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始于初见,止于终老(8)
    徐吟虽然是一步一个脚印做到了今天总裁助理的位置,却一直饱受非议的。自从上一次周秘书和她说了那番掏心窝子的话之后,徐吟也和周秘书也变得熟悉起来,但是他突然在这里出现,她是万万都没有想到的。

    “奥……那个,我听说阿姨今天出院就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周秘书的回答模棱两可,徐吟也自然能够听出来真假,算了,反正自己没有车,搭个顺风车也不错。

    陈可从病床上坐起来,因为多日的调养脸上已经红润起来,“小吟啊,小周人不错,刚刚才还跟我聊了好久呢,你看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徐吟听到这话之后,有些哭笑不得的看了周秘书一眼,这个家伙也当真红了脸,谁不知道某人天天在办公室里炫耀自己的女朋友多么优秀,烦人的不得了!

    周秘书提着行李走在前面,徐吟推着陈可一路有说有笑的下了楼,办理了出院手续之后终于上了周秘书的车,徐吟安置好陈可之后却并没有着急坐进去,反而拦住了放完行李之后想要上车的小周。

    两个人走到后备箱前面,小周以为徐吟会再次质问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可是却没想到徐吟只是很真诚的向他表达了谢意。

    “周哥,谢谢你今天来帮我接我妈妈出院,也非常感谢这两个月以来你在工作上对我的教导。”徐吟说完就郑重的鞠了一躬。

    既然要选择离开了,那就要学会体面的说再见。

    “瞧你说的,你这么年轻,协助你是应该的,而且你工作这么拼命,表现又这么好,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你也别听那些八婆嚼舌根……”周秘书有些语无伦次,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

    徐吟当着自己半个“师父”的面,心生感慨,在看到他这么手足无措,直接主动地拥抱住周秘书,一头黑色的秀发埋在男人的肩上:“谢谢!”

    男人的手一下子无处安放,就这么停在半空中,他知道此刻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接近她,只要给予一个肩膀。

    早早便来到医院等待的白城躲在一辆宝蓝色的兰博基尼里,远远的观望着这一幕,心里痒痒的,那种感觉比早晨还要深刻。

    他有些恨自己,死死的抓着方向盘,明明是他吩咐小周过去的,明明在心里挂念她,却又鬼使神差地做了这么多伤害她的事。

    男人透过后视镜注视着自己一双粟色的眼睛,哑口无言。

    这段感情,是时候该结束了!

    任子安和方莫寒不顾一切从正在行驶的车上跳了下去,方莫寒害怕的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任子安的怀里,那是第一次任子安抱她抱得那么牢,仿佛再也不想松开的样子。

    已经是深夜了,树林里黑漆漆一片,任子安和方莫寒好不容易站起来又突然听到四周传来追捕的声音。

    两个人为了躲避歹徒的追捕,安静地趴了下来,尽量保持不发出声音。

    这片林子瞬间骚动起来,任子安知道这样是不行的,如果这样躲下去迟早要被发现的。

    “你先在这里等我,等我把他们引开你就立刻逃走,明白吗?”模糊的视线里任子安转向方莫寒说着,不论如何他都要保证方莫寒的绝对安全。

    说完刚想起身就被方莫寒抓住了胳膊,“不,我要和你在一起!”

    任子安本想甩开她的胳膊没想到不远处突然发出了声音,糟了!被发现了。

    任子安立刻把方莫寒护在身后,没想到一颗子弹突然传空而来,直接穿进了任子安的左胳膊上,方莫寒眼睁睁的看着任子安见了血,有些惊心动魄的长大了嘴巴!

    “快走!”任子安不管血流不止的伤口,拉住方莫寒的手腕就跑起来,这下子动静可真是不小,几十号人马全部向这个方向袭来,两个人很快就被包围起来。

    团队的头目突然出现,刺眼的灯光打在受伤的任子安和方莫寒的身上,“跑啊,我让你们跑!”说着便举起了手上的枪。

    黑压压的空气里,方莫寒早已看不清那人的眼睛,她紧紧地握着任子安温度骤降的手,咬紧了嘴唇,凌乱的头发里一张秀丽的脸蛋依然迷人!

    来吧,只要能够在一起,哪怕死也足惜!

    就在刀疤脸还在凝视着两个人时,突然有一个人上前轻轻低语了几句,几十个人突然全部退了下来,几秒钟之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只留下无边无尽的黑暗逐渐吞噬着方莫寒和任子安,方莫寒顾不得再去在乎那些,看着任子安脸色越来越难看,“子安,你别睡,我这就带你离开!”

