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赢了人,输了心(9)
    她怯怯地坐在副驾驶上,双腿竟不自觉地开始发抖,兴许是太害怕和他独处。

    白城的视线无意间落到她紧张的小脸上,心情阴沉下来,这个女人就这么怕自己吗?她原来不是很大胆吗,都敢爬上自己的床吗,怎么,现在见了自己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白城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飞机票,伸手递给她,她脸上写满了惊讶,“这是……”

    白城看都没看一眼,就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后天陪我去一趟纽约。”

    徐吟呆呆地问:“干什么?”

    白城把脸转向她,亮晶晶的眸子注视着她,从牙缝里吐出两个字:“出差!”

    徐吟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出差而已,她还以为……

    白城看到她一副解脱的神情,嘴角微微扬起,心里苦笑道:“这个女人整天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还有,这两天你就别去公司了,专心准备美国的项目。”

    听到白城的话,她露出笑靥,正好自己这两天要去医院照顾虚弱的母亲,想到这,她高兴的快要跳起来,开心的答道:“是。”

    白城察觉到她脸上的笑容,眼眉弯弯像是蜿蜒的小溪,一张樱桃小嘴微微翘起,令人垂涎。

    原来这个女人笑起来这么好看,白城想。

    看着徐吟蹦蹦跳跳地进了公寓,白城终于“呵呵”地发出笑声。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竟然会被这个女人牵动心绪,难道自己真的动心了吗?

    黑暗中,他刚刚启动车子,助理就打来电话,说是医院那边一切安排妥当,他简单的回了一句:“好,我知道了。”

    本想要挂掉,电话那头的助理却多嘴地问道:“白总,这个陈可到底跟您是什么关系?”

    白城似乎也被对方的话问住了,车子“哄哄”地发出声音,他却松开了方向盘,愣住了。

    对啊,那个人和自己是什么关系,应该是没有关系,他只不过无意中看到徐吟出入了那家病房,就无端的猜测那可能是徐吟重要的亲人,最后却没想到自己竟然冲动的命令属下去缴纳住院费,自己一定是疯了。

    他一边用“关心员工”这个幌子来努力的来说服自己,一边抬头仰望楼上还亮着灯光的窗户,窗帘后好像是徐吟的影子,不知不觉,他开始保持这个动作,在黑黑的天空下凝望着那个模糊的黑影,不在去那些烦心的事情。

    其实,爱情不就是这样吗,只要你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哪怕只是一个光影,我也会看下去,直至消失。

    方莫寒和任子安一起走进大厅时,正好看到刚刚换上干衣服的陆浩辰走过来,任子还不明所以的数落着他:“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怎么能掉进湖里呢?”

    任子安搂着方莫寒从他身边经过,他低着头不敢直视两人,不过是被推下水,至于那么害怕吗,任子安笑道。

    老太太坐在任子安旁边一直给他夹着菜,任子安的确是个吃货,不停的扒拉着桌子上各式各样的菜肴,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他是一只小馋猫呢!

    老太太看到孙子吃的这般狼吞虎咽,自然是满意,她转头将一只龙虾顺手夹进方莫寒的碗里,“来,孙媳妇,吃虾。”

    方莫寒看到夹在眼里润红的虾,笑着“嗯”了一声。接着继续吃着碗里的青菜。

    “怎么不吃啊?是不对口吗?”老太太见她一直没有动筷子,关心地问道。

    方莫寒尴尬的露出笑容,“奶奶,我从小就对海鲜过敏,尤其是龙虾。”

    老太太听了,并没有因此而不高兴,反而又夹进了几个鱼丸到她碗里,“是这样啊,海鲜不能吃,就多吃些肉,你看你多瘦啊!”

    面对奶奶的宠溺,她不禁被感动到,看着碗里被加满的菜,眼前开始变得模糊,她尽力地低头,不想被别人发现自己的异样。

    老太太突然想到什么,将头转向一边的唐茹,说道:“小茹,我记得你也不能吃海鲜是吧!”

    唐茹点点头,的确,不吃海鲜是他们的家族基因,没想到这么巧,方莫寒也不能吃。

    一顿饭吃得过半,全场老太太只顾着给任子安夫妇加菜,一会儿叮嘱这个多吃点,一会儿有去给那个添汤,反正是闲不下来,完全忽略了身旁还有任子和陆浩辰的存在。

    任子菲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清了清嗓,“我说,子安,你现在是任氏总裁,能不能给我们浩辰安排个合适的职位啊!”

