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再遇苏简
    “他可真狼狈!”容玉不知是嫉恨还是可惜,看到苏简没有皮的脸已经生了疤,丑的分不出人样,原本的一身白衣也脏破的与乞丐无二,就那么神志不清的从他们几人身边擦肩而过。

    看到对方可怜的样子,想想这一切都是她怀着目的害的,尽管当初有所不忍,留了他性命,但此时的他跟一个废人一般了。

    “如果他早日觉醒,便不会有当年那出悲剧。”终究她还是冷声与容玉耳语道。

    夏红玉转身看着苏简离去的背影,手中的折扇拍打在胸前,依旧是一身红衣,语气中却是难得的惋惜,“刚刚那个人还真是可怜,堂堂的墨国大将军沦落街头,一身功力散尽,成为弃子,皇上却迟迟未出面给苏将军讨回一个公道!”

    墨染漂了一眼多管闲事的他,却沉默不语,面上看不出异样的情绪,他的手中也拿着一把撑开的白色折扇,上面画着梅花,出自名家之手,香气氤氲出来,混合着一缕梅香和墨香。

    容玉在这个时候冷不丁的将话头转向了苏简一案失踪的那个花魁,“据说落花楼花魁一案风靡全城。”

    苏简娶了夜斓,不到一年就落魄至此,此案的罪魁祸首也一夜之间逃之夭夭,让人不免须弥,红颜祸水

    久久不曾开口的墨染突然道:“落花楼的夜斓姑娘该不会就是你吧!”他竟然用肯定的语气问她。

    他收起的折扇就那样隔着自己的下巴,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眸。

    夜斓并不现出慌张,她知道这个人十分的精明,她只要现出任何一丝的马脚,他必定会怀疑她。

    看着两人对峙,容玉恨不得扇自己一嘴巴子,他本来说那句话只是为了让人不怀疑他们,掩饰他内心的心虚,他也同时庆幸苏简没有揭穿他们,因为他已经疯了。

    可是最危险的做法却并没有将两人置于安全,反而是将夜斓推上了风口浪尖。

    半晌,夜斓很平静的答道:“只是名字相似。”

    被没有丝毫慌张的夜斓似笑非笑的反盯着,她的眸中又勾起了一股熟悉的魅惑。

    墨染别开眼。

    夜斓看到他的耳朵染上了红晕.

    这时,夏红玉突然出现在夜斓的身后,环住了她的肩膀,语气暧昧:“是啊!怎么会是我的斓美人呢,她不是倾斓吗?”

    他的这一举动本来缓解了几人的尴尬气氛,但容玉就那么死死盯着他的手,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它宰了。

    同时,墨染的视线也停留在那只危险的手上,心中不是滋味。

    夏红玉却浑然未觉,他体内的一股火让他再一次想在今晚这个机会得到夜斓。

    夜斓的脸色也不太好看,虽然没有立即发作,但她的怒气已经接近胸腔。

    更是引得夏红玉的视线直勾勾的停留在那里。

    墨染只觉得脑门充血,此时的她知不知道自己越发动人了,在夏红玉眼里早已和待宰的羔羊没什么区别!

    正待他决心为夜斓出气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