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灯火阑珊处,是我在等你(6)
    ——医院天台——

    许歆离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才找到独自一人坐在天台上的苏暖年,她远远地看着苏暖年恍惚的背影,,还穿着白蓝相间的病号服,绝望的眺望着远方,好像是想要抛弃一切的样子。

    她以为苏暖年是要跳楼,直接奔向苏暖年,冲他喊着:“苏教授,你冷静点!”

    苏暖年听到她的声音,一动不动,仍然和没事人一样坐在天台上,眺望着远处大雾弥漫的城市,一双晶莹的眼睛里好像瞬间失去了所有光芒,就好像是被扔去了万丈深渊,再也走不出来似的。

    “苏教授,你冷静点,我们都是医生,都明白人死不能复生,你就别难过了……”许歆离好心好意地劝解直接被苏暖年的一声怒喝打断,吓得许歆离连连后退。

    “别再跟我提医生,我觉得耻辱!”

    许歆离呆滞在原地,有些不敢相信刚才的话是从眼前的男人嘴里发出来的,她有些吃惊,他在说些什么,他可是自己崇拜了十年的偶像,他可是曾经叱咤医学界的专家,他怎么能说当医生是耻辱呢!

    “苏教授,我知道亲人离世的确很伤人,但是也请你节哀啊!”许歆离安慰着。

    固执的苏暖年却不领情,听着许歆离喋喋不休地劝导感到心烦意乱,他直接从天台上跳下来,直接略过想要阻拦她的许歆离,绝情的瞥了她最后一眼,许歆离失神的面容显现在他脑海里,他却没再说一句话。

    那个女人为什么一直要和自己纠缠不休,明明只是一面之缘的陌路人还要来劝慰自己,为什么他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她,为什么看到那个女人失落自己心里会痛,苏暖年转过眼角,最后一眼落到许歆离的背影上,白大褂在风里慢慢的飘扬,定格在一个凄凉的背影,他叹了口气,决然的离去。

    许歆离耳边还在回响着苏暖年的话,她看着远处的一片朦胧,眼底有了一片湿意,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么说,他明明那么优秀,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

    或许只有她能理解这一身白大褂背后意味着什么,或许只有她能够理解“医生”这个职业是多么令人尊敬,或许只有她能够理解当医生有多苦多累!

    苏暖年,你知不知道我是因为你才下定决心去学医,如今我终于找到你,你却放弃了……

    方莫寒最后合上药箱,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任子安还在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动作越发的不自在,直到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尴尬。

    “我……”

    “我……”

    两人异口同声地想要开口,方莫寒害羞的低下了头,任子安从床上下来,“其实那天……我本来……”任子安支支吾吾地开口,方莫寒则露出一副期待的神情看着任子安,她也想知道任子安接下来会怎么说。

    “我是想告诉你……”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叮铃铃”地响起来,任子安说了声“抱歉”就举着手机匆忙走出了休息室,剩下方莫寒一个人走在床上,失落的垂下眼眸。

    任子安从门缝里看了方莫寒一眼,看着方莫寒失神的样子,他有些崩溃,终究还是说不出口,说不出口自己已经原谅她,说不出口自己已经爱上了她,说不出口离开她自己会心痛。

    他接下电话,“喂!”

    随之从电话里传出一个带有磁性的声音“任先生,我们什么时候出来碰一面吧!”

    吴梓桐一个人拿着自己不太完善的简历在街上游荡,奔波了一个上午还是一无所获,反倒累得腰酸背痛,她还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没了父亲的庇佑什么都不是,连屁都不是。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要出来找工作,或许只是因为平时呆的无聊吧,但是她心里清楚,是因为林衍,既然他喜欢像徐吟那样的职业白领,自己何尝不能成为那样的职场达人。

    正当她走进一家工作室时,本打算跟前台强求,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她猛地转身看到正在喊着自己名字的女人正在朝自己走来,一下子慌了神。

    “小桐,真的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告诉我们一声!”正在跟她打招呼的是一个穿着华丽的女人,也是和她一个性质的富二代,看到她手里拿着简历,嬉笑道:“我说你不会自己出来找工作吧,怎么你爸不要你了?”

    听到女人的满嘴嘲讽,要脸的吴梓桐立马把简历扔到一边,倔强地说:“怎么可能,我只不过是玩玩,再说了,我可是高校毕业,去工作也是别人求着我!”

    女人看她一副“坚贞不屈”的样子,摇摇手里的车钥匙,“今晚大家有party,来不来?”

    ——美国纽约——

    白城和徐吟来的时候正是雨季,两个人刚刚出酒店就下起了倾盆大雨,不得不坐在街边的露天咖啡馆喝起了咖啡,徐吟坐在白城对面,看着白城一直在手机上飞快的打字,一直没忍心打扰。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叮叮咚咚”的落到水泥地上,敲打着某些人的心窗。

    突然有一个身材单薄的小女孩稚嫩地跑到两人面前,站在白城身边,从篮子里拿出一束鲜红的玫瑰花,礼貌的请求白城:“abouquetofrosesforyourwife,sir(先生,买一束玫瑰花送给您太太吧!)”

    白城渐渐放下手机,凌厉的目光投向身旁稚气未脱的小女孩,他都没有去反驳,就听到坐在对面的徐吟拼命摇头连忙辩解着:“no,i039not(不,我不是)”

    白城回头看看徐吟娇羞的模样,有些不开心,怎么,说你是我太太,很吃亏吗?

    “eherei039llbuyit(来这里,我来买。)”徐吟看着小女孩很可怜的样子,摆摆手打算拿钱买下小女孩的花。

    白城看着小女孩已经起步朝徐吟走去,眉心蹙起,为什么他有一种被人打脸的既视感。

    “啪”地一声一叠美钞被摔在了桌子上,接踵而来的是白城粗重的声音:“iboughtthoseflowers(那些花,我都买了!)”

    他的动静差点吓坏了徐吟和小女孩,小女孩看着桌子上厚厚的钱,立刻将整整一篮子花放到徐吟怀里,“godblessyou,iss(小姐,上帝保佑你幸福!)”

    看着女孩在雨中渐行渐远的背影,徐吟低头看看满满一篮子的玫瑰花,不觉羞红了脸,转头看看白城依旧想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还在盯着手机看,她心里却激动不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