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始于初见,止于终老(9)
    林衍看到她嫌弃的眼神,“喂,大小姐,谁知道你今天回来,家里没屯粮了,只有这个了,不吃拉倒!”说着便要夺走吴梓桐的老坛酸菜,吴梓桐见状立刻想要抢回来,四只手碰在了一起,全部都放在了泡面上。

    随后两人同时抬头,眼眸碰撞在了一起,也不知道这是过了多久之后的场景,林衍一下子将还没缓过神来的吴梓桐揽紧了怀里,狠狠地,快快地,堵住了女孩满嘴薯片屑的唇。

    吴梓桐瞪大了眼睛,慢慢放开了那桶泡面,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周围的一切全部消失了,脑海里重现的全部都是曾经的场景。

    他陪她一起看流星流泪,他们一起组建失恋者联盟,他把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她抱回卧室,她为他做好每日三餐,他问她愿意和他结婚吗?

    回忆如山,而你是那最美妙的风景。

    夜色明媚,真想这么一直吻下去,吻到你的心里去。

    等到吴梓桐的身体终于不再僵硬,林衍明明已经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可是依然选择了继续,因为女孩红红的唇瓣是那么的诱人,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

    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缠绕着,突然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现场的寂静,彻底将意乱情迷的两人叫醒,林衍率先松开,犹豫了几秒赶紧站起来,挪到了两米开外的安全距离接起了电话。

    吴梓桐观望着周围真实的一切,天哪,刚刚她竟然没有一点想要抵触的冲动。

    不过尴尬的气氛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林衍突然大叫了一声:“你说什么,太太被人绑架了?”

    吴梓桐听到方莫寒出事了也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焦急的凑到了林衍身边,听着电话。

    “那他们现在在哪儿?”

    “还在英国的医院,老太太已经吩咐尽快把人接回来,这两天你注意着点公司的事,等到任总回来了,在向他汇报!”

    林衍挂掉了电话,吴梓桐便焦急的打探到:“怎么了,莫寒没事吧?任子安呢?”

    林衍还在翻着通讯录,安慰道:“没事没事,人已经在医院了!”

    吴梓桐一下子跳了起来:“什么?医院?任渣渣你要是敢把我们家小天使伤害到,我就把你碎尸万段!”

    林衍忍俊不禁,任渣渣?什么鬼,但还挺顺口的,以后就这么叫了。

    任子安醒来的时候,正是英国的下雨天,他看着自己缠满绷带的胳膊,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境一样,但在看到趴在自己床边熟睡的女人之后,一切又是那么清晰。

    小傻瓜,睡得还真是香甜呢?任子安已经坐起身子,可是一直忙到天明的方莫寒已经困得不省人事,早已失去了直觉,就连任子安调皮地掀起她的头发她都浑然不觉。

    看着这一只小白兔趴在自己床边,心无旁骛的睡着。任子安突然心生慰藉,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

    当他还在一撮一撮撩起方莫寒的头发时,一个医生带着一个小护士突然走了进来,任子安立刻停手,气氛着实尴尬。

    医生径直走向假装转过脸去的任子安,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声:“任先生,该换药了!”

    任子安这才假装回过神来:“嗯,好。”

    医生看了看依然熟睡着的方莫寒,嗫嚅着:“这!”

    没想到任子安做出了“嘘”的手势,意思让医生不要吵醒方莫寒睡觉,他自己只好艰难的下床,坐到了私人病房里的沙发上,掀开自己的病号服,他这一次伤得可不轻,胳膊上的子弹刚刚取出来,就连后背也有伤痕,医生按照任子安的要求,尽最大努力让伤口可以很快痊愈。

    “任先生,中国那边是想让您赶快回去,您看您的意见!”在与英国分公司的总经理问任子安,任子安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眼神再次滑向在一旁熟睡的方莫寒,默默点了点头。

    经历了这么多,她也应该很累了,公司那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所以还是回去吧!

    他的心思很简单,此后的日子里,有她的地方便是他任子安的牵挂,他的眷恋。

    我们的爱就像是阳光下的蒲公英,虽然随风飘散,却布满人间。

    “对了,任总,白总昨天曾给办公室打过电话,但是您没在,只好留了口信!”

    “他说了什么!”任子安一边说一边又回到了床上。

    助理负责的陈述着:“白总好像是问你关于苏暖年先生竞选的事情,他想征求您的意见到底要不要给苏先生投票支持?”

    任子安望向细语缠绵的窗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还没来得及处理这档子事。他知道以苏暖年的脾气肯定不会来求自己,既然他真的做出了选择,那他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谁让他们是兄弟呢!

