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帝者无栖
    墨栖想并非是这世上没人愿意陪他,而是他总把他们拒于千里之外,因为他的父皇曾对还在幼年时的他说过:“帝者无栖!”

    只有想起小时候的回忆,他的指尖才会出现一丝波澜,合着琴声也缠绕上一股温柔的似有似无的情。

    也许从很小的时候,便注定了他是一个孤家寡人,孤独终老。

    本要准备关窗户入眠的夜斓这才注意到苏简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楼下的街道,正是回将军府的方向,他喝的酩酊大醉的,走路都不利索,夜斓打定主意,马上精神振作了起来。

    敲了敲容玉的房门,很快,容玉便揉着眼睛打开了门,他身上还穿着一件白色的里衣。

    “做任务了!”夜斓拍了两下他的肩膀,便闪身回房做了一番装扮!

    寅时,已是夜的最深处,夜斓身披一件深蓝色的彩绣大衣,里着一件乳白色的中衣,摇曳生姿的出现在安城寂静的街道。

    头上的金步摇点下的红色小宝石在她风姿卓绝的步伐中轻轻的摆动着,发出星光一样的光芒,而她的背影如暗夜的一缕幽魂,只待佳人回眸浅笑一瞥,不知是何等的绝色?

    身后一仗处,一个年约五旬的,身穿淡青色粗布麻衣还打着补丁的老头儿突然灵光一现,摸了摸干瘪的肚子,“走!追上那女的,卖到落花楼去换了银子,咱们就有钱买吃的了。”

    那二十多岁的少年还有些踌躇,“爹,还是不要去了吧!我们都走不动了,再说那女人穿着华贵,万一是哪个府上的贵人,我们岂不是危险了?”

    这两人是乌国人,缺衣少粮的便做了人贩子,经济不行,又从郊外逃难进了墨国安城,走了两天,才到了这里,因为天色太晚,守城门的士兵一个打盹的功夫也没仔细看是乌国人,只当是安城的乞丐,就放进城来了。

    两人虽侥幸进了传言富饶的安城,却一直是颗米未进。

    “正是因为没有力气了,她就是我们的一线生机,就算拼了我这条老命,也要豁出去把这女子卖进落花楼!”

    “只能怪她自己运气太差,此时被我们撞见!”老头儿连拖带拽硬是搀着儿子往夜斓的方向追去。

    夜斓听到声响,一个转头便看到两个长相猥琐的一老一少来者不善的朝自己的方向追来,吓的她心跳都加快了,拼命往前跑。

    “救命啊!救命啊!你们干嘛追我啊!”

    不过在路边撒泡尿的功夫,“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苏简打了打自己的头,只觉得头晕目眩的,只见一个深蓝色的人影儿越靠越近,离他大概只有一米远的时候.

    美人痣,天鹅一般的脖颈,肤色散发着白嫩的光泽,十指鲜红的单寇扑上自己的胸膛,一对好看的桃花眼天生带着惑人的笑意,精致的柳叶眉,鹅蛋脸,苏简有力的双手接住夜斓的腰身,感受到她身形消瘦,狐狸眼定格上如月牙形状的嘴唇,上面散发着水润的色泽,直叫人很想一亲芳泽。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