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跟踪者
    所以她真正喜欢的人是堂兄吗?.

    想想逃跑的容玉倒是与自己同病相怜起来。

    “红玉素来对姑娘家轻浮,嫉恨他的仇家,那些姑娘的情郎应是不在少数,臣弟倒是觉得此事除了容玉,也许另有其人也说不一定!”墨染帮她说话。

    想不到墨染会突然松口,夜斓也是一诧。

    可墨心还是有疑虑:“可他为什么要跑呢?”

    “心哥哥!你不知道那夏红玉就是个混账东西!他可是经常在王府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如今也算你的人了,您可要管管!”夜斓嘟嘴娇泼。

    “至于容玉为什么要跑呢?也许就是巧了,他突然不想跟着我了吧!”

    这解释合情合理,墨染和墨心都忍不住点了点头。

    自墨染突然站出来为夜斓说话,老胡早就心知肚明自己说错话了,一直缩着头,心下愧疚不已,此时正是好时机,于是他又插了一句嘴:“是啊!是啊!这夏公子只从在王府对斓姑娘一见钟情,当晚就给她下了媚药,准备软硬兼施,幸好有我们王爷护着,给了解药,才未出事”

    老胡又瞄了一眼墨心的神色,补完最后一句话:“没有酿成大错!”

    夜斓乖巧的点点头,“嗯嗯。”

    墨心深不可测的双眸别有深意的扫了一眼墨染,才道:“这夏红玉确实不是个东西,染啊!我看我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此事就交由知县手里吧!让他给夏凉一个交代!”

    “朕明日要带斓儿进宫!”墨心面上春风得意,一把揽住了夜斓。

    墨染双眼悄然一黯,心顷刻间跌入了谷底,仿佛被剥夺了什么东西,心里空落落的。

    一个蒙面黑夜人潜伏在瘴气林间眼睁睁的看着飞速使用着轻功的容玉就那么从林子里突然消失了。

    他本想追上去,但想到关于缥缈岛那个传说,还是为自己的小命捏了一把汗。

    “混账!蠢货!交待你办得事你就这点能耐?连个缥缈岛你都进不去!”神秘人大发雷霆,将一叠整整齐齐的空宣纸悉数朝那半跪在地上的黑衣人飞去。

    黑衣人蹙眉为难求饶道:“主人,实在是那缥缈岛枯木谷主太狡猾了,小的也怕去了….就回不来了……”

    神秘人:“这次你如果再不争气一点,本座就把你的头和身体分家!然后让你的家人五马分尸!”

    “主人饶命,小的这就去办!”

    神秘人下了最后通牒:“你给本座去那守着,若是发现什么可疑人员,跟进去,别再给——我——跟丢了!”

    “这个墨栖还真有两下子……..”

    是夜,墨染府邸。

    老胡拿了几壶十年陈年老酒放在墨染后院的石桌上。

    墨心显然心情大好,随手拿起一壶酒就给自己斟上,“染啊!朕好久没有出宫来你府上了,今日就不醉不归!”

    墨染从失落的神思中回过神来,淡淡的拿起酒壶也给自己斟了一杯,“臣弟敬您!”

    过了一会儿,他状似玩味道:“堂兄啊!臣弟可就真的羡慕你,宫中美女如云,宫外也少不了潇洒一番,嫂子不会吃醋吧?”

    墨心带着一丝醉意道:“你这个八卦精,什么时候调侃起我来了,你早点娶个王妃,墨老王爷可就烧高香谢天谢地了,就连你那管家也会感动到哭吧?”

    “哎呀,别说我了,说说你,你跟她….斓姑娘怎么还用上臣弟的反名了呢?”墨染难得表现出一丝烦躁。

    墨心看了一眼天色,似乎有意搪塞他,就起身作势要走,“臣弟呀!我看天色不早了,朕也要回去好好陪陪房中那位了。”

    墨染闻到他散发的浓浓的荷尔蒙骚气,心中复杂万分,于是反应也慢掉一拍。

    等他想好了该怎么回应墨心的时候,却也只能对着他的背影祝福道:“那臣弟就恭祝皇兄今晚抱得美人归!”

    暧昧的语气,墨心并未听出其中的悲哀来,只是头也不回的进了房。

    墨染站在原地久久也没有勇气移动,他就看着那扇被关闭的房门,仿佛望眼欲穿…….

    有什么东西,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消逝。

    这种一厢情愿的感受真的让他觉得不好受,平生爱的第一个人心中住的是别人,不是他!

    他墨染是墨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多少花季闺秀待字闺中只为嫁进王府,他都不屑一顾。

    可他从来没把这天生的一切当做他墨染骄傲的资本!

    也许他一直在等待那个人,等了25年,终于让他等到了,可这个人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女人!

    怎能不叫他觉得悲哀呢!

    终于,他还是转身,与月色一起消逝。

    推开房门后的墨心看到夜斓静静的坐在那里,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开心。

    夜斓是个漂亮的女人,有无数人为这样的女人倾心,甚至是犯罪,他也不例外。

    但凭一副皮囊,确实令他产生了反应。

    美女天生就

    能轻易勾引男人!

    “斓儿…….”墨心在呼唤她的同时也在靠近她,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此刻眼前真正看到的是谁。

    夜斓望着眼前这张令她失心的脸,在被迷惑以前扔残存着一丝理智,她很想和他在一起,可……

    墨心动情的抱住她,双手不老实的在她背上游走,撕拉…..夜斓的外衣落地。

    “墨心,你真的喜欢我?真的由衷的钟情于我吗?”夜斓怀疑的问道。

    墨心手上的动作一顿,他用仅仅一分的深情,却有着九分的复杂看着眼前这个夜斓,难得露出了几分真实的情绪。

    他没有回答,他没法回答。

    可他又太想得到这幅皮囊了,“斓,今晚好好感受一下!”

    夜斓推开他,“不要了,我不同意!”

    她讨厌他这种避重就轻的回答,她讨厌他逃避的样子,让她感受不到一点儿真情,他感兴趣的真的是现在这个夜斓吗?

    可为什么她分明有一丝疑惑,他在从自己身上找寻昔日那个女孩的身影。

    到了这个时候,夜斓临阵脱逃。

    墨心却并没有再计较,而是大度道:“我睡床,你睡地上!”一床被子被扔在了地上。

    夜斓看了一眼此时稍显冷淡的男人,只好尴尬的捡起地上的被子挪向了离床更远的地方,几乎就靠近房门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惹火狂妃:王爷,别矜持!》,“”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