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通风报信
    这儿是安城最黑暗的地方,白落花也不是什么好人,落花楼里的很多姑娘都是被迫的,培养官妓,输送到各个朝中达官贵人的府上,甚至是军营里。

    “这个白落花!每次约我喝茶!次次都是鸿门宴啊哈.”

    容玉掩鼻附和轻笑。

    夜斓便又扭着腰肢,花枝招展的往楼下的表演台行去了。

    “奴家落花楼——夜斓。”红绸散落,香飘鼻尖,那人娇羞而去。

    似曾相似,不敢想,不敢想。

    还依稀记得那年三月雨。

    他与当今皇帝墨心合谋害死她全家!追杀至悬崖,从此佳人音讯全无

    “斓儿!是你吗?”

    苏简自言自语,终叹了口气。

    突然一只鸽子飞到窗前,打破了苏简颇为自责的回忆。

    拉开信封:

    乌珠,乌国太子府上军师,化名落花楼白落花,利用官妓,传递消息。

    “来人!”苏简朝门外喝了一声。

    贴身侍卫及时推门而入,“将军!”

    苏简将信封甩到他怀中,“可有此事?”

    那侍卫疑惑道:“这是谁送的信?”

    苏简命令道:“本将军不管是谁送的信,半个时辰之内,要是不拿到乌珠的画像,你提头来见!”

    侍卫冷汗直冒,半个时辰未免也太赶了,来不及细想,一溜烟的功夫便消失了,将军说到做到,向来残忍!

    快接近一炷香的功夫,侍卫珊珊来迟,“将军,属下来晚了.”

    苏简从他手中一把抢过画,“行了,画给我!”摊开一看,脸色变的阴沉,如同风雨欲来,

    “带一队人马跟我马上到落花楼!白——落——花!”

    而夜幕降临,落花楼依旧是歌舞升平,殊不知死期将至的白落花坐在金丝楠木椅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对身边的贴身丫鬟说道:“这夜斓还真有两把刷子哈?看来这次是稳坐花魁的位置了。”

    “斓姑娘惊才艳绝,花魁之位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奴婢看她平时可没少下功夫!”答话的正是乌珠从太子府带出来的帮手。

    白落花心情不错的点点头,“今晚又有得钱赚了,天下之大,唯钱可栖,越多越好”

    “学着点,将来等你长开了,我就把夜斓从这花魁的位置赶下来,留给你!”

    那丫鬟不过才十二三岁的模样,却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胚子,急道:“阿珠姐姐可别取笑我了,奴婢只想誓死效忠您的左右,学些本事,只盼的能帮到阿珠姐姐就成别的可不敢想。”

    这丫头是白落花亲自从乌国太子府中选中带过来的人,别看她年纪小,却天生通透,玲珑心思。

    是白落花在落花楼唯一信任的人!

    而奉命隐在暗处的容玉只能远远欣赏着心上人跳舞的模样。

    今晚的她穿了一件红色的舞衣,本以为粉色就是最适合她的,却没想到这红色穿在她的身上,更是把她的美发挥的淋淋尽致。

    她这样的精心准备,到底是在等什么?容玉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右眼皮开始跳了起来.

    此次的比赛,夜斓如愿夺得了花魁的美名。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