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再遇阿素
    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他跟他过过招,确实还不是他的对手,苏简毕竟曾在战场上打过数场胜仗,而自己还需历练。

    容玉的剑狠狠插进土里,仰天长啸:“啊”

    “容玉.”

    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容玉便醒了过来,他体质向来很好,怎么会倒下?一定是昨天他发烧不支,他按了按有些疼的脑袋,觉得还有些虚弱。

    “怎么是你?你跟踪我?”他这才注意到靠在自己塌边睡着了的女人。

    阿素很快惊醒,“要不是我,你早就病入膏肓了!”

    容玉坐在湖边,拿着一个喜囊出神,他一身黑色劲装,穿着黑色长靴,低头沉思的样子让阿素觉得竟是出奇的帅气。

    忍不住的掩鼻低笑了一声,“我买了药,正熬着,你一会儿记得喝!”

    一大清晨的,阿素迎着晨曦而来,一张脸晶莹剔透的还染着一抹好看的霞光,眼神带笑,容玉从荷包上收回视线,抬头微微眯着眼看他,“气色不错,这么快就恢复了?”

    知道他问的是之前受伤的事!

    阿素没有回他,而是把昨天他插进土里的那把剑,早上特意清洗干净了扔进他怀里,“我先走了,还有任务!”

    竹林里又恢复了安宁,只能听到几只鸟雀时而吱吱吱的声音,容玉闭上眼睛,沐浴着阳光,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脑海里划过的皆是第一次看见夜斓穿着粉衣翩翩起舞那惊鸿一瞥和那晚他们一起过中秋

    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容玉睁开了眼,眼中是愉悦的笑意,也有心甘情愿的情愫,他又再次起身坐回了石头上。

    “反正是金子,不要白不要,你管谁送的呢!”夜斓昨日的声音还犹在耳边。

    容玉将荷包用力的扔进湖里,“不要白不要!”白净的脸上因为想通而染起了一丝浅笑,继而将黄灿灿的一小锭黄金揣进了怀里。拿起剑又开始在竹林里肆虐起来!

    将军府的浴室中,夜斓神色抑郁的泡在桶里,长长的睫毛掩下了眼中的光芒,最后她将头也没入了水中。

    夜斓换上一身翩跹的粉色裙子,裙摆飘逸,袖子上多绣了一层牡丹花边,煞是好看。

    对着镜中一张精致绝伦的脸,丫鬟给她梳了一个干净的妇人发髻,还喜滋滋的夸道:“夫人真是国色天香,还有这身裙襦可是将军过去战胜敌国时的战利品,据说这本是她父王母后给公主定做的二十岁寿辰礼物!穿在您的身上也是出奇的配呢!将军可真钦慕夫人呀!”

    夜斓轻轻点了点这伶俐丫头的额头,“小丫头的嘴也是这将军府中最甜的一张吧!”

    不过她却并无喜色,反而问道:“那位公主呢?”

    “敌国战败,她的父王母后死于将军之手,那位公主.那位公主她.”小丫头脸色变了,眼中却是浸着泪小心翼翼,犹豫着,看是否要说出那位公主的结局,是不是她说错话惹得夫人不高兴了?

    “好了,那位公主也殒身了吧!”夜斓脸上并无多余神色,她抢过婢女手中的梳子,温和道。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