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杀身之祸
    容玉愤怒道:“放开你的脏手!”

    夜斓以为她可以听到墨染再也按捺不住的声音,因为她知道她已经成功走进了他的心。

    容玉却抢先了一步。

    容玉不知道他今晚的举动改变了墨染与夜斓的轨迹。

    他总是这么冲动,少了一点定力,可她的心里却划过满满的感动。

    夜斓闭上眼睛,不想再计较什么计划,她在思考着该怎么回应。

    她其实是讨厌这样的自己的,她也讨厌那只手,尽管当那只手在她肩膀上恶心的时候,她没有遵从下意识的推开夏红玉,而是在布接下来的棋。

    虽然容玉的反应也是墨染心里的反应,但英雄救美这种事却让他晚了一步,比起让人嫉恨的夏红玉,他反而更嫉妒这个随时都充当着倾斓护花使者的男人!

    “这么激动干什么?”所以墨染接下去的一句话轻描淡写,但却解了差点被吓傻的夏红玉的围。

    是夜。

    子时过后的王府已是一片静谧,但谁也不知道容玉窸窸窣窣的跳出自己的卧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王府。

    丞相府的浴室,夏红玉还在开开心心的泡着澡,但他手中也同时一本正经的描摹着一副画作,那轮廓完笔之后宛如鬼斧神工,他画的竟是夜斓。

    “弱水三千,独取一瓢饮!”

    夏红玉放下画笔,手中又拿起一罐桂花酒,只觉得有些醉了,不知是画上的美人让他的眼越来越迷离,还是这酒实在有些好。

    头顶的瓦片无声的开了一个洞,一啜灰尘落下来,他竟也没有发觉,只靠着浴桶赏心悦目的盯着美人。

    殊不知弓箭已经瞄准了他的后背,危险正一点一点的靠近。

    “啊”

    一把锋利的箭就那么扑哧一声射进了他的皮肉,刺穿了他的前胸,那是心脏的位置。

    夏红玉嘴角流出鲜血,年轻的脸瞬间没了生气。

    容玉双目中迸发出一股与箭一般的狠意:“什么丞相独子,下地狱去吧!敢跟你玉大爷抢女人!投胎到下辈子吧!奶娃娃!”而后毫不犹豫的跳出夜色。

    血将水染的越来越红

    次日午时。

    墨染坐在椅上,一只手撑着脸,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洒在他身上,另一只手的中指则是习惯性的敲着楠木茶桌,手指上的一枚琉璃镶金戒指十分显眼,精致的左脸上爬上一抹红晕。

    管家立在一处不知他家王爷在想写些什么?

    今日的墨染一袭碧青色正装,玉冠束发,多了一股平常少有的风流倜傥,潇洒俊逸。

    “老胡,你认为斓姑娘在这王府中究竟是喜欢谁多一点?”墨染咋一问道。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位倾斓姑娘谁也不喜欢,唯独跟容玉走的很近,这二人的关系不言而喻,但他这个明白人眼看王爷沉沦了,自是不好惹了他不痛快。

    墨染一双丹凤眼低眸盯着手中正在转动的戒指,这是他母妃留给他的遗物,只有墨家儿媳才可以戴上。

    刚刚他已经想通了,倾斓一个弱女子最近屡次勾引自己,肯定是看上他了,他一个大男人也没什么好怕的,他决定了,他要去向她表白,将这枚戒指送作她为定情信物。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