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一个不普通的女人
    “是什么人竟然让陛下您最近如此高兴?”那随从好奇的问道。

    “一个不普通的女人!”墨心却正好看着远处的夜斓在向着自己缓缓的靠近。

    两日后。

    “呕,呕!”夜斓难受的捂住自己的嘴。

    连续两顿饭也没吃好,总感觉想吐。

    “怎么了?怎么突然身体这么难受?”容玉关怀的给她拿了一块手帕擦嘴。

    “你私下里去给我请个郎中看看吧!”夜斓像是想到什么似的。

    容玉眼神担忧的道:“行,我这就去!你不舒服就好好休息!”

    “你已经怀了两个月的身孕了!”大夫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在夜斓耳中。

    容玉匆匆的端着一碗汤药进了房,“堕胎药”

    夜斓已经没有时间去纠结她每次事后都有喝避子汤,为什么就怀孕了呢?三年都没事,为什么就在最近?难道是苏简发现了什么?

    “啊!”夜斓一口饮了汤药,疼痛很快摧残着她的身体,血水从下身流了出来,她蹙眉,疼的险些虚脱!

    看着她如此受苦,容玉险些要说出带她远走高飞的话,“斓儿.”

    苏简却在这时踹开了房门,“怪不得三年无所出,甚至我去寺庙求了都没用,我不信老天对我这辈子唯一娶过的女人这么残忍!”

    “原来你一直背着我不想怀我的孩子!”

    夜斓挣脱开他掐住自己脸的手,吼了出来,“怎能不残忍?你忘了你当年是怎么为了一己私欲,怎么伤害的夜斓全家?”

    “你以为你做过什么好事吗?苏简!”

    她的话字字打在自己心底。

    “你是怎么发现?又是怎么让我成功怀孕的?”夜斓终究是绝望问道。棋差一招是杀手大忌,她不该疏忽的!

    “哈哈,我不过是把你的症状告诉了安城最好的名医,他给了我一服药,日日放在你的饭菜里,就可抵消掉避子汤的功效!他怀疑是你自己服了拒绝怀孕的方子!”苏简步步后退。

    “你这个女人太可怕了!来我将军府到底有什么目的?”情动时,苏简流下泪来!

    “快上!”夜斓突然艰难的看向容玉道。

    容玉懂了,他拿着他那把宝剑指向苏简。

    苏简诧异,这个人从哪里冒出来的?“你是谁?”

    容玉冷冷道:“来杀你的人!”

    “我明白了!那日那个人也是你!”苏简恍然大悟。

    这话他是问的夜斓,“那批箱子也是你劫的?”

    夜斓点点头。

    趁两人打起来的功夫,夜斓忍痛往房中的古琴爬去,虽说时间早了些,但若是弹琴的力道再加大些,她是可以成功的!

    就算不是今日,她也会在这个月之内要了苏简的命!

    当夜斓的手指划过琴弦,琴弦弹奏出的波纹突然撞向苏简的脑门。

    苏简只觉得眩晕,他这才明白这三年她陪在自己身边,不为别的,只为下毒!

    看着苏简吐出一口黑血,剑也支撑不住的掉在了地上。

    容玉停下了攻击,赶紧去给夜斓疗伤。

    夜斓闭上眼眸启唇道:“整整三年,毒香一点一点进入你的身体都不会发作,但只要我抚琴一首,就会立即发作。”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