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你是最美的期待(4)
    任子安只是浅笑,眼神却望向了逐渐被挤到自己身边坐下的方莫寒,充满酒味的包间里,他嗅到女人身上熟悉的茉莉香味,顿时感到心旷神怡,在众人视线里默默将朋友递给方莫寒的酒拿起自己喝了下去。

    一边的艾比注意到任子安手下的动作,心里有些不满,向坐在旁边的闺蜜使了个眼色,没说一句话,方莫寒依旧很礼貌的处在中央,紧张的脸色忍俊不禁,手心里已经浸出了汗意。

    “嫂子,你和我们伊洛认识多久了?”方莫寒抿抿嘴唇没发出一丁点声音,到时任子安怕她尴尬,主动回答:“两个多月!”

    “才两个多月就结婚啊,真爱无敌啊!”有人惊叹着。

    任子安回头看看方莫寒羞红的小脸,表情变得平和起来。

    可是,他全然不知方莫寒真正与他相识早在十年前,她真的好想大声的告诉身边的男人,她早在遥远的十年前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他,直到现在也无法自拔。

    艾比听到众人唏嘘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就在这时突然有人跑过来通知任子安说罗教授找他,任子安看了看笑容可掬的方莫寒本想拒绝,方莫寒却一脸微笑的让他去忙吧,任子安在一行人面前,宠溺的抬起手在方莫寒头上揉了两下,将女孩的头发撩起了几根来,柔和的表情简直是要把人的心都融化掉,任子安在众人的哄闹声中发俯下身子,停留在方莫寒耳边,温热的声音响起:“等我回来!”

    方莫寒的心软的一塌糊涂,没想到男人又趁她不注意轻轻地咬了一下她的耳垂,瞬间,耳边一阵湿润,等到她涨红了脸再抬起头时,男人已经离去,剩下旁边的人开始嘲讽“秀恩爱,死得快!”

    艾比冷嘁一声,见男人走远,起身坐到方莫寒身边,麻利的将方莫寒空空的酒杯倒满,“来来来,嫂子,既然是第一次来,就得喝的尽兴才对!”

    方莫寒咽了口口水,拿起酒杯尝了两口,辛烈的液体在舌尖蔓延开来,她头脑一震,有些看不清眼前的人影,酒过三巡之后,她再次睁开朦胧的双眼才发现周围已经没有多少人,她开始白手推脱:“不喝了,在喝就醉了,就醉了……”

    艾比不理会方莫寒的反抗,继续灌酒,淡黄的液体落入腹中,搞得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方小姐,你知道我是谁吗?”身旁的女人的语气骤变,趾高气扬的质问浑身燥热的方莫寒。

    方莫寒长“嗯”一声,“我们认识吗?”

    艾比一张妖艳的脸开始狰狞起来,直接抓起趴在桌子上的方莫寒,狠狠地掰着她的胳膊:“你凭什么嫁给子安,我认识她他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方莫寒被眼前的女人抓地生疼,想要甩开却被女人死死地拽住,“想必你过来得时候也看到了吧,子安他正搂着我,跟你说实话,我爱他,所以一定会把他得到手的!”

    听完女人地一席话,方莫寒在心里冷“哼”一声,原来这个女人使劲灌自己酒就是为了向她示威啊,她懒得和眼前的人拉扯重新想要挣脱,却突然被艾比一把扔到沙发上,方莫寒一下子感到天旋地转,好不容易坐起来,却又听到艾比的声音:“我劝你尽快退出吧!”

    方莫寒不明所以地抄起手边的包想要离开却又被艾比推到,就在两人僵持不下时,突然有一个人闯了进来,是任子安的另外一位同学,因为忘记带手机回来拿,却不料撞到了这么尴尬的一幕。

    他替方莫寒推开仗势欺人的艾比,摇了摇快要昏厥的方莫寒:“你没事吧!”

    “你干什么,艾比!”男人大声质问着艾比,艾比眼里噙着泪水。冲两人喊叫着:“伊洛是我的!”

    方莫寒小脸通红直接倒在了男人的胸膛里,男人立刻将她抱起来,离开了包间,最后望了一眼艾比,失望的说:“你这样只会让伊洛更加讨厌你!”

