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时间的新欢(3)
    你何必要为了两千万,毁了自己的身价,你是我任子安的妻子,为什么对别人低眉顺眼,“许歆离,我不管你拿那一份的文件到底是什么目的,现在你必须给我送过来,立刻,马上!”苏暖年在电话里怒吼着,她就知道他回来找他。

    事情要从苏暖年喝醉的那一天说起,许歆离看到了桌子底下的文件,偷偷地掉包拿走。“竞选市长?一个医生现在去竞选市长,真是浪费资源!”说着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下子苏暖年可被他害惨了,好不容易争取到在社会名流面前演讲的机会,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打开稿子,看到的却是许歆离塞进去平安医院聘用书。

    即使心里冲出多大的怒火,苏暖年还是及时保持镇定,简单的说了几句便下了台,眼看着其他的竞争者个个侃侃而谈,气就不打一处来。

    想来想去就只有她是最大的嫌疑了,“你吵什吵,我还有一台手术,没空搭理你!”许歆离也不堪示弱,嘴里小声嘟囔着,本来跳槽就是你的不对,我是在帮你啊!

    苏暖年被挂掉电话后的下一秒冲出了会场,他的车子在公路上疾驰,刮起阵阵狂风,撩起了男人散在额间的头发,飘逸万分。

    红灯让疾驰的男人不得不停下来,他将手搭在方向盘上,空出时间来开始思考自己现在做出了选择,他又在质疑自己,这样做真的是正确的吗?

    还有许歆离那个家伙,为什么要三番五次跳出来搅乱自己的计划,她到底居心何在?难道真的是因为要替平安医院挖人吗?

    大脑里一阵聒噪,眼看着已经是绿灯通行,却迟迟没有发动,直到停在后面的车主开始探出头来大叫一声,他才回过神来,继续前往目的地。

    方莫寒被唐茹叫过去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结果,果然是数落她关于英国遇难的事情,唐茹还是威风凛凛的,让她不敢正视。

    “你这个妻子怎么当的,若不是我差人打听还不知道子安竟然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空荡荡的偏厅里只有唐茹的声音不断回荡,方莫寒在一旁应和地点点头,不敢反驳一句。

    看着方莫寒这般屈服,唐茹即使想生气也喊不出来了,反手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凝视着方莫寒浑身上下:“方莫寒,你别给我忘了,你只是方家提供的替代品,我劝你还是别在子安身上下功夫了,他爱上谁,也不会爱上你!”

    日常提醒,方莫寒在心里苦笑了一声。

    替代品?爱上谁,也不会爱她?真是可笑啊,眼前的女人口口声声要自己为任家人添人丁,却又不让自己动情,恐怕是强人所难吧!

    况且她何曾知道,若她不爱他又怎么心甘情愿隐婚嫁与任子安,又怎么会遵从她的一言一语,又怎么会如此忍气吞声!

    表面上她身为,但是谁又能知道这个家从来没有容纳过她呢!

    “你好自为之,还有下个周日是子安的生日,宴会上你就不要出现了!”唐茹面色严厉,方莫寒轻轻应了一声。

    任子安早已宣布婚娶,新娘却从不露面,这也是体现了她在任家的地位。

    方莫寒魂不守舍地从任家出来,突然刚才忍住的的心情一下子释放出来,却不能流泪。刚刚想开车回南苑,却又见到任子安开车停在了她的对面。

    本以为坐在车里不会被发现,却还是被任子安下车揪了下来,回想起上午在电梯里的事情,她的脸不由自主就红了起来,显露出不加修饰的美。

    “怎么不进去?嗯?”任子安问道。

    她立刻慌乱地回答:“我刚刚出来,你进去吧,我要回南苑了。”

    任子安看着着急想走的样子,当然不会让她得逞,直接拉住了她的手,俯下身子,嘴唇凑近她的耳朵:“那你便在家里走动走动,一会儿等我出来要看到你在我的车里!”

    方莫寒还没有缓过神来,任子安已经走远了。可是她的耳根明明还是在不断涨红呀!

    在远处观察着他们的管家,有些想不明白,两个月前,少爷还声称只要方莫寒在这个家,他就不会迈进这个家一步,可是如今两个人看起来情投意合,还在任家门口卿卿我我,两人之间的感情竟然发展的这样快,真是不知该喜还是忧啊!

