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时间的新欢(5)
    现在已经是天黑啦,医院里的医生下班,正好又轮到许歆离值班,所以休息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氛围不断变换,许歆离眼看着男人脱下的白大褂被套在了自己的头上,眼前瞬间一片混沌,什么也看不清。

    “喂!”许歆离失声叫道。

    却没想到静寂之中苏暖年突然按住了她的头,好像是要停止住她的叫唤,俯下身子慢慢贴近许歆离的耳朵,温言软语:“你不是说想要看看我穿白大褂的样子吗,现在你已经看到了,所以……”

    许歆离被围困在一片白色之中,不敢想象男人此刻的表情,只是感觉自己的脸好像莫名其妙地红了,他?他是为了自己才穿上工作服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然而一切总是反转的那么突然,苏暖年接着毫不留情地说:“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不要再来插手我的事情!”

    等到许歆离意识到自己被男人耍了之后,费力地扯下来白大褂,却不见了苏暖年的踪影。

    许歆离微愣在原地,眼神空洞地望向窗外缱绻月色,心情一阵奚落。

    原来他只是来警告自己而已,亏得自己还那么感动。

    转眼间徐吟到北京这里也已经十多天了,日子是一天又一天地过,可是却仿佛缺少了什么主轴,让她总是开心不起来。

    公司里的人也是很和善,这一天她刚刚到公司就被下属拉到了公司大厅里,说是上级特地来视察工作。

    北京分部其实并不太受主公司重视,这一点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现在上级却突然兴致勃勃地来这里出差,着实令人惊喜。

    来到这里徐吟认识的第一个人便是和自己合作一个项目的艺术总监,名字叫做魏忘,一个很工整的男人,在工作上也很照料她。她站到了他的旁边,好奇地盘问着:“谁要来啊?”

    魏忘扭过头冲她笑了笑,道:“公司高层吧,来这里视察估计也不是什么高位。”

    徐吟“奥”了一声,目光转向前方等在公司门口的一辆兰博基尼上,神经突然紧张起来,心想不会吧,难道是他?

    如果你真的爱过一个人,你就会明白什么叫做时隔一日如隔三秋。

    白城迈着坚挺的步子走在众人面前,高大的身材,灰色条纹西装,右手边带着闪闪发光的手表,茂密的眉毛下是一双可以看穿世间万千的冷眸,整个人神采奕奕,吸引了众多女职工的目光,引起一阵惊讶。

    徐吟因为来的比较晚,所以站在了比较靠后的位置,等到目光终于为自己确定来人就是那个把自己逼来这里的人,她张大了嘴巴,趁着众人没有注意时,突然掉头就跑,落荒而逃。

    魏忘发现她的异常,惊疑了一下。

    而此时的白城还不断在员工之中寻找着,寻找着那个令自己牵肠挂肚的女人。

    洗手间里,徐吟不断地打开水龙头洗脸来让自己保持清醒。心里的声音响起:“他还来这里干什么,来这里嘲笑自己吗?难道他对自己的伤害还不够吗?我已经远离了他的视线,他还要怎么样?”

    水珠溅落在镜子上,模糊了女人清秀的脸庞。等到她恢复冷静走出去时,突然被叫去顶层会议室开会,要求所有的项目经理都要到位。

    她赶紧回去拿了个本子急匆匆地乘电梯到顶层的大会议室,不管怎样,她是不会耽误自己的工作的。

    等到她一个人因为迟到偷偷潜进去时,果然,视线再逃避,也还是看到了坐在长桌尽头的千年玄铁——白城。

    他好像并没有注意到她,这样最好,她想。

    等到她落座,发现自己的心再也平静不下来,白城的脸隐藏在文件夹后面,她不由自主地克制住自己不去看那个方向,却发现只是徒劳。

    只是全程白城都在认认真真地看着手里的策划案,时不时提几句建议,好像丝毫没有要去和她对视的样子。

    她俨然觉得时间过的是那样漫长,就好像要忍过一生煎熬。

    就这样她如坐针毡,直到会议结束,她魂不守舍地走出会议室,发现同事魏忘小碎步跟来,很担心她的样子,关切地问道:“徐吟,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徐吟挤出一个笑容,说了一声:“没事。”

    两人并肩走进了电梯里,魏忘不算太高却还是很绅士地伸出右手附上了徐吟的额头,徐吟还抱着策划案,被男人突如其来的安抚搞得措手不及,小脸“蹭”地红了不少。

    电梯里幽闭的空间里,身穿黑色工作套装的两个人犹如亲密的恋人一般,徐吟感觉到额头传来的一阵温暖的触感,竟然让她无力去抵抗男人的关切。

    然而就在两个人保持动作的时候,电梯外突然突然出现一抹灰色,男人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面无表情地走进了电梯,徐吟一愣赶紧走到了一旁和魏忘保持距离。

