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三人思
    白落花瞪了他一眼,就匆匆下了楼。

    这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是夜斓。

    “无耻!”她轻声吐出两字,看着白落花消失的方向。

    “老牛想吃嫩草,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龄了!”这时容玉也与夜斓同仇敌忾起来!

    苏简不过二十三岁,白落花却已经是刚过三十岁寿辰的老女人了。

    夜斓一脸魅惑的盯着他的眼睛,“你没看苏简就这样放过她了?”

    容玉尽量克制住自己就要跳出来的心脏,保持一本正经道:“苏简这人心狠手辣,三年前一战斩杀敌军三千人,这白落花今天可算是在老虎头上拔毛,他就这么算了?这倒不像是苏简的个性!”

    “不愧是我夜斓的死士,跟我一样聪明!”夜斓食指点了点容玉的额头。

    容玉难为情的低下头,突然瞪大眼睛望向夜斓狡黠的笑脸上,“难道是喝醉了?”

    夜斓食指摇了摇,神色莫测道:“给苏简下合欢散,这是迟早的事!这个白落花垂涎苏简已久,今天这事只为试探苏简的底线,而显然苏简并未过多的为难她。”

    “而以白落花多年的老辣经验,下药一定会下的不动声色,让他苏简没那么快发觉,就算她真把他睡了,我想苏简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俩肯定私下有合作,苏简犯不着为了这事去为难自己人。”

    “鉴定完毕,我也要回房休息了!明天还有比赛呢!”夜斓说完便眼含笑意,扭着臀回了房。

    “这么说他俩关系挺好了?要不然为什么这个苏简看似不近女色,却每次直奔白落花的闺房?”容玉还是有些疑惑道。

    “不,苏简跟白落花的关系也并没有你表面上看到的那么要好我就不多作解释了,自己想去吧!”夜斓打着呵欠正要关门,突然又甜甜的笑道:“不过,苏简并非不近女色,而是没遇到.”夜斓呵了一口气出来。

    然后砰的一声把门关上,“睡觉!”

    一晃已经是申时,夜斓双手撑着窗台,眼睛依然含着笑意看着天边越发圆润的月儿,嘴角忍不住勾起,看上去心情还不错的样子,喃喃道:“谢谢你,容玉,陪我过中秋节”夜斓的眼睫突然黯然的垂下来,语气也变得哀伤嘶哑起来,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隔壁,苏简也同样站在窗前望着这样一轮可望不可即的明月,手中还拿着酒,时不时的喝上一口,他并非千杯不醉的人,可今晚不知为何总也不醉,也许他觉得那轮明月里有他想的故人吧!

    “苏简,你可曾后悔过?”他突然对自己轻笑了一声。

    无花谷。

    对墨栖来说,今日亦是一个无眠的夜,偌大的山谷没有一个人陪他过中秋节,阿素也去执行任务了。

    墨栖刚劲的手指抚弄着腿上的古琴琴弦,时而望一望明月,黄金面具遮住了他风霜洗过的脸,那双幽暗的眸子里也许就是上天也看不透他藏着什么。

    琴声穿透着整个山谷,无忧无欲,琴声不绝,这山谷便是他唯一的知音。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