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缥缈岛.忘忧药
    忘忧药,缥缈岛,有去无回。

    这本是一个传说。

    “驾!驾!驾!”马车路过一个林子。

    “小姐,前面躺着一个死人!”那车夫停下了马车,转头朝帘子里问道。

    “越过去。”从马车里传出一个女子的冷声。

    车夫依言绕开了躺在地上的死人。

    夜斓好奇的挑开帘子,却见那人孤零零的躺在那儿,双眼一片血红,那呼吸分明是还未死。这是回无花谷要经过的最后一个林子,林中布满了瘴气,若是等到天黑——

    “停!”随着女子一声令下,马车停在了原处。

    车夫将男子背上了马车,马车继续前行一阵竟就那样消失在了傍晚的瘴气中!

    缥缈岛。

    夜斓站在无花谷面前,看着那些为俗世所累的人正排队求药,而带着黄金面具的白发玄衣的老翁正颇有耐心的给他们一一分发药品,只是待药入喉,一杯水下去,他们则被立在一处的阿素带走了。

    世人竟不知这处避世的桃源之地本就在缥缈岛上,那些人前仆后继所求的忘忧药,所知晓的缥缈岛传说也正是在此处——无花谷。

    也是墨栖收养自己的地方。

    眼看人已被阿素带走了,夜斓才走近带黄金面具的老翁,他便是墨栖。

    只听墨栖道:“有人想要仅靠一颗忘忧药便将前尘往事一一抹去,殊不知性格决定命运,吃了它换得重生一样会重蹈过去的覆辙,忘记有何意义呢?”

    夜斓:“是啊!吃了忘忧药,人生的苦难仍旧避无可避.”夜斓仰望着梨花树始终不开的样子,想起了枯木二字,这也是义父对外的称呼。

    而墨栖这个名字并不被外人所知,只有她知道他所有的秘密。

    墨栖想起十二年前的类似场景,也陷入了失神中————————————

    十二年前,他在这处无花谷外的缥缈岛上救下了命悬一线,年仅十岁的女娃夜斓,醒来之后她双目无神似是怀揣着沉重的秘密,可她只是沉默着不言也不语。

    他看出她的烦恼,便问:“喝了这碗忘忧药熬成的汤,再沉痛的过往都能忘记,往后你便不为记忆所累了。”

    可夜斓摇头了,她不肯忘却,那时是因为她不舍。

    但第二次则是七年后,他同样在此情此景下问他:“只要吃了这忘忧药,这七年你可全当不曾发生过。”

    那时的夜斓便说了同样的话:“吃了忘忧药,又如何?人生的苦难仍旧避无可避,难道我每一次都要靠忘忧药才能忘却么?可我不愿抹杀自己的经历!”彼时的夜斓早已眼过风霜。

    所以,夜斓是墨栖手下唯一一个没有服忘忧药的人!

    “回来了?”墨栖回过神来。

    夜斓面色平静的点点头,唤了一声:“义父!”

    “三日之后便要准备接你的第一个任务,——苏简。”

    “女儿知道了,最近在落花楼正筹备甄选花魁一事,女儿先去练练舞了”

    “去吧!”

    容玉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便出现了一个长得十分水灵的女子,她便是安顿好了杀手的阿素!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