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始于初见,止于终老(3)
    第七十七章始于初见,止于终老(2)

    清晨,方莫寒刚刚从床上坐起来,发现任子安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懵懵懂懂地打开房门,发现已经有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她走上前,才认出那人的容貌,不禁惊疑了一句quot艾比,你怎么在这里?quot

    艾比放下手里的杯子,倒是不再像昨晚那样客气,站起身子端详着一脸茫然的方莫寒,说quot没想到任太太这么快就记得我了!quot

    当然记得,眼前这个女人可是让她吃了好一阵子醋。

    quot艾比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quot方莫寒不理睬艾比的冷嘲热讽,简单地扎起头发,问道。

    艾比冷笑一声,绝美的红唇一张一合quot方太太,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别以为你表面上是任太太,但是你应该也知道子安并不爱你,你一不过是子安家里安排给他的累赘,迟早有一天子安会把你甩掉,我看你还是不要自讨无趣,趁早买机票回国吧!quot

    艾比的一席话还未落地,方莫寒的心早已乱成一团,没错,她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自己可不就是任家找来的传宗接代的工具吗,任子安可以说都不说一声就把她这个累赘丢在大雨里,丢在任何地方。

    quot怎么样,任太太,我说的没错吧,你还是不要呆在这里了,真正能够安抚子安的人只有我!quot艾比继续进攻着。

    quot安抚?子安他怎么了?quot方莫寒不假思索的问道。

    艾比突然脸色一变,仰天大笑,笑声回荡在房间里,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quot任太太,你竟然连子安为什么来英国都不知道?你真是太可笑了!quot

    方莫寒捏紧手中的杯子,莫口难言,只有眼神依然明亮。

    艾比终于停下来,从手里价值不菲的包包里掏出手机来,打开图片来,亮在方莫寒眼前。

    方莫寒眼神停留在手机里风韵不减的女人身上,心里一阵兵荒马乱。

    quot任太太应该也认识她吧,听说她在几个月去世了,子安虽然是打着探望同学的名号来的,但其实是为了这个女人,他在调查这个女人真正的死因!quot艾比一字一顿地说着,说得方莫寒一阵头疼,

    怎么会这样,她明明记得就在昨天晚上任子安还对她甜言蜜语,现在怎么突然会是这个样子。

    看着方莫寒惊魂未定,艾比再一次上前一步,直接靠近方莫寒的身体,quot所以,任太太,别再做梦了,即使你追到英国来,子安心里想的也不是你,至于这个女人她已经死了,你觉得我和子安三年的同学感情会比不上你和他几个月的相处?quot艾比拿出最后的杀手锏。

    方莫寒表面风平浪静,面对着如此嚣张的女人,绕过她身边,quot我想艾比小姐是过于自信了,我和子安的事情不劳您费心了,至于子安来英国的目的,这是他的事情,我从来不会去干涉他的自由,这或许就是你永远做不了任太太的原因吧!quot

    艾比被方莫寒会记得哑口无言,讪讪地收起手机,甩门而去,临走之前留下一句:“任太太不妨现在去二十五号街角的星巴克看一下,据我所知,任子安现在正在和顾南栀在英国的房东交谈”

    艾比的一字一句直接砸在了方莫寒的心上,但是她又不得不承认,她根本就没有资格也没有勇气去怀疑这一切。

    艾比打击完方莫寒之后张扬离去,她就不信一个女人可以容忍自己的丈夫这样做,还能够不闻不问。

    此刻的任子安正坐在星巴克里和一个英国太太用英语交谈。

    “任先生,我记得顾小姐半年前就已经退房了,她走的时候也并没有说什么。”

    任子安追问着:“不,布朗太太,我求你告诉我关于南栀的事情,我必须要查清楚她自杀的原因。”

    “任先生,你和南栀小姐是什么关系……”布朗太太持怀疑态度。

    任子安嘴唇蠕动,有些犹豫地说:“她是……我的爱人!”

    “她是我的爱人!”方莫寒独自一人坐在两人身后的沙发上,努力的忍住快要流下来的泪水,可是爱情往往覆水难收,怎么能轻易止住泪珠呢。

    不管是十年以来漫长的守候也好,还是短短几个月的朝夕相处,她终于明白,自己不管再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走进任子安的心的。

    “小姐,需要点点喝的吗?”服务员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方莫寒身边,还为她递了一张纸巾,方莫寒微微抬头却又立刻俯下身子,接下纸巾说了句“thankyou”便匆匆跑出了星巴克。

    还好任子安没有看到,方莫寒一路小跑跨了整整一条街,终于在远处卸下了所有坚强,难受的泣不成声。

    英国的阳光里没有一颗尘土,却充满了眼泪。

    “奥,我记得顾小姐在离开的时候记了一个电话,好像是她助理的,不知道有没有用……”

    任子安激动地拍着桌子,“真的吗,您能给我吗?”

