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避子汤
    丫鬟点点头,似乎还有些替那位悲情的公主同情。

    “所以这是一件死人的寿裙!”夜斓起身似笑非笑的道,她又在镜中左右照了照,看是否合身。

    半晌才满意的离开房间,对那丫鬟并没有丝毫的怒气。

    婢女还在原地不解的嘀咕:“可是这件裙子确实很好看嘛!”

    出了房的夜斓在院中跳起了舞,她只能以这种方式发泄。

    院中响起了掌声,“今日的斓儿真是越发惊艳了,让这院中草木也都熠熠生辉起来了呢,本将军移不开视线。”

    夜斓回头欠了欠身子,淡淡道:“妾身见过将军!将军谬赞!”

    苏简轻柔的扶起她,“夫人请起!只是”粗糙的指尖摩擦着夜斓的脸,“美则美矣,就是夫人这脸凉了些.”

    视线下移到一张饱满的红唇上,“冷美人,却还是让我不由自主的想一亲芳泽。”鼻尖嗅入一缕似有若无好闻的香。

    夜斓闭上眼睛,慢慢回应着苏简。

    两人在院中,风花雪月下缠绵,貌似一对璧人。

    容玉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午后,却见夜斓面无表情的坐在榻上,正惊讶发生什么事情了,夜斓的脸色如此沉郁。

    他爱的姑娘明若斑斓,就是昨夜那种情急下她也没有这样心如死灰的表情。

    夜斓却在这昏暗没点灯的房间里出了声,划破了一室死寂,“给我准备避子汤。”

    容玉这才觉得有了一丝生气,“好。”反应过来的他身形一颤,这得多伤身,可是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他还是什么也没说的走出了房里,这一刻终究是要面对的。

    她是杀手,怎么能怀苏简的孩子?

    只要他交代大夫再配一种可以解除避子汤所带来的副作用就好。

    三年后。

    正是春节,安城最热闹的时候,陪着夜斓她们吃完年夜饭,苏简已出府忙着应酬去了,夜斓这才约着容玉一起偷偷出了府。

    “容玉,这是咱们来到将军府过的第三个春节了吧?”夜斓情不自禁的勾起容玉的两根手指头,生怕被这近乎人山人海的人群冲散。

    “嗯。”容玉面沉如水,喉头紧张的蠕了蠕,抬头望着五光十色的烟花,手指传来的温度,让他的心泛起了一点愉悦的涟漪。

    想到无花谷,夜斓心底染起一股寂寥,“已经三年没有回无花谷了,无花谷离安城太远了,我在苏简眼皮子底下实在没办法今年义父应该也和阿素还有杀手营里的杀手们一起过吧.”

    “还是外面好,你看这烟花多美呀!整日里憋在将军府,总算出来透透气了!”

    半天没吭声的容玉突然从摊上买来了两个一白一黑的面具,白的镶着淡紫色花边的是花王面具,黑的修罗面具,“我们玩个游戏吧!带上吧!以免被苏简的人认出!你看他们都在玩这个”

    夜斓惊异的看着容玉突然递过来的白色花王面具,沉思于他何时也有了这样的玲珑心思,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看着一群姑娘带着各色各样的狰狞面具,手里挥舞着烟花。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