    方莫寒实在无聊,直接坐到了任子安的车里,眼神立刻被任子安夹在车座中间的一个袋子吸引,她好奇地凑上去,看见上面的标识,是任家自家的钻石品牌,还想还是精心包装的。她越发的好奇,却没敢去拆开,莫名其妙地脑海里竟然涌现出自己与他在婚礼上的场景,他们在众人目光下交换婚戒,任家作为第一珠宝商,当然用的都是上品中的上品。

    可是一走下台,她便悄悄看到任子安将那一枚闪亮的钻戒从无名指上摘了下来,竟然还很随意的扔到了地上,满脸的不屑,随后便处处离去。

    他们的新婚之夜,他并没有留在她身旁。

    她一个人望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在茫茫无尽的黑夜里泣不成声。却不是因为孤独,而是因为失落。

    此后她再没戴起那枚他亲自为她戴上去钻戒。

    回忆地正伤神时,车门突然打开,任子安走了进来,脸上有明显的不愉快,却没有和方莫寒当面提起刚才在任家发生的事情。

    刚刚想着发动车子,却在一段引擎声后突然停了下来,看向了也在好奇地盯着他的方莫寒,每次与她四目相对时,他总是觉得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仿佛自己的过去剪了影。

    任子安喉结蠕动,一言不语地看着方莫寒,直接想要吻上去,却被方莫寒反手抵抗着,害羞地伸出手抵住任子安的胸膛:“求你,在这……别!”

    下一刻,任子安面露怒容,松开方莫寒,发动车子,开往南苑。

    方莫寒紧张的不敢去与他直视,心里却提心吊胆,他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可是在那种地方,怎么可能?

    但是他全程面无表情又是什么鬼,搞得她万分紧张。根据经验来看,出现这种面无表情的情况,她应该赶紧下车才行。

    两个人不说话,方莫寒也只能祈祷赶快到家,不要再这样这么自己了。

    可是任子安开车的方向并不是到南苑的方向啊,倒是到了方家公司门口,方莫寒一脸狐疑,仰望着车窗外奚落的大楼,看向男人给自己的侧颜。

    本以为他又会拿着父亲的罪名威胁自己,就好像那个令人悲伤欲绝的雨夜重现在眼前一样。想到这里,方莫寒紧张起来。

    “方莫寒,你到底在我妈那里拿了什么好处,给她那么卖命,还答应永远隐藏自己的身份,怎么?心甘情愿一辈子无名无分待在我的身边,还真是感人啊!”任子安并没有带着她下车,直接无厘头地说出了这番话。

    车里密不透风,一字一句像是结实的绳索一般将她紧紧套牢,呼吸不得。

    看来唐茹又是对他说了些什么,她想要开口为自己辩解,可又能说什么呢?事实本是如此,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误会,让她承担不起的误会。

    任子安烦躁地敲打着方向盘,突然转变了口气,显得有些气急败坏:“你要是想要这栋楼,我便给你,我不允许你这样做!”

    空气里都弥漫着任子安的气息,方莫寒惊呆了,捂住了嘴巴,没有想到任子安竟然是这么想的,他竟会这样说,他不但没有怪罪自己,还承认了自己是他的妻子。

    方莫寒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难道他真的……爱上自己了吗?难道自己真的……熬出头了吗?

    任子安看着方莫寒除了惊讶并没有任何反应,心里顿时慌乱起来,这个女人反应就这么慢吗?看来自己的招还不够。

    “她能给你我都可以给,以后不准你再对她言听计从,至于方氏,我会调动资金,一定不会破产的……”任子安还没说完自己要为她所做的事情,方莫寒的泪水已经像泄了闸的洪水,汹涌而出。

    一下子拥住了任子安,任子安迟缓地搂住了她,看着方莫寒竟然哭的如此汹涌,怀疑自己是不是吓到她了!

    “谢谢你!”方莫寒说着。

    任子安有些不高兴了,扶起她为她擦拭掉眼泪,女人梨花带雨的小脸看着都让人心疼,真是,他任子安最见不得别人在自己面前哭了,更何况对方还是方莫寒。

    “傻瓜,我是你丈夫啊,我知道你在我妈那边受了不少委屈,但是我都明白,你不用担心,以后,我一定会给你最好的生活,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男人的几句话把这些日子受到的所有委屈都吹得烟消云散,他第一次这么温柔的对待她,也是第一次方莫寒看到他如此深情地对她做出承诺。

    时空如果可以错乱,她一定要回到过去好好瞧一瞧,整日在睡梦里出现的男人是否也是这般温柔模样。

    她从来不曾想过原来自己想要的,是这样唾手可得。

    任子安,不管这样的甜蜜还能维持多久,谢谢你,现在我只想做你一个人的小糊涂。: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