    任子安听了,停下手里的筷子,他就知道小姨一定会这么要求,陆浩辰就是个一无是处的富二代,进了公司也没什么用处,反而给自己添堵。

    唐茹立刻变了脸色,想要发话却被任子安抢先一步,“姐夫不是有自己的上市公司吗?”

    一言不发的陆浩辰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任子狠狠地瞪了回去,任子一脸嫌弃地说:“他的公司?那还叫公司啊,一毛钱都没赚到!”

    面对任子的调侃,陆浩辰显然有些不高兴,他是个大男人,却被自己的老婆这么羞辱,真的很没面子。

    唐茹见气氛有些尴尬,就主动打起了圆场:“是啊,子安,你就给你姐夫随便安排一个职位。”

    任子安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直接拒绝,“不是我不让,如果姐夫真的有那个能力,我一定欢迎,但目前看来并不行。”

    “最近公司并不缺什么人手,所以不能安排。”任子安的话干净利落,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任子的请求,任子瞬间脸色有些难堪,尴尬的合不住嘴。

    现场的气氛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唐茹也没想到任子安竟然会这么干脆,心里打起了名堂。

    陆浩辰夫妇像是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再也说不出话来,方莫寒看着这阵势,也不敢轻易张口说话。

    任子菲眸子低垂,表面上不介意,其实心里却把任子安骂的头破血流,他算老几啊,还真想独吞任家的资产。

    老太太察觉到餐桌上浓浓的味,自然站在任子安这边,率先开口打破了这种怪异的气氛,“子安既然说了公司不缺人,就不用安排,浩辰啊,你还是专心搞搞自己的公司吧!”

    一直低头不语的陆浩辰听到老太太都这样发话了,不得不强挤出笑容,嘴上不断重复着:“是啊是啊,我一定会好好打理我的公司的!”

    “是吧,小菲!”老太太又转脸看向一旁沉默的任子菲,任子菲敷衍地点点头。

    一家人表面上依然风平浪静,其乐融融,其实确实明争暗斗,唐茹知道任子菲一直有想要争夺任氏的野心,只是在旁人面前没有表露出来而已。

    方莫寒端起放在眼前的高脚杯,典雅地站起身子,笑呵呵地对着老太太祝福着:“今天是奶奶您的生日,孙媳妇在这里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说完便一口干尽了半杯深红的液体。

    老太太看着她如此孝顺,连忙夸赞着,指着一旁的任子安唠叨着:“你啊,不知道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能娶到莫寒这么好的老婆!”

    明明是在赞赏方莫寒,任子安心里却乐开了花,对啊,她就是自己的福气!

    林衍提着公文包,踏着疲惫的步子打开家门时,却发现里面一片狼藉,胡乱摆放的家具,垃圾扔的到处都是,纯属是盗窃现场的标准模样,他第一反应就是家里进贼了,想到这,他立刻紧张的往里跑着,嘴里大声喊着:“吴梓桐,吴梓桐!”

    疾步走到客厅时,才听到差不多接近九十分贝的电视声,吴梓桐正以一种霸道的姿态瘫在沙发上,简单的粉红色睡衣遮着敏感部位,头上圈的是淡蓝色的发带,一双白皙的脚放肆的搭在茶几上,看到林衍慌慌张张地走进来,嘴里还没有吃完的零食掉落到地上,像观赏怪物一样打量着林衍狼狈的姿态。

    看起来被蹂躏过的蓝衬衫满是褶皱,凌乱无比的短发,一条领带似有似无地搭在脖子上,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要拿来上吊的。

    看到他这个样子,吴梓桐忍不住“咯咯”地笑出声音,林衍看到她这样狂妄不羁的姿态,本身有严重洁癖的他大声怒斥着:“吴梓桐,你给我……起来!”

    “当初怎么约法三章的,这可是我家,谁允许你这样乱来!”林衍狠狠地教训着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女孩。

    要是从前,吴梓桐肯定是马上乖乖的从沙发上跳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客厅打扫干净,但今天的她已经不同以往了,她慢动作地站起身子,踱步到林衍面前,踮起脚尖出手抓抓林衍乱蓬蓬的头发,嘲笑着:“我说,你是不是被别人糟蹋了。”

    林衍怒目圆睁,他没料到吴梓桐非但不认错,反而来侮辱自己,自己这个房主还要不要这么没有尊严!“你!”林衍努力压制着心里的怒意。

    吴梓桐用手怼怼他的肩膀:“你什么你,告诉你,老娘以后再也不用寄人篱下了,老娘有钱!”说着便甩给林衍一张金光闪闪的贵宾信用卡,傲娇的姿态真正诠释了什么叫“有钱任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