口白酒,透明的液体流过喉咙,火辣辣的感觉像是要烫伤他的心,接着又是撕破,再是一股难以形容的疼痛感灌满全身。

    白城刚刚嘲笑完任子安一个人又自顾自的喝起来,都说借酒消愁,可是他怎么越喝越愁么,本以为自己是为了吴梓桐的事情发愁,却没想到现在自己脑海里出现的全部都是另外一个女人的脸,那张脸小巧可爱,玲珑剔透的眸子每一次都像钩子一样死死勾住他的魂魄,他努力不让自己沦陷,最后却还是深深地跌入深渊之中,在她的心海里沉沦。: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