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夜斓的怨
    “我还有计划。”

    至于什么计划,容玉自是不好多问,而是顺从的去执行命令去了。

    待容玉走后,夜斓便独自坐在地上,她自知自己无论怎么练武也无法达到天下第一,于是索性放弃了练武,而是选择读万卷书加阅人无数来增长见识,继而成为智斗赢家!

    尤其是她除了善舞,还有两项很厉害且深藏不露的偏门武器就是琴和毒香。

    墨栖是个博学的人,夜斓很大部分学问都是墨栖教给她的,所以他对她有崇拜,他们也曾有过那么一段美好而难忘的时光。

    十岁那年,她被墨栖所救,得以重生,墨栖喜欢钓鱼,擅长阵法,无花谷才得以与世隔绝。

    七年岁月,墨栖对她悉心呵护,夜斓心中对墨栖的眷念日益生根发芽起来,

    岁月静好,她常常从他肩上醒来,总觉得,时光要永远像那一日那般流泻下去才好,她可以永远不去外面的世界,只要谷中有她和他。

    她感觉到自己竟对一个比她大了几十岁的老人生了不伦之情,便只能把这份纯净的心思藏在心里,直到永远。

    可惜好景不长。

    一日,墨栖从外回来,心情似乎起了不小的波澜,今日本是墨栖的生日,夜斓第一次做了生日蛋糕,可墨栖似乎并未注意到她,而是径直往湖边行去。

    夜斓尾随而至。

    当面具揭开的那一刻,不过是一张二十七八岁的脸,说不上多么惊艳,但却令她心动,蛋糕掉在地上惊动了墨栖。

    墨栖并未慌张的带上面具,而是告诉了她实情。

    夜斓一颗小心脏还来不及高兴便跌入谷底。

    他说:“我叫墨栖,是当今圣上的孪生哥哥。”原来这些年他一直用蛊控制自己的身体,隐姓埋名,掩饰自己成一个老翁的样子。

    “可是这有什么关系?没有人会打扰我们,只要我们不出去!”夜斓想说没有人会知道他们的存在,没有人会伤害他,她想说她甚至想嫁给他,当他揭下面具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彻底沦陷了。

    “我这次回来,准备彻底实施夺位大计!夜斓,你要帮义父!”

    “为什么?”夜斓伤心的质问他。

    “因为义父不甘心!”墨栖想起枉死的母亲。

    “义父吗?”还是义父吗?

    原来她还是比不上他的大业,她于他究竟算什么?一个棋子吗?这些年对我的感情究竟是不是真的?

    他从来没有爱过她,他怎么可能爱她!

    也许都是假的!

    可她忘不掉,是他给了她重生的机会,是他给了她珍贵美丽的七年岁月。

    可她也怨恨他!为了自己的大业,不牺将她送去落花楼,还失了清白,那个人是她自己随便抓来的,她甚至都没有注意过他究竟长的好看还是难看,因为那时她的心底满满都被墨栖填满了。

    可却被他伤的千疮百孔,他竟然从来也不曾在意过自己的身子,夜斓想到这里,还是控制不住的红了眼眶。

    如今她自己也不在乎了,反正清白都没有了,她还在乎第二次吗?想到这里她就更加怨恨墨栖,她后悔为什么当初跑出无花谷又要回去告诉他自己答应帮他了,还开始跟着他苦学了那些要人命的技能!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