    “当然可以,我记得上一次给她打电话搬东西的时候有人接的。”布朗太太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来。

    任子安看了一眼名片,没错,的确是顾南栀的助理,只是自从顾南栀去世后,这个助理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根本就找不到。

    看来,他找到线索了。

    “非常感谢,布朗太太,我想问顾小姐在您那里租的房间您租出去了吗?”任子安打探到。

    布朗太太回答:“奥,这个,南栀小姐走后就一直有一个先生就把房子买了下来,但却从来没有住进去过。”

    任子安眼前一亮,说:“您可以带我去看一看吗?”

    爱情或许就是这样,受伤并不是因为你辜负了我,而是因为你的心里不曾有我。

    方莫寒失神的望着天边一轮橘黄色的太阳,泪水一颗又一颗砸在了手背上。正当她伤心欲绝时,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擦干眼泪打开,是一个匿名者发来的消息,是一个地址,而且就是在英国。

    她用脚趾头也能想出来是谁发送的,她并不想去,因为结果肯定是会令她失望的。

    英国的黄昏是那般的美丽,让匆匆的行人无心去欣赏,却在不经意间错过了一整片云翳。

    “喂,你莫名其妙哭得那么伤心干什么?”苏暖年递给哭了一脸花的许歆离,许歆离现在根本就无法直视他,一把拽过毛巾扭头到一边擦起脸上的痕迹,苏暖年轻轻一笑,就这么背对着她悄悄坐下,心里突然五味杂陈。

    归隐的几年来,他一直不谙世事,也没有顾及到他人的感受,他一直以为自己是那个罪人,不仅害了别人的家庭,也让自己的家庭分崩离析,所以他现在想方设法的弥补,才回去答应父亲的请求去参加竞选,然而本来设计好的第二次人生已经全部被眼前这个傲娇得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打破了。

    在废墟里看见她模糊的脸颊,他曾有一种错觉,他们早就在哪里见过。

    “喂,你在想什么!”不知什么时候许歆离已经擦好脸站起了身子,在他眼前晃了起来。

    苏暖年回过神来,拿下许歆离手里的毛巾,听到她说:“一会儿会有医院里的人过来接伤员,你跟他们一起走吧。耽误你这么长时间实在是抱歉,也谢谢你这么长时间以来的付出。”

    许歆离说着,发现苏暖年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有些不习惯地紧张起来,“那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许歆离挠挠头发,唯唯诺诺地回答:“还不知道呢,得看灾情了,我得留在这。”

    苏暖年看着她因为连续几天几夜没休息好眼上的黑眼圈一层又一层,有些心疼,突然鬼使神差地站起来伸出手拉住了本来想要离开帐篷的许歆离。

    帐篷里不算太黑暗,许歆离猛地转过身,正对上苏暖年温暖的臂膀,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起来。

    “你干嘛?”许歆离问。

    “真以为自己是拯救天下的英雄啊,还管不管自己的身体了,你今天哪儿也别去,就在这给我躺着,两个小时就行。”苏暖年突然发话,让一脸茫然的许歆离一下子不知所措。

    也是,这两天焚膏继晷地照顾伤员,自己眼皮都不敢眨一下,更别说是好好的休息了。

    即使是这样,许歆离还是果断的拒绝了,“不行,病人还等着我去照顾呢?”

    “地球离了你又不是会转不了,别太看重自己了。”苏暖年一开口就让许歆离刚刚心里泛起的一点点好感烟消云散,这人说话就不能婉转一点吗?

    苏暖年走上前又重新将许歆离拉回来:“好啦,你不是也说伤员要运回医院了吗,那些简单的伤口包扎就交给别人去做吧,你这个英雄就躺下来好好休息一下吧!”

    许歆离终究还是拗不过,不安地躺了下来,迷蒙中感觉苏暖年一直坐在旁边看着自己,她全程都不敢睁眼。

    苏暖年看着一直眨动眼皮的女孩,嘴角绽出一朵花儿来。

    许歆离,这就是你吗,一个让我心动的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