    两人离开后,包间里彻底只剩下艾比一个人,刚才还霸道蛮横的女孩突然蹲了下来,大哭起来。

    方莫寒,你知道吗,我期待这句话,很久了。——任子安——

    任子安忙完事情后就急急忙忙赶回卡尔顿酒店,一进酒店就看到大厅里男人抱着脸色红润的方莫寒,她的确是醉了,死死地抓着男人胸口的白衬衫,不安的着,看到这一幕,怒火在他胸中翻腾,几乎是一个箭步冲上去,直接当着男人的面把方莫寒横腰抢到手里,连落地都不曾,就像是被别人抢了糖果的孩子,而被他霸道地抢过来的“糖果”察觉到身旁的一样,一双朦胧的眼睛迷离飘渺,白皙的脸颊微微染上红晕,倾国倾城的面庞埋在秀发里,仔细地瞧着眼前轮开阔分明的男人,突然伸手抚摸着男人尖尖的下颚,四目相对,男人满是宠爱地望着她,熟悉的棱角令她心里一阵悸动,她傻傻地娇嗔了几声,便紧紧地依偎在他温暖的怀抱里。

    一边感觉自己双手空空的男人看见两个人竟然这般恩爱,“噗呲”一声笑出了声音,任子安这才意识到另外一个人的存在,精致的面容迅速冷了下来,他露出不可一世的表情与眼前的男人对峙起来,眼睛里燃着熊熊火焰,脑海里又闪现出刚才男人抱着方莫寒暧昧的一幕,他的心就像藏着一颗,恨不得马上爆炸。

    “杰克,以后你少动她,否则我就把你的手剁了!”任总裁霸道的口气令眼前的男人一惊,百口莫辩,看着任子安绝情离开的背影,心里嘀咕着:“真是个醋坛子!”

    杰克孤单的立在原地,漂亮的眼睛里渐渐蒙上了一层无奈,在原地徘徊了许久过后才转身回头,朝刚才的包间走去。

    男人步履维艰只因为那个女人并不爱他。

    任子安抱着方莫寒一路回到住处,就连上了车也不曾松手,两个人就保持着亲密的姿势,难受了一路,几次方莫寒感觉劳累想要从他身上移开,却发现男人直接加大力度拥住她,她不安地眨了几下眼睛,张张嘴却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车子缓缓驶过转瞬而逝的星空,任子安转头看见车窗外繁星点点,点缀着整个夜空犹如深蓝色的天堂,男人浅笑,眼神瞥向在自己怀里喘喘不安的方莫寒,心里想着这夜色再美也不及眼前的女人美。

    早就一发不可收拾的情种早已在男人心里扎根,他感觉自己被眼前的女人彻底蛊惑,下身有着不可预料的冲动,于是已经房间来不及脱衣服便一把将如醉如痴的方莫寒抱到了床上,唇瓣毫无征兆的贴合在一起,床上双眼秋波闪动的方莫寒被眼前男人禁锢,动弹不得,慢慢在男人的亲吻中,费力的喘着气,逐渐沉沦。

    明明是这么幸福的时刻,她的心里却五味杂陈,耳边突然又回荡着方才艾比威胁的话语,她真的无法想象,这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轻易开口说爱他,可是她却不能,爱而不得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她耗费整个青春去爱他,最后却只能从别的女人口中得知他被万千宠爱。

    她的心也不是铁做的,也会感觉到疼痛,她也会吃醋,可是到头来,谁又能来安抚她伤痕累累的心呢?想着想着,眼角便绽出了泪花,滚烫的泪水像脱了缰的马,瞬间爬满了脸颊,充满咸味的液体落到男人嘴中,他身子一怔,抬头看见方莫寒梨花带雨的脸,慢慢的退出了她的身子,心凉了一截,迅速将脸转向一边,瞟了一眼床上让他欲罢不能的女人,不满的开口说道:“方莫寒,你就这么讨厌和我在一起吗?连个吻都这么不情愿。”

    一字一顿,声声催人泪下,床上的方莫寒哭的更加汹涌了,上气不接下气,任子安看着哭起来也格外可爱的方莫寒,红红的嘴唇一张一合,真是不小的诱惑呢,他在心里暗暗骂了声该死,脑子里的理智渐渐被冲淡。

    他直接将女人从床上粗暴的抓了起来,把她搂在怀里,灼热的吻即将落在她的脸颊,男人却突然听到她冰冷的声音,动作戛然而止。

    “任子安,你是喜欢艾比吗?”方莫寒的眼睛如一潭秋水,动人的凝视着眼前的男人,问道。

    任子安心脏骤停,不过几秒钟后又重新恢复跳动,原来这个女人这么难受是因为这个,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傻瓜。他低头看看满脸倔强的方莫寒,那幽怨的眼神仿佛在继续质问他,说,你是不是喜欢别人的女人。

    方莫寒很庆幸,倘若不是因为喝醉了,她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然而就在她以为男人会对自己大发雷霆时,眼前居高临下的男人却突然浅笑嫣嫣,一张白皙的脸上荡满了柔情,薄薄的唇微微扬起,一把拥她入怀,亲切的话语落在她心上:“不喜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