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妹妹?
    “放学了?臭小子,快滚过来看看你妹妹。”

    谷杉习惯性无视屋里吵吵嚷嚷的沙哑叫喊,愁眉苦脸的看着手里的“家长邀请函”。

    糊弄不过去了啊......现在的老师都那么尽职嘛!一想起上次的赚钱大计不知道被哪个贱人告密破坏,导致引起露西老师一系列的“特别关注”,他就一阵气苦。

    真特么闲的蛋疼!要是知道是谁告的密,一定要给他来一套满清十大酷刑以表自己对告密者的痛恨!他想。

    满清十大酷刑?对于这些脑海里莫名浮现出来的奇怪名词,谷杉很有经验的无视了,他知道多半又是个查不出结果的名词。

    “臭小子和你说话呢!抬头认人!”沙哑的声音很不满意,因为他能感觉到,随着眼前这个臭小子越长越大自己的威严也越来越弱了。现在他才九岁啊,等他成年了自己还有威严这种东西么?

    “嗯?来客人了吗?欢迎~”谷杉敷衍的抬头应付自家老爸。

    “你好......”柔柔的声音带着些怯意唤回了谷杉神游的注意力。

    小女孩?谷杉眉角一挑,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

    大概是身处陌生环境的拘束,她坐在沙发上一副要哭了的表情,不过这肉呼呼的小脸还蛮可爱的。粉色的裙子,粉色的鞋子,粉色的发卡,唔......行李箱也是粉色的。又是一个沉浸在公主梦里的小公主呢。话说不会被同学叫成小粉猪么?想起自己上个星期在学校里见到的一幕,谷杉又神游了。

    等等......行李箱?谷杉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以后tiffany就和我们一起生活了。拿出当哥哥的榜样!知道吗。”谷延重重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语重心长。

    “喂喂喂!说清楚啊老爸!怎么回事,两个的男子汉的家里住一个女孩子不合适吧!男女授受不亲啊。”谷杉还试图拒绝。

    谷延乐了,“哪里来的歪词啊,还男女授受不亲。还有啊,在这个家只有我才是男子汉啊。你小子断奶了么?”

    “我......”谷杉还想争辩。谷延却已经扭头和那个小姑娘说话了,理都不理他。

    看着在一旁生闷气的儿子,谷延也是暗自偷笑。感受到父亲的威严了么,臭小子!

    “好了,我出夜班了。帮tiffany收拾一下房间,晚上烧顿好吃的给妹妹接风啊。”这个幼稚的中年大叔揉乱儿子的碎发,挑着重点嘱咐道。他也知道自己的儿子自幼早熟,很多事根本不用他来操心。所以把这么大间屋子留给两个加起来还不到15的小孩,走的倒也放心。

    “tiffany?”看着眼前这个老爸走了以后愈发拘束的小女孩,谷杉有点头疼,不知道为什么他本能的觉得眼前这个小女孩会是个麻烦精。

    “是,是的。”tiffany肉呼呼的小手把牛奶瓶攥得死死的,眼眶也有些微红。

    唉......看着小姑娘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模样,谷杉发现自己心里有些莫名的压印。“你......是因为什么来我家呢?”

    话一脱口,谷杉生平第一次体验到女人眼泪的威力。小tiffany小嘴一噘,脸色一黯,眼眶红的像是娇艳的樱花,泪水决堤而下,哭喊起的声浪让谷杉头皮发麻。

    “别别,别哭啊!你,你......”面对眼前此景,从小就自诩机智小王子的谷杉也是麻了爪。

    “爸......爸爸,嗝,妈妈不要我了!呜啊!啊!啊嗝,嗝,嗝,啊!”tiffany肉肉的小手遮着眼睛,伏在自己腿上哭的梨花带雨,本攥在她手里的玻璃牛奶瓶随着她动作起伏摔落在地上,很不给面子的碎成了烂渣片。

    清脆的玻璃碎裂声惊得tiffany猛地止住了哭声,她看着地上的碎渣片瑞瑞不安的站起身不知所措。

    强忍住的悲伤掺杂着做错了事的不安与惶恐,也许还有些面对眼前这个初次见面就黑着脸的小哥哥的胆怯。此时的小tiffany像是一只被人虐待过的小狗,渴望着关怀却又害怕受伤。

    唉......果然是个麻烦精呢。谷杉轻叹了口气,一把抱起正蹲在哪里看着玻璃渣不知怎么下手的tiffany让她端坐在沙发上。

    “坐好!不许哭!”被谷杉强抱起来的tiffany小嘴一撇又是一副要哭的样子,谷杉连忙急令色道。

    手脚利索的处理好地上的玻璃渣,谷杉已经想好要怎么安抚眼前的这个小女孩了。

    “知道你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要你吗?”谷杉那稚嫩的脸蛋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显得格外滑稽。可在tiffany的眼里却显得分外可怕,因为她总觉得眼前这个小哥哥的神情好像自己生气的妈妈。

    “不知道......”tiffany的声音很委屈。

    “因为你不乖!”

