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夏红玉下药
    此时的她一身白衣,一脸淡漠,与做花魁时展现出来的风情万种截然不同。

    “斓姑娘是贵客,以后在这王府,二位不必行礼,就是本王的老师了。”墨染这才抬头看向夜斓,示意她请起。

    他眸若星辰,这是夜斓阅人无数多年以来见过的最干净的一双眼睛,不忍染指,“王爷客气!”夜斓粲然一笑,又行了一礼。

    看向墨染的眼中有了一丝兴趣。

    “墨染哥!墨染哥!我听说你聘到了城中一位美琴师?听说是个国色天香的娇人儿,是否属实?”一个红衣少年兴奋的闯进府中。

    夜斓瞟了一眼这横冲直撞的人,倒也是个精雕细琢的人儿,想必就是丞相的独子。

    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语气中却有着惯常的猥琐感。

    墨染的眼神朝正弹琴的夜斓示意过去,红玉顺着他的眼光,心中哇了一声,果然是个好看的人哪!

    “是姐姐吧!”夏红玉色眯眯的靠近夜斓。

    “倾斓这厢有礼了!”夜斓欠了欠身子。

    墨染事不关己的看着他们,继续喝着茶,眼皮下的情绪藏了个一干二净,翘着二郎腿,保持着惯常的高冷姿态。

    倒是拿着剑立在一处的容玉有些紧张,与红玉剑拔弩张起来。

    夏红玉也不是个没眼色的家伙,见倾斓身边的这个男子仿佛要杀了自己似的!硬是一点便宜也没占到,他得换个战略!

    “明天上课是吧!我也来报名!”

    墨染见他对新来的琴师好比寻常的热情,也不好说什么,是根本来不及说什么,就看着那厮已经灰溜溜的往府外走了。

    “明天报到!”

    次日,夏红玉果然吊儿郎当的来上课了,十分不老实的给夜斓的茶里下了药,墨染看出了,却不动声色。

    而夜斓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在自己茶里故作无辜的捏着药粉倒入了自己杯中,还摇了摇,斟上滚烫的开水,“哎呀,这墨亲王府的茶真香啊!斓姐姐喝茶。”

    这样的小心思自是逃不过见惯场面的夜斓之眼,她连犹豫都没有就一口饮尽,“好茶!”她现在装的是一个普通琴师,不能在墨染眼皮子底下露精明。

    墨染淡笑,随口一说:“斓姑娘不先小酌尝下味儿!就这么一口喝了,真是给丞相府公子的面子!”

    夏红玉得了便宜也不卖乖,连忙打圆场,“老师,您继续讲课!”生怕墨染多管闲事。

    硬着头皮上完课,夜斓一身白衣都汗湿了,十分狼狈,她冷着一张惨白的脸,紧咬着薄唇硬是支撑着自己走向王府冷泉池。

    不禁暗想这安城的权势真是可怕!

    墨染一副看好戏的看着她的背影,只是当玲珑的曲线,美好的香味逐渐映入他眼帘的时候,他的喉头忍不住一梗,又想起了那晚那个女子强要了自己的样子,那双眸子令他难忘。

    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又为何要隐忍,寻常女子若知自己被下了药肯定会急的跳起来找夏红玉的麻烦,她的淡定非常反而令墨染产生怀疑。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