    任子安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说:“你通知总部的林衍,让他全权负责这件事情。”

    “好的。”助理点点头,退出了房间。

    任子安松了一口气,看着方莫寒连个动作都没有换一下,突然有一点心疼,他下床本来行想把方莫寒抱上床上去睡,没想到自己胳膊已经完全无力,甚至一半都是失去知觉的。

    他只好作罢,想着要给方莫寒盖上被子,没想到轻手轻脚的动作把方莫寒吵醒了,方莫寒动了动身子,突然发现自己被任子安用雪白色的被子整个包了起来,她刚刚想动弹,就被任子安团团抱住,紧紧地,没在能松开。

    隔着厚厚的被子,方莫寒就可以感觉到自己砰砰的心跳,这个世界上只有任子安一个人可以让她有这种感觉。

    “别动,让我抱抱你。”任子安的声音贴近耳边,如同千年不遇的魔咒,瞬间蛊惑人心,埋下意乱情迷的情种。

    你知道吗,我曾经以为我一无所有,但是谢谢你不辞辛苦来到我的身边,从此世界上除了你再没其他人走进过我的胸膛。

    你知道,我曾经以为我差点失去了你,但是谢谢你不计前嫌的原谅我,从此世界上出来了你再没其他人能让我说出那句话。

    ——我爱你——

    顾南允坐在转椅上,诺大的办公室中央还站着一个一直低着头的人,他将手机上的图片放大再放大,终究是没能骗过自己。

    照片上虽然光线暗淡,但依然能十分清晰地看清楚一对男女的双脸,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上面的女人竟然是——方莫寒。

    “你去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查出照片上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男人瞄了一眼照片里的人,低调的走出了办公室。

    顾南允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方莫寒和任子安能有关系,顶多也就是方莫寒的公司受到了任子安的公司,这一点圈子里的人都是知道的,如果是这样的话,两个人不应该老死不相往来吗,但是为什么任子安会带着方莫寒去英国。

    他的头脑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想,但是没有任何根据之前也不敢妄加结论,不过还好自己及时阻止了那个雇佣兵,才能保住了方莫寒的安全。

    这次计划虽然失败了,但是却给了顾南允不少教训,真是越来越好玩了,猫抓老鼠的游戏,真是越来越期待了呢!

    他曾经漂洋过海来寻找那个出现在梦里的人,但是上天可千万不要和他开玩笑,他不想自己爱上的女人要沦落恶魔之手。

    医院的的车子已经出了郊区,车上大家都很激动,这么久的奋斗,外出任务终于圆满完成,一个个都笑脸盈盈,许歆离却没有预想的那么高兴,她久久的看着自己身边空下来的位置,有些说不出的失落感。

    今天一大早就有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了帐篷外,从里面走出来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苏暖年连一声“再见”都没跟她说就走了,让她心里忐忑不安。

    正当她心不在焉时,前排的几个小护士突然八卦起来:“我说,许老虎,你跟那个说是志愿者的人是什么关系,如实招来,是不是从哪里淘来的男朋友,什么时候给我们介绍介绍呗!”

    许歆离懒得理他们,继续观赏者慢慢退后的青山绿水,心里五味杂陈。

    苏暖年,你已经做出选择了,对吗?

    苏暖年已经回到了市中心,没来及换衣服就回到了家里,等待着即将来临的暴风雨,苏父应该很生气,但是也不至于失望。虽然没给苏暖年好脸色看,但是也是和和气气的坐了下来,他递给苏暖年一谍照片,上面全部都是一个女孩的艺术照,浓妆淡抹,不入苏暖年的眼。

    “这是……”苏暖年问道。

    苏父点燃了一支treasure香烟,指尖瞬间烟雾缭绕,“你不记得了,你们两个还是青梅竹马呢?”苏母在一旁解释着。

    “她是江霖,你的发小,你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你不记得啦?”

    苏暖年好像是记得有这么个人,但是自己很早就去了国外,所以后来也就没联系了,所以现在突然提起她,是……

    “他的爸爸是现任市长,和他搞好关系对你是有很大用处的。”这种话苏父开不了口,只好苏母拉下脸来说。

    苏暖年有些吃惊看着眼前的父母,苏父熄灭手上的烟,解释道:“我并不要求你跟她结婚,但是在竞选期间你必须要和她搞好关系,这对你的仕途很重要,至于当上市长之后,还要不要维持和她的关系就是你的事情了!”

    “你们,你们这是在玩弄别人的感情,我不做。”苏暖年别过脸去,拒绝道。

    苏父突然拍案而起,教训道:“我不管,今天你必须给我见,你妈已经帮你约好了,今天晚上给我好好表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