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苏简发火
    “你说什么?”夜斓转头看他,似是听到什么动情的话,既像誓言又像承诺,只是声音微弱,只觉得容易动摇。

    容玉面色一红,拿起一块月饼,终是腼腆道:“没什么,吃月饼!”

    夜斓这才又把视线转向了桌上的几盘月饼上,口中巴拉巴拉的开始算起账来,“8两银子一个,5个一盘,15个就是40两银子!”

    夜斓舍不得,容玉便从墨栖刚发给他的半个月作为死士的饷银中出的钱去买了这夜斓颇馋的好吃玩意儿,说是过节怎么也应该吃些月饼。

    容玉对夜斓是极好的,虽然才跟了自己一天,但夜斓也正是莫名的觉得安心,私下里也心安理得的贪起容玉的好处来。

    虽然她觉得自己跟他的关系越发暧昧了。

    “啪嚓!”客房那边传来杯子破碎的声音,惊扰了二人的赏月。

    只见一个梳着双环髻,长相清纯的十五六岁丫头一头薄汗,慌张的端着破碎的杯盏跑进了后院。

    “桂花!白妈妈房间那边出什么事儿了?”

    谁知桂花胆小,没想到这院中还有人,吓的当场将碎片又悉数落到了地上,还砸伤了脚,疼的她只顾着一边落泪一边又继续拾啜地上的碎片。

    夜斓叹了口气,“哎!”又跺了跺脚,才恨铁不成钢的指了指桂花,无奈的跑出了院。

    出了院子的夜斓便看到两个颇为眼熟的女子,一个身穿浅绿色衣服的丫头追上一个年长一点的紫衣女子。

    “喂,听说了吗?白妈妈刚刚得罪了苏大将军!”

    夜斓记得她就是新被卖来落花楼的妓女,还未满十八岁的呢,前两天还看她哭哭啼啼的,闹着死活不卖身。

    现在看她说起别人的八卦来绘声绘色的,看来是想通了。

    再看她旁边那个,岁数也不大,顶多比她年长两岁,却已经是落花楼里的老人了。

    相貌平平,也就是个普通的艺妓。

    “苏大将军隔三差五的来我们落花楼喝酒,一向都是白妈妈单独在她闺房招待的,一直也都是相安无事,没见这位苏将军发过火呀?”那紫衣女子像是有所耳闻,淡定的止步道,看她说到苏简一副花痴样!

    夜斓白了一眼,长得好,还真是祸国殃民!

    “听说是白妈妈对苏大将军下了合欢散.”那绿衣小丫头继续道。

    只是还未说完,便被紫衣女子阻止了,赶紧扯了扯她的衣襟,“.走.走.”

    那绿衣小丫头见夜斓过来了,忙噤了声,两人悻悻然的走远了。

    夜斓回了自己的房间,刚好能听见隔壁传来的声响,她便竖起耳朵,手指敲击着琴板倾听,面上挂着一抹好整以暇的轻笑。

    “你竟敢对本将军也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只听白落花扑通一声膝盖跪地的声音。

    “将军饶命!落花知错了,落花只是欣赏将军已久,一时鲁莽所致.”

    苏简又愤怒的喝了一声,将白落花赶走!

    “滚出去!”

    而刚给桂花处理好伤口的容玉赶回夜斓的房间时,正好撞见白落花灰头土脸的从自己房里出来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