    正当两个人跌跌撞撞的想要走出去时,一束灯光突然打在两个人的身上,杰克从车上下来从风,从方莫寒手中接过任子安扶进了车里,“劫匪呢?”

    方莫寒指了指刚才歹徒逃走的方向,杰克本想去追击,没想到任子安嘴唇发白突然发出颤抖的声音:“别追了,我放弃起诉权!”说完便晕了过去。

    方莫寒也没在说什么,她知道其中的原因,但是为什么匪徒突然就放弃了追捕,这就是一个未解之谜了。

    午夜,方莫寒还战战兢兢地坐在医院的椅子上,等待着任子安的手术完成。

    就在这个时候唐茹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对她是扑头盖脸一阵数落,她也只能唯唯诺诺地点头,承认是她没有照顾好任子安。

    杰克在一旁看着方莫寒如此低奴颜婢膝,在女人终于挂掉电话后安慰道:quot任太太,我已经帮你联系好了私人医生,你先去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子安他只是小伤,没什么大碍,我在这守着他就可以了!quot

    方莫寒示以微笑,说了声“没事”,就又坐到了杰克身旁。

    走廊里只是有着星星点点的微光,照亮方莫寒紧张的鼻息。

    杰克的声音慢慢落地:“你不用担心,他会没事的,你也不用太自责,这件事情不能怪你,怪就只怪艾比,我替她向你道歉!”

    方莫寒挺直了身子,看着杰克如此充满歉意的样子,开口说道:“这谁也不能怪,通过这次该看清楚的也该看清楚了。”

    是啊,该清楚的都清楚了。她不会再去退缩了,她不会再去念起被他遗忘的少年时光,从此,他们不念过往,只向未来。

    在任子安中弹的那一刻,她有想过死亡,这已经足以证明了一切。

    她爱他,至死不渝。

    只要男人醒来,她一定会和他重新开始。

    方莫寒欣慰的弯起嘴角,突然撞向浑身上下还紧张兮兮的杰克:“你,喜欢艾比,对吗?”

    黑暗里,杰克深蓝色的瞳仁有一丝晃动,默默地低下了头。

    他不是喜欢艾比,而是爱艾比,尽管她做了那么多错事,尽管她并不爱他。

    方莫寒替杰克舒了一口气,突然变身知心大姐姐,劝着杰克说:“艾比其实本质不坏,她是一个好女孩,只是她还不理解爱是什么,我相信她应该很快就会发现谁才是她真正值得爱的人!”

    “去吧,她应该等着你了,千万别让她醒来以后找不到你!”方莫寒催促着杰克,她其实早就发现杰克心不在焉了,艾比只是比他们早了几个小时就出来,现在应该也在医院,总不能没人陪着。

    杰克站起身,感激地看了方莫寒一眼便下了楼,他直到走进病房的最后一刻双手还紧紧握着,他有些害怕,害怕一切都不是自己想的样子。

    杰克进来的时候,艾比还并没有入睡,听到杰克的声音,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

    房间里并没有开灯,光线柔柔地平铺在艾比苍白的面庞上,散发出平静的香味。

    杰克慢慢走进病床,看到艾比激动起来的神情,等他站到床边后仰头便是质问:“他们还好吗,人还安全吗?”

    “嗯,一切都好。”杰克有气无力地答道。

    他注意到艾比瞬间绽放笑容的脸颊,心里放下了许多。他回来得及说话,艾比突然抱住了他的腰,死死的抓着,然后泪水逐渐打湿了他的衬衫。

    艾比热泪盈款的嘶吼着:“你知道吗,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杰克有些吃惊的抱住了艾比,黑夜里的空气依然是温暖的。

    就像是方莫寒做说的,该清的也该清楚了,任子安在那么紧要的关头选择的并不是要自己最爱的人苟活,而是选择和最爱的人生死相随。既然都这样了,傻子也该退出了吧!

    吴梓桐终于达成了自己的意愿,当晚便拎包入住,只是她已经不太敢去凝视林衍的眼睛,毕竟她并不是被家人赶出去的,况且她也答应了白家的联姻,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总放不下这个地方,可能回忆还没有散去吧!

    吃货正式上线,吴梓桐终于原形毕露,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可是还是让洁癖患者林衍恨的牙痒痒,刚换好睡衣的林衍端来两桶刚刚泡好的泡面,热腾腾的还冒着热气,吴梓桐看着泡面,皱了皱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