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容玉
    “这里是无花谷,你的眼睛已经好了。”阿素长话短说道,倒颇有墨栖的风格。

    只是她混迹江湖已久,面上却始终带着风姿绰约的笑容。

    容玉打量着她的柳叶眉,瓜子脸,一身碧绿衣,心想:他记得自己昏迷前听到一个女子的冷声,听音色应该姿色不错,后来被车夫背上马车后就再也撑不住晕死过去了。

    而那个女子给他的感觉并不是眼前这个阿素,想来这无花谷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啊!

    “我想出去看看太阳,自从被贼人暗害双眼,我倒有些日子没有见过真正的阳光了.”

    容玉推开门,刺眼的阳光刺的他有些晃神,可比这阳光还更让他感到亲切的便是正在练舞的夜斓,是她!

    她一袭飘逸的粉衣,广袖划过她玲珑的身躯,流光一般的眼,绝伦的五官,薄而胭红的唇,还有她疏离白净的面庞若隐若现!

    容玉以前是土匪,还是一个好色的劫财劫色的土匪,他是个粉色控,可睁开眼便看到此般景色,竟觉得自己的眼睛跟随着自己的心都定格在了夜斓的身上,即使佳人阿素在旁,夜斓也丝毫不逊色于她。

    夜斓练完舞,额间已是一头的薄汗,她用袖子轻抚额头,尽显优雅,阿素眼睁睁的就看到容玉竟看的痴了。

    “师姐!”夜斓见阿素与容玉并肩站在一处,倒有些相衬。

    她虽比阿素进谷时间要早,资质也远胜于她,但尊她年长她两岁,便称她一身师姐,如今阿素已经是无花谷杀手营的首领。

    是墨栖除了夜斓之外另一个仰仗之人。

    阿素对这个容姿出众的师妹,枯木疼爱的大徒弟一直很和蔼,“斓儿,时间不早了,我们该陪同师傅用餐了。”

    夜斓了然的点点头,三人便一同前往墨栖处。

    容玉的视线始终在夜斓的身上,但夜斓本人却从始至终都无视了这么一个人。

    当夜斓一行人到了墨栖住处时,那桌面上摆着一颗枣红色的药和一碗清水,墨栖就坐在桌面旁。

    夜斓和阿素心中皆是一骇,她们心中一目了然墨栖的用意,可是容玉并不同于其他主动来此求药的人,他是夜斓亲自带回无花谷的,他的安危由她一力承担。

    怎的义父竟会逼容玉服这忘忧药?

    夜斓和阿素相对尴尬,容玉看看她们俩,头脑正发糊呢!

    墨栖这时睨了阿素一眼,将药拿到手中招呼她:“阿素,让他服下!”

    夜斓眼看不过去,匆匆过去一手就将墨栖手中的药拍到了地上,而后牵着容玉的手将他护住,颇有些气愤道:“你不爱吃可以不吃,义父没有理由勉强你!”

    阿素心知夜斓天性良善。她用眼睛余光小心翼翼的探索着枯木的双眼,试图从中读出任何一点情绪,但都没有。

    气氛陷入两人的僵持中,墨栖突然扑哧一笑道:“你可知他曾是土匪,在缥缈岛附近一带,也就是你们不得不经过的林子驻扎,专门劫持钱色,坏事做尽,这样的人有什么理由让你强出头?”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