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赢了人,输了心(6)
    徐吟再也不能抑制住心中的激动,她从小就被孤儿院收养,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找亲生父母,前不久就被告知有了母亲的消息,经过再三核实,终于找到了,她一想到能够见到日日夜夜思念的亲生母亲脸上便露出藏不住的笑靥。

    另一边。

    吴梓桐坐在沙发上,桌子上的清茶还在冒着热气,一个穿着华丽的中年女人从进屋起就不断唠叨着,四处观察着房子的布局,装饰,一脸嫌弃的对着吴梓桐数落着:“我说宝贝,你怎么回国了也不回家啊,住在这种地方,妈妈很担心的。”

    吴梓桐被来回走动的吴母转的有些晕了,她招呼母亲坐下,秒变可怜小猫的可爱情态,贴在母亲胳膊上,“妈,我这不是怕你担心嘛,我爸要是知道我逃学还不得杀了我啊!”

    吴母最受不了女儿撒娇,一个劲儿的拍着吴梓桐的脑袋,“你啊,真是不让人省心!”

    “伯暄呢,他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吴母问道。

    吴梓桐摊坐在沙发上,摆出一脸不关我事的神态,“他啊,有时锦荨看着跑不了。”

    “你今天就跟我回家,别再让我和你爸担心了。”吴母说着就要拉着她离开,吴梓桐急忙组织着,“妈,我现在还不能走,我在这儿住的挺好的,您就别操心了,我爸不是还不知道我回来了吗,您就替我保保密,我可不想被我爸再赶回英国。”

    最后吴母也是拿她没办法,交给她一张超大额数的银行卡,还说要她赶紧回家,吴梓桐赔上一脸春风的笑容,终于苦口婆心的送走了吴母,还是一阵后怕,不过回头看看手里金光闪闪的银行卡,一阵傻笑,以后再也不用看某人脸色做牛做马啦!

    “许歆离,怎么样了,你拦下小寒没有?”吴梓桐在电话里焦急的问着。

    “我现在还在警察局,任子安已经追过去了,应该没事。”

    吴梓桐“奥”了一声,她没有想到任子安竟然会亲自出马去找方莫寒,有他在也多少放心了。

    直到晚上十一点钟,任子安才摸索着找到导航上显示的村落,那里显然是荒僻的郊外,没有多少户人家,他枉然的下车寻找,周围黑漆漆的,仿佛跌进无底洞失去了方向,皎洁的月光照射到地面上,形成若大若小的方形手帕。

    任子安脚下踩着一片片荒草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艰难的前进着,悠忽听到一阵阵吵闹声,紧接着抬头便远远晃见有点点波光闪现在路的尽头,他激动地跑过去,果然看到**个便衣警察牵制着三四个男人正在朝村外走去,穆沉言也在其中,带头的一个应该就是团伙领头的罪犯,他顾不得再去确定身份,急忙跑上去,焦急的问道:“同志,和你们一起来的那个女人呢,她在哪里?”

    其中一个了出来,用手电筒照向他的脸,警戒地问了句:“你是……”

    任子安笃定地回答:“我是她丈夫!她没事吧!”

    “没事,方小姐应该在后面跟着呢!”

    穆沉言在黑暗中看到任子安,喊了一句:“姐姐在山坡那边。”

    任子安听到他的声音,循声望去,前几天还跟自己叫嚣的不羁少年如今狼狈的带着手铐,脸上沧桑了不少,他明明是那种没有太多同情心的人,却还是路过少年的身边,用似有似无的声音叮嘱了一句:“好好干!”

    夜还是那么黑,给人一种难以逃离的感觉,穆沉言在任子安话音刚落的一刹那,泪如雨下,原来……还有人在乎自己。

    今夜的星空格外的灿烂,坐在起风的高坡上可以全揽整片黛蓝色的天空,一颗颗恒星像是一盏盏灯,点亮了整个世界,四十五度的仰望天空,灿白的银河犹如剪不断的绸缎,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美感。

    都说山里的星空最美,方莫寒独自观赏着眼前的美景,悄悄地闭上眼睛,清风吹拂着乌黑的秀发刻意的遮住她清秀的脸,让她的心受到洗礼,仿佛这一刻,世界都静止了,只剩她一个人。

    即刻便有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她远远地听见有人在呼喊着自己的名字,而且那个熟悉的声音分明是任子安,她惊疑地站起身,回头才发现任子安修长的身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

    她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见远处的男人已经跑到自己面前,不由分说的就紧紧抱住她,将她圈在怀里,力度格外的大,让她觉得他是要黏上他。

    世界还是安安静静,可是她的心却闹了起来。

    “我……”她想要去解释却被任子安突如其来的吻弄得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他轻轻地碰上她的唇,暧昧地摩挲着,她静静地眯上了眼睛,微小的视界中是任子安模糊的脸庞。

