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灯火阑珊处,是我在等你(1)
    他来着车子到达白城所说的会所单间时,推开门发现里面静悄悄的就只有白城一个人,难得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妩媚女人,他看着白城独自一人啜饮,就悄悄走进去,不说一句话便拿起桌子上白城刚刚为自己斟好的酒,仰头一饮而尽。

    白城看他痛苦喝酒的样子,放下手里的一瓶红酒,一股微醺的样子,不忘调侃着:“没想到,任总也有伤心的时候!”

    任子安丝毫不理睬他的话,一把拿起桌子上的红酒,自顾自地喝着。

    是啊,什么时候,他任子安也会有伤心的时候,在这个城市里,他明明要什么有什么,还忧愁什么。

    对啊,他虽然一手遮天,可悲的却是征服不了那个女人的心。

    “暖年呢?”任子安连灌好几杯才不甘地停下来,凉薄的脸上闪出红晕,迷迷糊糊地开口问道。

    白城无趣的解释了一句:“被叔叔叫去了!应该是被骂的劈头盖脸了!”

    任子安看着白城幸灾乐祸地表情,脸上浮起一丝讽刺的笑容,“有老子就是麻烦!”

    白城听了,耷拉着脑袋,眉毛上扬,醉醺醺地说着酒话“就是就是!”

    表面上两人是在嘲讽,其实他们心知肚明,那是嫉妒,嫉妒苏暖年还能有父亲唠叨,可他们,却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爸爸。

    有时候,人类就是喜欢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谁有知道,吃不到的那一颗反而是最渴望的。

    “你不是说要介绍人吗?人呢?”白城终于想到自己来着干嘛的了,提口问道。

    任子安自顾自地喝酒,听到他这么一问,手里紧握的酒杯停留了一会儿,又在灌到嘴里,甘甜的酒顺着嗓子滋润喉咙,明明是上好的葡萄酒,可任子安却觉得苦涩无比。

    “我什么时候说的,你听错了吧!”任子安撒着谎。

    白城看着他毫不在意的神情,懒的再追问下去,反正他今天来也不仅仅是来认人的,于是又重新议起下一个话题。

    “你把美国si的项目方案给我!”白城请求。

    任子安瞳仁放大,惊讶地质问道:“你要干嘛?”

    白城就知道他不会那么痛快就把文件给自己,他又重新给任子安面前的酒杯里倒满了红色的液体,像是贿赂似的,“你谈不拢的案子,就不能让我试试?”

    任子安抬起眼皮,一双寒冷的眸子里映出白城红红的脸庞,他笑道:“你小子什么变得这么上进了!”

    看着任子安脸上不在那么凝重,白城心里有了准,看来这是同意了!

    不过,任子安又对他说:“方案得明天给你了,我现在没带!”

    白城眉宇间泛起了愁意,他明天一早就要动身去美国了,到时候再拿就来不及了!

    “是在公司吗,我去帮你拿。”白城问。

    任子安眼神乍然垂落,si的案子,不在公司,而是前几天被他带到了南苑……

    他看着白城焦急的样子,承诺道:“明天一早我让助理给你送过去!”

    林衍接到任子安的电话时,还正在浴室里洗澡,吴梓桐还在客厅里看着韩剧,看见林衍急急忙忙便走出家门,没说一句话。

    真是的,都这么晚了,总裁自己不去拿,还专门让自己跑一趟,受苦受累啊,林衍在黑暗中一边开车,一边打着瞌睡,一边抱怨着。

    任子安从惜轩阁浑浑噩噩地走出来,晕晕沉沉的险些找不到停靠在门口的车子,他正想开车回别墅,还没来得及发动车子,突然看见,不远处一个女孩正独自一人站在冷风里等着乘坐来往的出租车,她一袭白裙,发丝飘飞,高高瘦瘦的背影出现在他的眼睛里,他立刻从车子上走了下来。

    他迅速的走近女孩,从背后一把搂住女孩的纤细的腰,深情的开口说道:“莫寒,我想你!”

    他是喝醉了,才会说出这样肉麻的话,可是这是他心底真实的声音,才两天不见,他感觉如隔三秋,分外的想要见到她。

    女孩被她这么一抱,惊慌地叫出了声音,蓦然转身,看到任子安迷离的眼神里满是思念。

    任子安看清女孩的脸,才认出那并不是方莫寒,他拍拍自己的脑袋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他迅速的走远,又留下女孩一个人在黑夜等着车子,等到了车上,他才使劲的晃晃自己沉重的脑袋,仿佛是在怪罪自己,小声自责了一句:“真是笨!”

