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引子:长生不老
    繁杂精密的仪器有序的交错遍布在银白色的房间里,身着白大褂的人在仪器前来去匆匆,在这一片繁忙的景象里有一位年轻人和身着西装的中年人显得格外突兀。

    两人挺着身子负手而立,年轻人深邃的眼神透过原子镜落在了实验仓里那个被各色线头插满了脑袋的年轻躯壳上。中年人则站在年轻人身边打量着这个实验室。

    “准备工作好了吗?这次成功意味着什么不用我多说了吧!”沧桑低沉的声音轻颤着响起。

    “嗯!”纷乱且激动的声音响成一片。

    “那么,开始吧!”年轻人扬手一挥,声音斩钉截铁。

    “这种实验真的能做到让人长生不老?”中年人问。“感觉像是小说里面的......”他想了半天都没能想到那个词。

    “夺舍?”年轻人轻笑接道。“倒也切贴。本质上和夺舍没什么差别,运用科技将一个垂死之人的记忆拷贝复制粘贴到另一个年轻人大脑中负责储存记忆的海马体中。长生不老?没想象中的那么神秘。”

    “......这,还是同一个人么?”

    “是,也不是。”年轻人的神情很古怪。“看你怎么看待了。同一个人是肯定不是同一个人了。但,相同的记忆存档意味着相同的经历,同样的经历会造就同一种人格。对于实验体本身而言,不过是换了个躯壳的差别。其实,从某种角度来看,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几成把握?”中年人松了松领口有些发紧的领带。

    “九成!”中年人惊诧的眼神让年轻人的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意,“这个实验虽然是四年前才拿下的项目,但是啊......我已经跟进了八十年了啊!”

    闻言,中年男人连连惊退,八十年?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小伙子,一股荒唐感爬上他的心头

    ......难道!中年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头盯着年轻人眼睛,那沧桑深邃的瞳孔带着戏谑肯定了他的想法。

    年轻人大笑着拍拍中年人的肩膀,抬脚前行,走向实验室外。

    被大量讯息冲击,思维混成乱麻的中年男人苦笑着摇头,快步跟上大步前行的年轻人。这个实验室里......果然都是疯子!想起来考察前长官对自己说的话,中年人现在深以为然。

    “四号现在的状态怎么样?”走进一个小房间,一个络腮胡大汉便迎了上来,年轻人接过大汉手里记载了实验体最近一个星期的身体及心理状况的数据单。

    “除开他突然开始对厨艺感兴趣以外,其他的一如既往的稳定。”络腮胡大汉挑眉道。

    “哦?看起来我们还造就了一位全能的伟人?”年轻人失笑调侃道,“这是他自学的第几项技能了?”

    看着眼前这个汉子还真要去翻资料一个个去数,年轻人无语地阻止,把他打发到实验室里去忙活实验开始前的准备工作。

    “实验体呢?”中年人从小房间的窗口望下去却找不到人影,原子镜的另一头是个和小房间落势颇大的大院子。

    观察的小房间不过是十几平米见方,但是与小房间相连的另一头却是个如操场般大小的屋子。光是高度就有七八米左右,而长与宽都近百米。

    可这如此宽阔房间却不显得怎么空旷。钢琴,吉他,架子鼓等十来种乐器搁置在离窗口最近的西南角落。成堆的石膏画材和木料填满了房间的南边角落。东北角却是一个高高的木屋,搁置在杂物堆里别有一番韵味。而这当中,最多的还是书籍,东一本西一本的几乎随处可见。

    “这好大的手笔啊......你们的实验体待遇还真好。要什么给什么吗?”中年人看着这个院子膛目结舌。

    “不,四号不一样。他活了一百三十七年。是唯一一个重生了两次的实验体,这种待遇他值得。”年轻人的脸色有些阴郁。“走吧,是时候开始第三次续命了。”

    中年人发誓他从没见过这么淡漠的眼神,漆黑的瞳孔像是一汪深夜里的清潭,清亮,却映射了黑夜的死寂。

    他很配合,年轻人说跟我走。他就插起平底锅里滴着血水的牛肉跟着年轻人出了小木屋。年轻人说别吃了!不是通知过你要实验吗!他歪头盯着手中的牛扒发愁了,看见一旁的中年人眼睛一亮,举着叉子把牛扒往他嘴里塞去。

    嗯......看着四号被带进实验室,中年人下意识咬了口手中的牛扒,味道意外的不错。

    “这次!我要的是毫无瑕疵的成功!你们能做到吗?”一切就位,年轻人沉声动员道。

    没有几声应答,但从他们的眼神中,年轻人得到了想要的反馈。

    “开始!”

    一声令下,配合默契的团队井然有序的运转起来,各自负责自己的内容,十来个身着大褂的白色影子忙成数团。

    “那个是什么?”中年人叼着叉子突然打破了实验室里紧张得凝滞住了的气氛。

    年轻人闻言看去,原子镜后的实验室里,连着四号和年轻躯壳的导线隐隐发光,诡异的黑光隐没在密密麻麻的导线之间,若不细看难窥其芒。

    年轻人脸色登时铁青,“导线排查!”**!这特么是什么情况!实验开始就出现了意料之外的情况,难言的阴霾笼罩在年轻人的心头。

    “boss,导线没有问题。”

    “......继续。”没有问题?看着导线之间妖异的黑芒越发显眼,年轻人的脸色臭的发黑。

    “boss!记忆传输缺失......并随时间增长!”发颤的声音显得无比慌乱。

    实验室里的成员动作齐齐一滞,大家都是重生过的老成员了。这七八十年来,这种夺舍般的续命实验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对于记忆传输的缺失都明白是个什么概念。可以说,这次已经是失败了。毕竟哪怕一丝的记忆差异都会导致复制出来的人格两异,跟不用说眼下这种随时间长记忆成比例缺失的情况。

    “失败了?”后知后觉的中年人察觉到实验室里低沉的气氛呐呐开口,火上浇油。

    脾气差点的实验员差点没上手一顿王八拳伺候,什么人呐!知道实验失败了闭嘴不行吗?非要说出来?

    年轻人瞪了他一眼,话都懒的说一句,示意手下善后,将袖一扫愤然离去。真是越搞越回去了!这种倒在实验初期的失败三四十年前就该杜绝了!现在还给我来?要不是这种倒在初期的实验失败伤不到实验本体,他绝对要搞死这帮粗心手下。

    “boss!boss!”出门不过拐了两道门,身后手下追了上来。

    “说。”年轻人面无表情的看着气喘嘘嘘的手下。

    “四号,四号本体记忆丢失!”

    你他妈在放屁!这是年轻人的心里仅存的念头。掉头往实验室跑去,狂奔的脚步把手下拉下老远。

    “嘿嘿?嘿嘿!嘿嘿嘿。”

    年轻人一屁股摊做在地上,看着眼前这个傻笑的老翁失去了四号眼里特有的睿智,他失魂落魄的推开手下的搀扶,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出门。摇摆的脚步像是被抽干了满身的精气。

    八十年的功夫功亏一篑,他已经没那个劲头重来了。头也不抬的摇晃前行,撞到了人也不改道。

    “啊!......鲁夫博士你还好吗?”

    “别管他了,虫洞!虫洞!”

    “啊!对......不过也奇怪,虫洞怎么会出现在人体实验室?有没有可能是探测器坏了?”

    “不管它坏没坏,总是要确定一下。”

    “也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