    “fany很乖的!”小姑娘更委屈了。

    “那你爸爸妈妈怎么会离开你?”谷杉的声音很欠抽。

    “呜——”小姑娘的哭泣的声音像是小猫的呜咽,很轻,让人心疼。

    希望有用吧,谷杉在心里祈祷,“想要你爸爸妈妈回来么?”

    “想!”tiffany秒接道。

    “等你长大了,变乖了。我就把你爸爸妈妈带回来。”谷杉的声音轻飘飘的,却是那般斩钉截铁。

    “真的吗?”小姑娘抓着谷杉衣角,声音糯糯的,“fany很乖的,哥哥能不能现在就把爸爸妈妈找回来吖......”

    “要先等你长大。”谷杉揉了揉tiffany的头发,有些心疼。得找老爸把tiffany的情况了解清楚啊。

    “那怎么样才叫长大了呢?”tiffany歪着头,一副好奇的样子。

    等你能真正接受你的爸爸妈妈不要你了这件事的时候呐。谷杉在心里说。

    “等fany十八岁的时候,哥哥就把你爸爸妈妈带回来!”

    小姑娘歪着脑袋想了一想,伸出肉呼呼的小指头一个一个掰了起来。“还要十四年呢......说着,tiffany小嘴一撇又是哭了起来。

    “fany啊,时间过得很快的,只是十四年呢。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啊……”莫名的,谷杉的眼里闪烁出了一抹绝不可能出现在他这个年纪段的沧桑与孤寂。

    泪珠在眼眶里流淌,小姑娘揉着眼睛似懂非懂......好吧,她完全没懂。

    “咕噜噜——”肚子里传出的动响让小姑娘羞红了脸。

    谷杉莞尔,站起身来伸了伸腰,“想吃什么?牛肉可以么?”

    tiffany连连点头,却发现自己好像太不矜持了,不好意思的轻声答道“可以的。”

    谷杉的动作很娴熟,点火上锅,黄油在平底锅里滑出泛起泡沫的油迹。冰箱里早早腌制好的牛排取出下锅,带起连绵的刺啦声。腌制用的佐料遇热散香,扑鼻的香味让客厅里的小姑娘抽泣着还不忘朝厨房张望。

    “好吃么?”谷杉翘着椅子腿,双手环胸,看向tiffany的眼神隐隐有些疼惜。“不够还有......”

    “好吃的!”

    看见因为自己那蠢兮兮的客气,tiffany的小手搭着自己面前的盘子一拖。好嘛!这小妮子把自己的那份牛排也吃了个干干净净。

    疼惜的眼神刹那间尽数转为杀气,这贪心的小丫头......

    “吃饱了吗?”少年看着抹着嘴巴的tiffany,笑容可掬。

    “嗯呢。”也许是美食下肚的缘故吧,小丫头的眼眶尽管还红红的,却也不再哭了。

    “吃饱了是吧?”少年说,“今天哥哥教你一个道理好不好?”

    “好。”

    “这个道理叫做用劳动,换口粮。来,把手伸出来。”看着满脸迷茫的tiffany,少年叠起了两个瓷白的陶瓷盘放在小姑娘的手上,语气不善,“洗碗去。”

    出乎谷杉意料的,小姑娘并没有表示什么不情愿,端着盘子噔一下从椅子上跳下,摇摇晃晃的往厨房里去。

    “扑棱啪!”听到动静,少年一拍脑门大骂自己犯蠢。

    果不其然,进了厨房,瓷白的碎片撒了一地,小姑前怯生生的站在水槽边绞着手指头解释,“水,水池太高了,我,我没放好。”

    “没事,是哥哥的错。你去房间里休息吧,我来就好。”谷杉无力摆手,强扯出笑意。。

    没办法,看着tiffany又开始打转的眼泪,谷杉很怀疑自己的脸色稍微臭一点都能让这个小姑娘又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算了算了,都是自找的。谷杉双手覆脸欲哭无泪。这下晚上又得挨饿又要挨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