    可能是见到他,出于本能地紧张,徐吟不敢抬头看一眼站在他和魏忘身边的白城。

    白城也并没有去注意她的存在,只是全程拨打着电话,好像是工作上的事情。

    电梯很快就到了魏忘和徐吟所在的楼层,徐吟竟然还傻愣着在角落里,要不是魏忘前脚出了电梯好心提醒,她可能要跟着白城一起下到负一层的地下车库里去。

    徐吟本来在白城进来时就被他逼到了角落里,眼看着一米八七的大个子竖在自己面前,让自己怎么出去啊!徐吟不得不相信一次自己的身材,还是不可避免地和男人狠狠地擦了一下肩。那一刻的心脏就像是当年的火星撞地球一般猛烈。

    等到电梯里只剩下白城一个人时,他终于忍不住自己的心情,狠狠地抬脚踢了一下电梯门,脑海里已经被方才的画面充斥,甩都甩不掉。

    真是没想到自己放下上海那里的项目不做,非要飞到北京来找虐,想到这,男人气都不打一处来,一个人在电梯里发起了疯。

    季绾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次日凌晨,她一睁眼清醒了不少,低头看到自己一丝不挂,瞬间气昏。那个混蛋,自己肯定饶不了他!

    视线转到床头的桌子上,上面是陆浩辰的留言。

    季绾恼怒地撕烂了纸条,骂了一句“混蛋”,发现自己的手机上有好多未接电话。

    她打开手机,蹦出来若干条信息,再看微博,发现热搜榜上全部都是自己的消息。

    新晋影后季绾昨晚留夜玫瑰天堂,据闻与认识总裁共度良宵

    任子安季绾同入玫瑰天堂,任总出轨太张狂

    任氏发文声明断绝与季绾一切合作遭网友轰炸

    她被这些花边新闻扰得一阵头痛,经纪人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喂!”

    “姑奶奶,你昨天晚上去哪了,不会真在玫瑰天堂吧!”经纪人语气里满是惊恐,生怕季绾会承认。

    季绾不做声表示默认,经纪人问道:“不是,和谁啊?”

    季绾挽了挽头发,低头发现昨天酒店里准备的衣服已经被陆浩辰扯烂了,只好随手找了一件浴袍穿上,说:“这个不是重点,我现在还被困在这里,你快点来救我!”

    经纪人忍住心里的怒火,“哎呀,宝贝,你现在哪也别去,记者们都在外边等着呢!现在出去就是死路一条,你听我的,你等我!”

    “你给我订今晚去美国的机票!”季绾要求。

    经纪人有些不耐烦了,“都现在这个时候了,你还去什么美国呀!接下来的几天,你给我好好准备采访,这个烂摊子你得自己平息。”

    季绾的声音冷冷地:“我要去看我的孩子!”

    经纪人苦口婆心地劝着:“孩子那边都挺好的,医生们会照顾好她,你就别为这个分心了!”

    他还没有说完季绾已经挂掉了电话,他看着季绾一路走来,经历了出道,被黑,被公司雪藏,再到爆红,他也深知季绾的不容易。那到底是谁的孩子他也从来没有过问,只是现在这种紧要关头,绝对不能坏了大事,否则季绾会再度收到媒体攻击,到时候可就不是几篇澄清可以说得清楚的了。

    同样大发雷霆的是任子安,“这到底是在搞什么?给我封杀季绾,现在,立刻,马上!”

    男人低头看到公司楼下填满了记者,烦躁的心情爬上来,身后的公关劝阻道:“任总,现在如果封杀季绾恐怕对您和公司的名誉都不太好,我们还是要慎重考虑的!”

    “你要我怎么考虑,她这分明就是随意诬陷,随便找个身材相似的男人就来哄我是吧!”任子安怒吼着,把后面的人吓个半死。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向媒体承认当晚的人并不是您,只是这需要谈判!”

    任子安露出冰冷的笑容,言语里满是嘲讽,他何时去过那家酒店,昨天晚上他明明是和方莫寒在一起的,这个季绾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这个时候陆浩辰突然敲门,示意任子安,任子安抬手让他们先出去,坐回了转椅上。

    陆浩辰将手里的报告递到任子安手里,正襟危坐,说:“妹夫,这是你让我整理的最近公司的财务报表。”

    任子安随手翻了几页,直接甩在了桌子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