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多活一百年 第二章:妹妹!新
    清晨的都市像是赖床的小孩,明明已经是六七点太阳初升的时分了,却还是显得那么暗沉沉的。

    在市立医院辛勤操劳了一个晚上的骨科医生谷延拖着疲惫的身躯推开了家门。

    “哎哟喂!搞什么啊?”推门进去,这个中年大叔就被他儿子吓了一跳。

    “怎么起那么早?”看着儿子环胸仰靠在沙发上,漆黑闪亮的眼睛瞪的贼大。谷延打着哈欠随口问了一句。

    “因为我没睡。”谷杉的语气很严肃。“谷先生,我想我需要和你好好谈谈。”

    “哈?”谷延喝水的动作一滞,随即一口气喝干了杯中的凉白开。坐到儿子身边等他开口。也算是他们父子两个不成文的小默契了,当喊出谷先生这种称呼的时候就意味着要谈点正事了。

    这时候,谷延就会撇去自己儿子身上小屁孩的标签,完全把他放在与自己平等的角度来与自己儿子交谈。

    尽管谷杉也有刻意隐藏,可自己孩子的小动作怎么逃得出家长的眼睛?从小就体现出的超人一等的学习能力也还算正常,可某些时刻远超一些大人的成熟与睿智却总是能让自己大吃一惊。

    甚至近些年来儿子的某些举动更是让他暗暗咂舌,有多少人能想象到一个才七八岁的小孩竟然能懂木秀于林的道理。明明在家里都已经在翻阅各个联邦的名著,垃圾桶里废弃的稿纸上列的算式已经是自己看不懂的层次了......可每次拿回家的成绩单却一直保持在b+稳如泰山。

    当问他明明能拿a+为什么不拿,这个小子居然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自己说,这种只能和玩伴产生隔阂的成绩拿了有什么意义吗?为了那一点点可笑的,我成绩比你们这群蠢材都好所以我智商比你们都高的优越感?

    当时谷延听了这么一番话无言以对之余,总莫名觉的那个蠢材是在针对自己。

    面对这么个妖孽的儿子,谷延表示被智商吊打教做人真的是常态了,时不时就在某个冷僻一点方面被儿子那海量的知识贮备量秀了一脸。

    怎么说呢......爸爸心里苦,但爸爸没脸说啊!

    谷杉没有察觉到谷延思绪的发散,沉呤了一会儿开口道,“tiffany的父母呢?”

    想来也是这事,谷延苦涩的笑笑,揉着一晚上没闭而酸痛不已的双眼,“我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你妈送过来的,好像是她闺蜜的女儿吧。”

    “闺蜜?”谷杉忽然笑的很奇怪,“你确定不是情人?”

    谷延想也不想一巴掌就呼到儿子后脑上去,“你又知道了?”

    “行行行,你们的关系你们自己缕。”谷杉揉着后脑龇牙咧嘴。

    “听你妈说好像是跑华亚联邦躲债去了,不想让tiffany受苦所以托付给了你妈。”

    “躲债?既然是闺蜜的话,按老妈那豪爽性格应该会直接一肩担了吧?难道欠得连老妈都还不起了?”谷杉皱着眉头想不通。

    谷延眯缝着眼睛像是要睡着了,“不是钱债,具体不清楚,好像是和tiffany她爸爸的家族有关。”

    “家族?”谷杉捕捉到了一个他蛮在意的词汇。

    “嗯,以你妈当时的语气来看应该不比你妈家差。”谷延眯起眼睛声音也变得含糊起来。

    这样吗......谷杉眉间的皱纹又深了几分,因为某些缘故谷杉对于这些所谓的大家族没有丝毫好感,哪怕只要自己想,就能成为什么所谓的少主。

    但有一点不得不承认,这些大家族想做的事,没人能挡,起码在美利坚联邦他们是能做到真正的眼手通天。

    看来......tiffany的童年真的是要缺失父慈母爱了。谷杉很不开心,不知道为什么,略一代入tiffany的视角,那孤独的童年让他感到分外熟悉。

    可自己的童年并不孤独啊?玩伴,父母,都不缺啊。熟悉的孤独让谷杉倏而晃神,那一瞬像是一掠而过的惊恐,又像是度日如年的百年孤寂。

    “谷先生......”回过神来,少年开口想问,却发现那个谷先生已经侧躺在沙发上睡熟了。

    算了,自己只是想了一晚上心事都累的够呛了,更何况是上夜班的谷先生呢。拿起自己身上的空调被往谷先生身上一披,谷杉打着哈欠往自己房间踱去。

    不知为何,经过tiffany的房间他停下了脚步,鬼使神差的推开门走到了tiffany的床边。大大的枕头都能挡住tiffany蜷曲的身子了,可爱的滑稽中却又衬出小姑娘的柔弱与无力。谷杉忍着心中涌起的心酸,轻柔地把小姑娘掩着小脸的秀发别到耳后。

    小姑娘扇动的鼻翼哼出哭音,泪珠从垂掩的眼皮缝间挤出,把粉红的小猫枕套浸湿大半。抹着眼角的水渍,谷杉仰着头深吸了两口气。果然是你这个小蚊子在哼唧呢,嗡嗡的吵你哥哥我吵了一晚上了!真是!

    想着想着,谷杉又笑了,看着tiffany蜜桃般红润的小脸,自己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多愁善感了?

    转身出门,轻柔的动作没让那扇关上的桦木门发出一丝声响。眼角的泪渍干了,谷杉的脸上又是他那习惯性的微笑,看上去像是平复了心绪。因为他知道感伤没有意义。所以,在出门那瞬,他发了一个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誓言。

    fany啊,哥哥也许比不上你的爸爸,你的妈妈。但是,哥哥希望,哥哥的存在能稍微弥补你在童年即将缺失的亲情啊。哪怕,只有一丝。

    好像......有点肉麻了。谷杉自嘲的摇了摇头。自己明明最讨厌多管闲事的不是么?只是因为可怜那个小姑娘么?他不知道。。

    谷杉抱着脑袋靠门滑下,脑海里浮现的是一个孤独的小男孩,他坐在一堆玩偶中间,看着前面的白大褂叔叔一个一个在自己面前走。他不是他,可是,他是他。

    我......是谁?十岁的小谷杉,想不通这个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