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如若互伤,不如不遇(8)
    白家世代经商,现今在商业圈里也可谓是地位显赫,最出名的莫过于王娇,白城的亲生母亲在白城出生时就因为难产身亡,王娇随后就嫁进了白家,不幸的是丈夫又在不久以后因病去世,她一个弱女子挑起了白氏的担子,毫无经验的她竟然也将生意经营的风风火火,白家非但没有衰落还在国内经济危机中稳稳站住了脚跟,而王娇也就此在圈子里一炮而红,虽然表面光鲜亮丽,但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心结就是白城,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但她这么多年来真的就是视如己出,可是因为工作原因几乎很少回家陪伴白城,一回家就对严厉地教训白城,其实,她并不想这样,但因为她太害怕,害怕白城会让她失望,所以白城从小也就不太和她亲近,关系至此都搞得很紧张,白城接管了白家的公司后就从家里搬了出去,很少再回来,她也只能一个人偶尔问问公司的秘书关于白城的近况,她心里清楚,白城从小就喜欢吴梓桐,一直在等着,现在好不容易两个人又能够团聚了,她这个做母亲的,当然要率先帮他迈出这一步,所以刚刚得知消息就匆匆赶到了吴家,两家本来就是世交,现在提出来订婚当然合情合理,只是……

    “小姐,我们还是下去吧,楼下老爷和客人都在等你呢!”一个女仆不断的敲着卧室的门,露出惶恐不安的神情。

    吴梓桐自从被保镖一路抓回吴家就整天哭着闹着不要嫁人,闷在自己房间里不吃不喝,谁也劝不动,她虽然对商业圈里所谓的联姻心知肚明,但是从小性格偏执的她当然不会去妥协,她笃定自己才不要去做商业利益的牺牲者,即使,那个人是白城,另外,也正是因为那个人是白城,所以她才坚决要反抗,毕竟这会牺牲至少四个人的幸福啊!

    吴梓桐听着屋里的门被钥匙打开,一下子恼火起来,从床上坐起来将手里的枕头直接用力砸过去,待她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花白色的枕头划过美丽的弧线正中一个人头顶,白城“啊”地叫出声音,把突如其来的“暗器”抱到怀里,慢慢踱步走近房间,身后跟着一脸惊恐的女仆,吴梓桐抬头见是白城来了,眼神变得更加迷离。

    白城一来到吴家就看到两家的老人奇迹般地聚到了一起正在探讨两人的婚事,他和吴梓桐什么时候定下的婚约他都不清楚,现在倒是莫名其妙的成了她的未婚夫,这要是搁到以前他应该是会笑得合不拢嘴,但是事实告诉他,他很平静,甚至比平常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你怎么来了?”吴梓桐简单的瞥了白城一眼,没露出好脸色,还是精神恍惚的坐在床上,对眼前正在逼近的男人目不斜视。

    白城听出吴梓桐话里捎带讽刺的意味,有些不悦,刚刚因为见到她欣喜的心情烟消云散,他放下手里的枕头,看着吴梓桐依然坐在床上一动不动,转身吩咐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女仆退下,一边带上了门。

    吴梓桐看到他这一系列动作,难以想象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只能用一双充满怒意的眼睛盯着白城,瞬间令他毛骨悚然。

    “你觉得这样做有意思吗?难道爱情对于你来说就是霸道的占有吗?”吴梓桐冷冰冰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她倔强的抬起小脸,朝着一旁的白城望过去,她想要看看白城听到这句话会是怎样羞耻的反应。

    难道她说的有错吗,他这样做不就是想要占有她吗,她本以为两人之间既然做不到相爱,但起码能够做到相知,可是,现在呢,她心中残留的最后一丝幻想也在父亲宣布联姻的那一刻灰飞烟灭,也许,此刻的她是恨他的,她恨他,让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恨他,为什么不执着的爱下去而是要以这种无耻的方式把两人绑在一起。

    白城听到吴梓桐这样说,彻底懵在了原地,难道他在她心里就这么不堪吗?甚至会为了得到自己心爱的人做这种无耻下流的事情?

    他突然冷笑一声,原本他还要去向两家老人请求放弃婚约,但是现在他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既然他在她面前已经这么卑鄙了,不如在卑鄙些,反正他爱她,怎么着他都不会亏。

    “吴梓桐,你就这么不想嫁给我!”暴跳如雷的白城彻底被吴梓桐激怒,不知道哪来的冲动,伸手捏起吴梓桐削尖的下颚,狠狠地质问道。

    吴梓桐当真不懂得妥协,她并未意识到自己已经点燃了白城心头的导火线,她没有去屈服,反而火上添油,“对,我不想,甚至不屑,我现在最讨厌的人就是你!”

    吴梓桐的话可谓是字字诛心,她不知道一时冲动说下的气话足以毁掉白城数二十年来的真心,毁掉了白城在她眼前的最后一点尊严。

    白城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转念一想,事情到了如此地步还有什么可说的,他表情淡起来,决然的转身而去,独留吴梓桐一个人慢慢咀嚼着他留下的话语。

    吴梓桐还是一脸惊愕,她从来都不知道儿时最好的玩伴竟然变成这样子。

    “你知道的,从小我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简单的一回眸,正好撞上吴梓桐对他恨之入骨的目光,他的心彻底凉了,宛如被人拖进了寒冷的冰窖,他努力想要攀爬,却只能被寒冰团团围在中间,寸步难行,举步维艰,而透明的寒冰之外,他清晰的看到吴梓桐绝情离开的背影,是她亲手给了她希望,有亲手把他推向了万丈深渊,他像是一个木偶,被她玩弄着,折磨着,可即使这样,他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她,不减一分一毫!

    吴梓桐还怔怔地瘫坐在床上,不知所以的泪流雨下,白城,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

    既然我们注定不能相爱,那就相杀吧!

    如若互伤,不如不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