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容玉愤怒
    阿素拉住他的手臂,“不用了,我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昨夜是你给我渡了内力吧?多谢!”

    容玉看着她的手指一怔。

    见他如此,阿素赶忙松开他的手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自己可以回去了,你还是赶紧去跟斓儿汇合吧!她需要你的保护!”说着便匆匆的提着剑跑出了山洞。

    容玉还从来没见过如此羞涩的女子。

    还没有揭开大红盖头的夜斓就已经闻到容玉的气息了。

    “回来啦?”夜斓沉声。

    容玉没想到再次走进这个房间就已经是夜斓和苏简的洞房之夜了。

    “已经拜过堂了?”

    夜斓点点头。

    “怎么这么快?”容玉心中不是滋味,却又无可奈何,夜斓的心思他都知道了,那个枯木,这算哪门子义父嘛无花谷真不是个好地方。

    “不快了,如果不是昨天苏简在皇上那儿吃了一肚子气回来,昨夜我们早就洞房了,今日不过是草草的拜过堂了,没有皇上来主持,婚礼要低调许多,这也正和我此意,倒是你昨晚去干什么了?为什么没有回来?”

    “阿素受伤了”想起昨夜,容玉脸上染起一朵红云。

    夜斓并未细究昨夜两人的境况,只是关怀的问道:“师姐.她怎么样了?”

    容玉温声的回道:“我昨夜输了些内力给她,已经好多了,现在已经回无花谷了,有枯木在,不会有事的!”

    夜斓点点头,“这我就放心了!”

    只是听他音色异常像是着了凉,“昨夜下暴雨,你要不去铺子里抓点药煮了喝吧!”夜斓从床铺下搜出一个喜囊,拿出的却是一小锭黄金,难得她那么大方。

    看来是真心关心自己,只是看着大红色的荷包,容玉还是问了问:“这是苏简送给你的?”

    “嗯,反正是金子,不要白不要,你管谁送的呢!你快走,他要来了”夜斓听到外面的动静,神情变得有些焦虑起来。

    容玉身形一闪,便没了人影。

    片刻,苏简果然推门而入,夜斓竖起耳朵倾听,也没人闹洞房,大概是迫于他身上的战神之气。

    盖头掀开,今日的她一身大红喜袍,容光焕发,精妙绝伦的五官再难让他移开视线,“你真美!”

    此处省略,自行想象

    还在房梁上的容玉听着苏简愈发粗重的喘息声和那床榻猛烈而有节奏的律动,再也待不下去了,他愤怒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这是离将军府很远的一个竹林,容玉只想就这么在这儿发泄一晚,舔一舔自己的伤口,剑气第一次如此凌冽,好几个竹尖都被他的剑气削落。

    他的轻功已经是绝顶,他手中的剑更是枯木给他的数一数二的宝剑,为什么他不能现在就去杀了那个强占心上人的苏简!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