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喝茶
    与记忆中的故人重合,这不是夜斓吗?苏简双眼清醒了几分,双脚腾空忽而一跳,当场砍杀了那两个人,血溅当场,煞是惊悚。

    夜斓‘吓’的缩起双臂退到墙角,心道:果然心狠手辣!

    “主人怎么想出这一出戏?”

    夜斓胸有成竹的双臂环胸道:“我做的功课可比你多!苏简这个人美男子一枚,一身蛮力,手握兵权,多少女人巴结他,就连白落花这种眼高于顶的主儿也青睐他,对他示好,可他至今孑然一身,你就不好奇他究竟是个什么个性?”

    “又好哪一口?我若不对他示弱,任凭我是夜斓转世,他也断不可能看上我的。”

    傍晚,夕阳西下,夜斓望着窗外甚是好看。

    白落花给她亲自斟了一杯自己刚泡的一壶碧螺春,声音也比平时要温润很多,“来,喝茶!”

    拿起杯盏嗅了嗅,夜斓不禁有感而发:“浮云吹作雪,世味煮成茶。”这是她在现代看的一本书中非常喜欢的诗句,正好衬得此情景。

    白落花泡得一手好茶,整个落花楼也只有夜斓有幸常常喝到,两人经常吟诗作对,这句便是夜斓经常在她面前念叨的,于是接了下句:“空山人去远,回首落梅花。”

    “妈妈这名字取的甚好,妈妈是乌国人吧?这落花楼随的是您的名,倒有一股凄美的韵味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吧?”

    白落花并不避讳自己是乌国人。

    两人相视一笑,白落花端起面前的茶放到唇间,看向夜斓的眼,意味深长。

    看似关系非比寻常的两人,实则暗流涌动,白落花一直对夜斓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

    而夜斓也只是利用落花楼。

    “你身边那个跟班不寻常吧?”

    夜斓饮茶的手一顿。

    “他是杀手?”

    夜斓放下茶杯。

    见她不语,白落花继续追问道:“他身上有属于杀手的气息,功力在我之上,可是与苏简比呢?”

    这时,一只鸽子惊叫一声,突然从隔壁窗户飞向不知名的远处。

    夜斓险些按耐不住,这个白落花一路打破砂锅问到底,从自己主动进落花楼起,她便屡次试探,设奸计想控制自己。

    无论自己如何示好,她始终不肯对自己卸下心防。

    “你也是杀手吧?我看的出来你是他的主子,可你身上连一丝一毫的内力都没有,噗.”

    白落花讽刺的笑道,她嫉妒她的风华绝代,所以也从心底里看不起她,亦没把她放在心上。

    夜斓的确是杀手,还是唯一一个敢用真名的杀手!

    “我实在想不通,你能靠什么杀人?”

    夜斓掐着点,淡定起身,“妈妈,时辰不早了,斓儿准备准备就该上场了。”

    白落花收起面上的嘲讽:“茶凉了,退下吧。”

    出了房门的夜斓气呼呼的低喝,“死于太蠢!”

    容玉过来了,轻唤了一声:“主子!”

    夜斓看了他一眼,“事儿都办好了?”

    容玉点点头。

    夜斓看向白落花闺房的方向,眼中难得露出了一丝残忍的杀气。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