    事实告诉他,他认错人了,单单是一个比较相似的背影就让他这么冲动,他自己都感到惊讶万分,那个女人到底给自己灌了什么药,让自己对她这么痴迷。

    原来爱情真的是让人欲罢不能的,当你爱上一个人,那么,全世界的人都成了那个人的影子,都会和那个人有着相似的面孔。

    顾南允开车送方莫寒回家,听着男人幽默诙谐的话语和时不时发出的爽朗笑声,方莫寒在心里想着,他真是一个有趣的男人。

    顾南允看着方莫寒看着窗外发呆,徐徐吹来的凉风撩起女孩凌乱的头发,一张黑暗中可人的脸庞若隐若现,他继续扭转这方向盘,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因为那一刻,他爱上了眼前这个真实又可爱的女人。

    车子还没有驶进南苑,方莫寒就让顾南允停车,她礼貌的扯下安全带,对着顾南允露出笑容,“顾先生,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回家!”

    她还没有下车,就看到顾南允拿出一张请柬,在黑暗中递到她的手上,她疑惑地问:“这是什么!”

    “下周六的假面舞会希望方小姐能够赏脸!”顾南允发出绅士的请求。

    方莫寒低头看看精美的请柬,心里一番犹豫,本来是不想去的,但又顾及到顾总帮了自己这么多就不忍心去拒绝。

    “好。”听到方莫寒答应了,顾南允有些激动,不过还是控制着音量:“那到时候我来接你!”

    “嗯”方莫寒下车跟顾南允挥了挥手便朝南苑的方向走去。

    顾南允转动方向盘掉了头,一直盯着方莫寒的离去背影看,直到方莫寒的背影消失在街道尽头才发动车子不舍的离开。

    他心情着实不错,甚至在路上都哼起了小曲,脑海里回想着白天和方莫寒在一起的画面,一张冷峻的脸便逐渐舒展开来。

    而另一边的任子安却没有这样的好心情,他喝醉了酒,偏偏还要自己开车回家,可是却潜意识地把车子开到了南苑,车子停在了别墅的附近,他独自一人把自己隐藏在黑暗里,眼神是不是会飘向窗外,不知道是在寻找着谁的身影。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回来到这,或许这儿真的给过他家的感觉吧!

    方莫寒加紧脚步走到别墅区时,才发现门口早已经有一个身影在寒风中等待她了。

    她惊喜地跑上前,喊了一句:“林衍,你怎么在这?”

    林衍被冻得直打哆嗦,终于看到了方莫寒出现,眼里闪出一丝难以掩盖的喜悦,他带着重重的鼻音,说出自己前来的原因:“总裁让我来取文件!”

    方莫寒看着他寒冷的天气冻得瑟瑟发抖,有些心疼地关心了几句,一开始还想抱怨的林衍听到了立刻打起了精神,强撑着身体说:“没事没事,一点都不冷”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方莫寒看着他说话自己打自己脸,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上前输入密码,“来家里坐吧,我来找找!”

    远处一直暗中观察的任子安看到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别墅,眉毛瞬间拧了起来,嘴里咒骂着林衍,这小子真是不知好歹自己让他去取文件进家干嘛,这么晚进出女孩的家里也不害臊!

    方莫寒给林衍倒了一杯热水便钻进书房,细心地寻找起来,嘴里还不断提醒着自己:“si的策划案,在哪呢?”

    林衍喝了一口热乎乎的水,胃里感到暖暖的,无意间看到方莫寒刚刚放在桌子上的邀请函,没有多想,继续环视着整个屋子。

    任子安从不会让她动书房里的东西,所以这里的摆放格局对她来说难免有这么陌生,所以过了好长时间,她还是一无所获。

    一直坐在客厅里喝水的林衍发现方莫寒迟迟不出来有些等不及了,拔腿跑到书房里和她一起翻找。

    其实更加亟不可待的应该是一直在外面等候的任子安,他可谓是如坐针毡,不停的看着手表,感觉秒针多转一下就是多一分煎熬。

    这都半个小时了,林衍竟然还没有出来,他等的有些不耐烦,心里暗暗的约定明天一定按照林衍在南苑逗留的时间扣他年终奖,或者,一秒一拳。

    方莫寒和林衍两个人翻翻找找都没有找到si的签约文件,刚刚还被冻毁了的林衍此刻是大汗淋漓,他对着还在翻抽屉的方莫寒说:“夫人,这样找下去不行,我们还是打电话问问总裁放哪了吧!”

    方莫寒停下手里的动作,默默地点点头,抬步走出了客厅,拿起电话却有些犹豫,两天没见他,也不知道他的气消了没有,就这么冒昧的打电话过去会不会惹恼他,方莫寒的脑海里又响起任子安那天的话:“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就在也没有拨号码的勇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