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死士
    墨栖将容玉的老底都给翻出来了,只见容玉当即一脸赧然的跪下,“小人是夜斓姑娘救回来的,从今以后就是这无花谷的人!”

    容玉毕竟是混寨子的,自然懂这些世故的道理,眼色也不差。

    墨栖见他倒颇为识抬举,这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容玉。”

    夜斓听了讶然一声:“你长得虽很是平常,没想到你父母却给你取了一个如此矜贵的名字!”

    墨栖睨着他:“容玉你可愿做我这义女夜斓的死士?”

    跪在地上的容玉转头却只能看到夜斓粉色的裙角,片刻,他的眼神一深。

    墨栖一直注意着他,他能看出这个容玉对夜斓不寻常的情义,所以他一定会答应自己!

    果然容玉匍匐在地深深对着墨栖行了一礼,“容玉.愿意!”

    墨栖十分满意容玉鉴明忠诚,他又从怀中掏出一颗浅绿色的珠子,“我这里还有一枚药,服下便可功成,天下顶级武功非你莫属!”

    “仅此一颗。”

    阿素有些激动,这样的奇药竟然没有给自己这个杀手营首领,看来枯木是准备信任容玉了,并重用他,再看看一旁的夜斓,枯木想必还是为了她这个义女!

    “义父!”想不到墨栖会有此安排。

    墨栖阻止她:“什么都不用说了!带着容玉启程吧!”

    “是!”夜斓只好作罢。

    于是容玉便成了这无花谷第二个没有服忘忧药的人。

    “其实你刚刚不用阻止,我和这无花谷的人没什么两样,比起过去,我更愿意忘掉!”只是他不愿意忘记自己遇见她的每一刻。

    她才是他的曙光,是他有生以来唯一一个打开他心扉的人。

    夜斓与容玉离开无花谷,看着飘渺岛的一滩湖水失了神采,要说那些进入无花谷的人服了忘忧药又去往了何处?

    自然是阿素的杀手营!

    而陪在墨栖身旁的阿素这时才疑惑的开口:“谷主,您为何安排墨栖为斓儿的死士?”

    “难道谷主不信任她?”

    “不!”墨栖摆摆手,“我是为了保护她,斓儿没有练武的料子,这个容玉陪在她身边,我也放心她完成任务。”

    墨栖深意的看了一眼阿素,“你忘了?”

    阿素这才想起那一晚,于是噤了声。

    那一晚,夜斓被落花楼的白落花下了合欢散,虽未曾得手,但夜斓却失踪了一晚在外解决的!回来绝口不提那人是谁?就这样平白无故的失了清白

    “这世上,就算我不信任你,也不可能不信任斓儿!”墨栖终是长叹了一声。

    落花楼,安城最繁华的烟花之地。

    此时正值夜幕降临的最热闹时分戍时,落花楼里宾客络绎,分散着娇美如花,穿着风骚服饰,姹紫嫣红的姑娘们,攀倚着顾客和楼阁,欢笑私语。

    一个紫衣公子踏了进来,白落花还是眼尖的看到苏简,于是马上搂着他的胳膊就献殷勤去了。

    “哎哟,苏大将军!”

    只见他面若冠玉,气质斯文,一双显眼的狐狸眼闪着妖异的光芒,微抿着薄唇,难掩威严,漫不经心的姿态中流露出一丝贵气。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