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如若互伤,不如不遇(6)
    林衍被方莫寒刚才莫名其妙的一番话搞得心情有些低落,他开车到达小区时已经是傍晚时节,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想要开进去的冲动,只顾一个人在空旷的车里吸起了烟,弄得周围烟雾缭绕,白色弥漫间他俊美的容颜开始变得惘然若失起来。

    都说男人吸烟多半是因为有了烦心事,所以才用来借吸烟时的那一股快感和味道来麻痹自己的内心,自己上一次吸烟都不知道是多么久远的时候了,现在突然又抽起来的林衍只感到自己喉咙里开始随着逐渐变短的烟头变得奇痒无比,甚至还咳了几声,最后实在嗓子实在是受不了折磨,他麻利地掐掉了还没燃烧完的烟头,迷茫地从车上走下来,抬头仰望了一眼逐渐深沉的暮色,久久的伫立,最终还是踏着沉重的步子上了楼。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喜欢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他看着还被放在茶几上未吃完的零食袋子和未舍得扔掉的那双女士拖鞋,还有被某个自恋的人挂在墙上的照片,还有厨房里残留的没有用尽的菜,莫名的有些伤感。

    听人说二十一天足以让人养成一个习惯,而吴梓桐住在自己家里的这整整二十一天,自己又养成了习惯她存在的习惯。

    没有了吴梓桐在家里做饭,他好像又回到了从前,随手从冰箱里拿出一袋被封存很久的速冻饺子简单的煮了煮便完成了凑合的“晚餐”,他一口一口咀嚼着无味的水饺,竟感到有几分苦涩,甚至有股酸味,吃了两三个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那袋饺子早就已经过期了,于是立刻丢到了厨房的垃圾桶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习惯了在半夜起来跑腿坐在沙发上看一些深夜无聊的电视节目,但是当他今晚再起来时,却发现少了一个陪伴自己的人,他一个人裹着厚厚的棉被,用充满霉味的目光盯着忽明忽暗的电视屏幕,虽然电影还算有趣,但是终究看不进他的心里,他的脑海里浮现的另外一段精彩的画面,那种画面太过于美好,以至于电视机里的主人公明明在上演催情戏,他却一阵傻笑。

    深夜的傻笑,只为你一个人。

    ——夜黑黑的降临人间,劳累了一天的林衍刚想要闭上眼睛睡觉,却被一阵吵闹的声音惊得打了个哆嗦,他披着“海绵宝宝”的睡衣走进客厅时,发现正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的吴梓桐正在悠哉悠哉地看着电视,身上只穿着简单的性感内衣,正盯着电视屏幕入迷,感觉到他的脚步慢慢逼近,客厅的灯突然亮起来,接踵而来的便是吴梓桐的惊呼声,林衍还在揉眼睛时,朦胧间只是看到一个模糊的肉影迅速的披上了衣服,还诧异地看着身心俱疲的他,大喊一声“流氓!”

    “你才是流氓好不好,多晚了,还不快睡觉!”林衍尽量提高自己的嗓门对着吴梓桐一通教训。

    吴梓桐还用一双扑灵扑灵的大眼睛盯着恼凶成怒的他,呆了一会儿:“要不,一起吧!”

    “赶紧睡觉,我才不会跟你同流合污!”

    五分钟后。

    “喂,那个男主最后和谁在一起了,不会是那个疯女人吧?”林衍一边抓着吴梓桐手里的薯片一边好奇的问道。

    “怎么可能,他爱的明明是那个比较温柔的女秘书!”吴梓桐反驳着。

    “不,就是那个!”

    “听我的,就是她!”

    “敢不敢打赌,我赌他俩在一起!”

    “两百块,敢不敢!”

    “我输了叫你爹!”

    漫漫长夜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被二人消磨掉,不知不觉,半夜和她一起吃零食一边看韩剧已经成了每天必不可少的事情。——

    仿佛被回忆拉拉扯扯,最后还是要回到现实之中,他晃过神来时,眼前只是空荡荡的房间里,电视声音调的格外大,兴许这样能让他感觉到吴梓桐还没有搬出去,自己也就不孤独了,忽的想起什么,他拿起遥控器调到两人曾经打过赌的电视剧,认真的看了起来。

    一直到深夜,他才躺倒沙发上合上了双眼,最后一句默默地说了一句:“你错了,男主爱的一直是那个疯女人,两百块……”

    兜兜转转,还是梦到第一次相见时,她是一只醉酒的小野猫,误以为他是企图把她卖到窑子里的绑匪,于是方向盘跟着一歪,就注定两人种下了缘分。

    晚饭过后,方莫寒照例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止疼药来吃,还没来得及服掉就被任子安拦下来,方莫寒惊疑地看着他,只见任子安递给她另外一盒药,并对她说:“别吃那种止疼药,对胃不好,吃这个!”

    方莫寒打开手里的药盒,看到几颗药丸整齐的排列在里面,她忽的想起今天自己疼的难受时有一个人在给自己喂药,现在她几乎可以确定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守在家里一整天的任子安。

    她虽然也是经常吃药的人,但是也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苦的药,她看着一个个黑色的药丸,顿时起了愁意,抬头一瞥,任子安还站在原地,想要亲眼看着她把要吃掉。

    “我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这药就先不吃了……”方莫寒试探的说,一边说一边顺势合住药盒。

    任子安看到她这样敷衍的拒绝吃药,不禁皱起眉来,不吃药怎么能好起来呢?

    方莫寒生怕任子安看出来自己是因为太苦而逃避吃药,所以立刻端起桌子上的透明水杯打算迅速逃离任子安的视线。

    她还没抬脚向前走几步就直接被一个强有力的手掌扯到了怀里,她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个薄凉的唇瓣吻了过来,最重要的是那缠绵的吻里还夹杂着一颗珍珠大的药丸。

    甜蜜和苦涩混合,男人缠绵的吻和药丸混为一体,一起滑落到方莫寒口中。: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