    任子安说不出那些担心的话,他怕自己一开口又是违心的话让她不开心,只好吻她,用此来证明他真的很担心她,真的很……爱她。

    这一刻,我的世界只有你,而你的世界也只有我。

    ——“姐姐,你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你很像一个人,一个曾经……我最喜欢的人。”

    “他叫……任子安。”——

    方莫寒至今都难以忘记那个浪漫的夜晚,即使没有灯红酒绿,没有鲜花红酒,有的只是她,他,和星星。

    一所私人别墅里,顾南允正在慢条斯理地沏着茶,青绿的茶叶慢慢落到清水中,不一会儿,便有浓浓的茶香扑鼻而来。

    他的脸在水汽中变得迷离,有棱有角的脸绝美异常,精致的五官错落有致,浑身上下散发着一个成熟男人的魅力。

    一个身穿米黄色连衣裙的女人正襟危坐,眼神中流露出怯懦,看着顾南允一直不说话,她的腿不自觉地发起抖来,手里渐渐攥出了汗意。

    顾南允将一杯茶摆到她面前,露出邪魅的笑容,说了一句“喝茶。”

    女人却迟迟不敢拿起桌子上的茶杯,顾南允端起手里的茶杯微微抿了一口,有些失落地抱怨一声“茶有些淡了。”

    女人慌张的声音结束了两人尴尬的气氛,“顾总,我真的不知道,南栀小姐到底怎么死的,我也不知道!”

    顾南允慢慢放下手里的茶杯,听到女人这样说,倒也是没有感到意外,他起身走到女人面前然后蹲下,看着女人一张惊慌失措的面容,“金琳,南栀生前对你怎么样。”

    女人的身子瑟瑟发抖,不敢抬头直视男人冰冷的眼睛,紧张的吐出两个字“很……好”

    “那我对你怎么样!”顾南允逼问着。

    金琳听到这吓得瘫在了地上,立马抱住顾南允的大腿,哀求着“顾总,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顾南允眉头拧了一下,低头捏住金琳的脖子,露出暴戾的目光,强势地说“金琳,你要知道,如果不是我,你在美国早就没命了!”

    “你是南栀的经纪人,我本想留着你,如果你这么固执,我可就没辙了!”

    顾南允威胁的话传到金琳耳边,她被顾南允掐的有些喘不过气来,慌张的说道“我也不知道顾小姐为什么会自杀,明眼人都知道顾小姐被任子安甩了心情就一直不好还得了抑郁症,是想不开才自杀的!”

    顾南允听了这番话才松开手,金琳咳嗽几声,终于喘过气来,本以为这样就可以过关,顾南允却继续问道:“任子安来找过南栀吗?”

    “他结婚后很少来找,顾小姐曾经以死相逼,但是他还是对顾小姐不理不睬。”她继续说着。

    突然脑海里想起什么,她不知道该说不该说,顾南允注意到她眼神里的犹豫,命令道“有什么快说!”

    “顾小姐自杀的前几天和任子安的老婆见过面,不过,两个人好像聊的很投机,顾小姐还亲口对我说她想和任太太交朋友,还没来得及再去找她,顾小姐就……跳楼了!”

    顾南允一惊,自己的妹妹自己还不了解,得不到一样东西就会采用极端的方法得到,可是她怎么能这么自负,为了一个男人轻生,他这个做哥哥的绝对不容忍有人欺负自己的妹妹。

    “我就只知道这么多了。”金琳看着眼神旖旎的顾南允有些难过,心里一阵隐忍。

    顾南允低着头,嘴里喃喃着:“说到底,还是因为那个男人!”

    任子安透过后视镜看到坐在后排的方莫寒脸色不太好,说道:“如果不舒服,今晚的宴会就别去了。”

    几个小时的奔波,加上昨晚的冷风,方莫寒本就有胃病自然有些受不来,不过还是强挤出笑容:“不用了,你先送我回南苑吧!”

    “那好,今晚我来接你!今天来的都是家里的人,你不用再躲躲藏藏的,可以跟我一起进场!”任子安说。

    方莫寒没再发出声音,腹部实在是痛得很,但听到他这样说,不禁有股暖意涌上心头,他这是承认自己是他妻子的意思。

    回到南苑,方莫寒吃了药昏昏沉沉的睡下,一直到了接近黄昏才醒过来。

    “什么,您要我去请他?”许歆离的大嗓门差点把正在喝茶的院长震聋,院长瞄了她一眼,说了声“大惊小怪”。

    “我,我做不来,您还是请别人吧!”许歆离说话开始语无伦次。

    看到她这般拒绝,院长的脸给下来,劝导着:“许医生,聘请苏暖年的任务,你在适合不过了,现在苏教授重新回归医学界,众多院校都抢着要,你和他又认识,还是同一个导师门下的徒弟,你去聘请他在适合不过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